2019年9月18日

这是微信公众号“拆哪儿”的今天发的文章,点开进去的时候已经被删了,新浪财经上搜到了全文,转载一下,原来讲的是雪松信托接管了明天系的牌照,这个的确很敏感。
大佬想要一家信托公司
公众号:拆哪儿(ID:IChinar)
2019-09-18 13:53
就像变戏法一样,张劲几乎是突然出现在富豪榜上的。那是2015年,有人甚至质疑富豪榜的编排者,这样一位大佬,你们此前都没有检测到吗?
那一年,张劲和他的雪松控股突然变得高调,随后一路猛进,掌控齐翔腾达、希努尔等多家上市公司,甚至在三年后,凭借大宗商品供应链产生的高额营收,冲进世界500强。
有的世界500强选择奔向大湾区的中心,但雪松一直坚守着大本营广州,这让张劲获得了地方对于他的加倍信任。接盘“明天系”金融牌照,本来是一件极具风险、极其考验耐心的事,前有中天金融收购华夏人寿的漫长等待,后有中信国安入主恒泰证券的折戟沉沙,但雪松收购中江国际信托,似乎并没有遇到多少障碍。今年6月,中江国际信托正式更名为雪松信托,宣告这个牌照的正式易主。
和很多隐于幕后的大佬不同,张劲是一个喜欢抛头露面的人。雪松的新闻发布会他必定亲自参加,甚至还会为自己的迟到道歉,回答各种问题时,也表现得颇为真诚。这样的老板很讨喜,尤其受到媒体人的欢迎。但表象之外,拆姐更关心的,仍然是雪松拼命掌控这个信托牌照的意图、逻辑和实质行动,雪松到底有没有利用信托“自融”?

雪松信托新发行的一款产品“鑫坤5号”,疑似投向了大股东雪松控股旗下一个地产项目。前不久,网上关于雪松信托自融的质疑,在资本圈引起轩然大波。
这个集合信托计划,募资35亿,投向广东中山一个著名的烂尾项目“兰溪谷”地块,但实际上,这个地块上正在开发的楼盘案名为“雪松君华-天汇”。项目的各种展示与推广,均使用“雪松控股”“世界500强”等名义在宣传。
自融当然是不对的。金融平台不应该沦为大股东的融资部,这也是目前监管的重点。
在顺风顺水的时候,自融并不会产生额外的风险,相反,大股东甚至可以通过对投资项目的管控和利润分配,让投资人获得较高的回报。但一旦发生风险,在大股东的掣肘下,信托将很难坚守其本来立场,背后投资人的利益将极难获得保障。通俗点说就是,如果投资的项目出了问题,信托公司首先维护的是大股东的利益,还是投资人的利益?
刚刚接手信托牌照,就迫切利用平台自融,也让外界开始关注雪松自身的资金链问题。张劲此前曾公开承诺,对于中江国际信托高达80亿的逾期产品的本息,雪松会“负责到底”。如今,雪松信托会不会旧伤未愈,又添新疮?
面对质疑,张劲第一时间站出来做出了回应。
他给出的解释是,中山项目确实曾在雪松旗下,但在2018年转让了出去。新股东觉得雪松的品牌影响力更好,就沿用了雪松的案名和包装,自融变成了纯粹的“品牌输出”,在合规上似乎没有了问题,张劲只承认雪松信托探索的新商业模式还不是很清晰,在信息披露上有瑕疵。
事实真的如此吗?拆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扒了扒项目背后的结构。
兰溪谷项目,主体公司为中山市汇德丰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雪松的债券年报显示,雪松在汇德丰的股权占比,在2018年从90%变为10%,符合张劲“项目已转让”的说法。项目新的大股东为中山市盛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层层穿透之后,指向广州面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背后是一个叫符海燕的自然人。
在股权上,中山项目确实已不算雪松旗下项目。然而,张劲没有告诉你的是,这个诞生于2015年的广州面书文化传媒公司,从诞生之初,就是作为雪松的影子公司而成立。近四年来,该公司没有过股权变动,人员也无变化,有理由相信,无论是中山盛景还是背后的广州面书,仍在雪松影子的范畴。
中山项目名义上脱离了雪松控股,但仍由张劲牢牢掌控,只不过,关联关系被巧妙地隐藏了。这不是什么品牌输出,而是瞒天过海,暗度陈仓。信托计划投向一个经历波折、前途未明的地产项目,但实质是在向雪松张劲的影子输血,至于影子背后,钱的流向如何,就更不可知了。
这样的操作,已经超出了自融的定义,这比自融更可怕。它让自融站在合规的高地上,无可指责。它让风险转移到地下,暗自埋雷。

关于对影子公司的定义和拆解,拆姐有一套成熟的方法论,这也是我探究各种商业隐秘的路径。在此就不展开论述了,如果雪松不服,我可以一一出示证据。
企业利用影子公司从事一些秘而不宣的操作,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是在强监管的金融领域,则必须加以规范。比如在信托、保险,以及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中。
拆姐很喜欢研究保险公司,过去几年,大佬们流露出的对保险牌照的浓厚兴趣,看重的则是保险平台强大的现金流和投融资属性。其实,较险资而言,信托牌照同样稀缺,而且可以安排的投融资结构更灵活,可以投资的范围更广,信托才是金融界真正的“万能投行”。
不难理解张劲花费巨资入主中江信托的意图。雪松的主力业务是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材料、文化旅游和地产开发占小部分。供应链金融是目前的风口热点,掌控一个信托公司,可以在这个领域开展更灵活的布局。
但中江信托并不是一个干净无暇的好牌照。它的身上,有着“明天系”多年掌控留下的遗毒。
首先是庞大的逾期产品,数十亿的规模,要逐一清理。新老板已经夸下海口,向投资人兑现承诺的重担,落在雪松肩上。另外,还有与上市公司国盛金融关于国盛证券的归属纠纷,旷日持久,有待裁决。
在清理过程中,还难免冒出某些隐藏的雷,待偿还本息的规模只会有增无减。雪松不可能有更好的办法,除了加大对信托公司的投入,只有继续开展新业务、发行新产品,让车轮继续滚起来。上文提到的“鑫坤5号”,就是这样背景下的一支产品。
金融牌照虽好,入坑还需谨慎。尤其,它还是明天系的一个牌照。
拆姐说过,明天系是玩弄影子公司的鼻祖,其模式本质就是将“关联交易非关联化”,依靠影子公司,秘密掌控多种金融牌照,并依靠各平台的联动,在资本市场攫利。除了中江信托,明天系还掌控着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等,其他领域的牌照也多不胜数。
雪松信托与国盛金融的纠纷,根源就是明天系曾经的不规范操作。当初,国盛金融借壳华声电器成功上市,就是明天系主导操作的结果,国盛金融背后的杜力、张巍等人,与明天系有着深厚的渊源。此后,明天系又主导将中江信托参股的国盛证券装入上市公司,并设置对赌协议,如果国盛证券三年的业绩不达标的话,由中江信托来赔偿。
然而事实是,国盛证券才一转手,整个的经营管理团队就换完了。中江信托失去了对国盛证券的掌控,又怎么能保证其今后三年的业绩呢?结果真的业绩惨淡,中江信托需要付出代价不菲的赔偿,这期间,恰逢中江信托被雪松入主,对赌失败的压力传递到雪松身上。
这种不符合正常逻辑的业绩对赌,发生在一家信托公司和一个上市公司之间,只能说,这是当年明天系操控之下,一场极不正当的利益输送。这在明天系的版图内,并不少见。这种隐患,只有在某些平台被剥离出明天系,才会显露出来。
中江信托从明天系,到雪松控股,需要的不仅仅是从股权上脱离明天系,更需要从模式上彻底告别明天系,回到信托公司的本质,回到健康规范的业务轨道上来。这是外界对于雪松、对于张劲的期待,但很明显,从雪松最初选择的几步操作来看,让人略显失望。

其实,上文提到的涉嫌自融的“鑫坤5号”,并不是雪松信托第一款准备发行的产品。在此之前的7月,还有一款产品,预热了好久,最终胎死腹中。它的名字叫“鑫链惠富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这款产品也非常有意思,它的融资方为上海惠翱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在产品设计上,也加入了很多供应链金融的特征,让人感觉确实是雪松信托努力创新出的一款产品。
但探究这个上海惠翱公司,却非常有趣,在去年底,该公司完成了一次股权变更,新股东在层层穿透之后,出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蓝田。
对,就是十几年前,刘姝威曾经炮轰过的那个在资本市场疯狂造假的公司:中国蓝田,一个看似挂靠在农业部旗下,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的假央企。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个公司并没有销声匿迹,至今仍在资本市场有着如此这般的影响力。
雪松信托是如何跟蓝田扯上联系的,这是一个有待挖掘的谜。不知这是否就是雪松信托首款产品突然下架的原因。但你以为事情只是如此简单吗?拆姐又简单挖掘了一下这个上海惠翱公司,还发现,其与雪松掌控的齐翔腾达、希努尔等上市公司,都有着庞大的往来款项。
顺着这个公司摸瓜,还有诸如上海闵悦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上海佳芙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上海旗瀚贸易有限公司、上海高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他们与雪松旗下上市公司之间均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些公司的背景成谜,股权简单,看似独立,但互相丝连,均有着“影子”的嫌疑。
雪松旗下,还有一家叫深圳利凯的私募基金,其发行的不少产品,在资金流向上,也有这些公司的身影。总而言之,雪松所谓的创新供应链金融,潜藏着不小的私心,在掌控一个信托牌照之后,这种私心更有着恣意泛滥的苗头。
雪松信托更名以来,准备发行的寥寥无几的几款新产品,均有着类似的特征,让人不得不担心,一家信托牌照的易主,或许只是老瓶装下新酒,或许并不会带来多大的改变。
因为信任,所以托付。“信托”一词,其实精准地诠释了金融行业的本质。
正因如此,是否真正为背后的投资人的利益考量,是评价一家信托公司的核心标准。光有承诺肯定是不够的,雪松还需要更多实质的行动。
潮水退去,可见有人裸泳。雪化之时,也可知松之高洁。正路歧途,只在一念之间。

2019年9月3日

之前知道唐朝和清朝这类少数民族政权,因为少数民族出身,因此对边境问题及民族问题还是比较擅长的。

看过微信公众号“九边”上的几篇讲吐蕃和噶尔丹及蒙古历史的文章,才发现,藏传佛教及控制活佛转世原来是非常有效的民族政策。

当年朱哲琴的歌曲《阿姐鼓》流传极广,大家都只听到悠扬的曲声和民族风情的旋律,却没有理解这个词讲的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故事,就是一个聋哑少女被喇嘛掳走剥皮做了人皮鼓的故事。当年大家的文化水平不高,知道这样历史背景的人也不多,结果这歌流传大江南北。放到今天,简直就是恐怖歌曲要被禁了。

人皮唐卡也是用残忍的技术在人身上画上唐卡,再用水银配合残忍的手段把整张人皮剥下来。无论被剥皮的是高僧还是恶人或女人小孩,都是非常野蛮恐怖的原始文化。

还有头骨酒杯,宋理宗的坟墓被元朝人挖开,用头骨做成了酒碗,这种恐怖程度,简直成了《封神榜》里商纣王的比干剖心或炮烙之刑一样可怕。

“明妃”也是藏传佛教的一个专有名词,不是刘诗诗电视剧电视剧那个《女医明妃传》的女御医,也不是王安石《明妃曲》里指王昭君。而是宗教名义的被迫献祭的女性被称为明妃。强行杂交,幼女甚至女儿被乱伦,还要群J和强J。这种以宗教名义洗脑简直就是邪教,无知无助的女信徒就这样沦入一个可怕的人间地狱,甚至痛苦的死亡。

还看了一篇讲吐蕃的盛衰伴随大唐的盛衰,因为特殊的丝绸之路带来繁荣的商业贸易,吐蕃靠收过路费使得国家致富并扩张,财政收入高因此可以养大量的军队保护商队,过高提高保护费压缩了商队利润会导致盛极必衰,吐蕃扩张到顶峰甚至一度趁着安史之乱攻陷长安,差点灭了大唐,但因此锁死整个河西走廊,吐蕃四处开战的战乱导致商路凋零,土耳其和波斯继续锁死丝绸之路在欧洲的出口路段,因此吐蕃衰落后再也没有恢复。国家兴衰,跟贸易密切相关。

而贸易的兴衰要伴随军事武力的保护。原来经济政治和军事是三位一体,是不可分割的稳固三角形。

当年大唐国土收缩,新疆一代的土地失去,这块土地日后形成新的小国,被西夏、吐谷浑等各种势力影响,虽然有的时代依附中原政权,有时也对抗攻击,知道清朝才被左宗棠收复,如果当年没有左宗棠,丝绸之路的恢复就不可想象,一带一路其实就是翻版的丝绸之路,要通过这条贸易带,打造新的国际关系,经济上增加贸易,政治上增加交流,军事上形成新的影响。过去中国西部邻国都是防御为主,而这次的一带一路,也是一种新的“改革开放”,90年代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海路,像明清通过广州港口出口丝绸茶叶等贸易一样,通过深圳特区和香港金融中心等特殊节点,打开了海上贸易。而陆路的贸易带,一方面增加了贸易,一方面也改善了国际关系,增加了对中亚、西亚甚至欧洲非洲的国际联系和影响。

原来如此。

中国的大国崛起,原来果然是一盘大局,普通民众能理解其中的片段战略已经非常艰难,但受益的确影响深远。

大清是怎么用藏传佛教彻底解决了威胁中原千年的北方战斗民族的

另一方对藏传佛教控制的极严,比如我们前文提到的,活佛转世得朝廷批准,而且出现过藏传佛教的“红帽派”活佛勾结尼泊尔那一带的人打劫西藏,被大清把他们的派系屠灭,活佛也不让转世了,红帽派就绝了。说到这里,大家发现了,活佛转世是可以被禁止的,现在那个海外流亡的大和尚,如果朝廷怒了,也可以禁止他转世。。。。。

而且大清强制要求草原上老百姓每三人就抽一个去当喇嘛,喇嘛人口占蒙古总人口的1/3,喇嘛不是不生孩子嘛,导致草原人口断崖似的下跌,而且要求老百姓包养喇嘛,上层高僧跟行政长官享受同一级待遇,所以大家争相去做喇嘛。而且大清还非常积极地在蒙古修庙,清代官方文献中出现了“修庙一座,胜用十万兵”的说法,其实就是把蒙古人口佛教化。

经过顺治到乾隆150年不懈的折腾,蒙古人口暴跌,比如鄂尔多斯地区,大清立国时期有40万人,到了清末只有8万人了,其他地区也一样,人口暴跌,再也闹不起来了,再加上一些复杂的其他手段,比如咱们熟知的户口制度,这玩意设计出来本身就是限制社会流动的,大清把蒙古分成200个旗和蒙,互相之间不能交流沟通,失去凝聚力,也就失去了战斗力,蒙古骑兵从那之后彻底沦为了大清的附庸,直到火器出现,蒙古再无兴风作浪的机会。

2019年8月20日

微信读书读到一战历史,看到意大利的一段神奇经历,原本意大利加入的是德国及奥匈帝国的同盟国阵营,但一战前忽然“叛变”,改投了英法俄的协约国阵营,原因果然很复杂。
书友seven写了一段评论,很全面。

一战前意大利加入了德奥同盟,成为了同盟国一员,但是在战争爆发后却突然毁约加改投了英法领导的协约国阵营。很多不明真相的意黑借此大肆讥讽意大利背信弃义只会叛变坑队友,殊不知这里面的原因其实复杂得多。
以下内容来自兄弟连吧51师51师(兄弟连吧)这次摇身一变为意粉来科普啦……要把意大利为什么跳槽这事给掰扯清楚喽,那就不得不从意大利建国开始说起。不过还好,意大利建国很晚(1861),背景介绍不会太长……三次统一战争后,一个统一的,民主的,君主立宪的意大利王国终于成立。可一切百废待兴,此时的意大利远算不上什么强国。虽然在乔利蒂时期意大利打压了左右两翼极端势力,在一系列自由主义社会改革下经历了经济的腾飞,但是到1914年乔利蒂首相下台时意大利仍与欧洲的一流强国差距巨大。意大利的人均收入仅为法国的一半,钢铁产量几乎为零,煤炭严重依赖英国进口,甚至连大麦的自给自足都还没有达到。除此之外意大利还面临着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南北发展严重不均;真正的权利依然掌握在地主和各种土豪劣绅手里,广大人民群众苦不堪言;所谓的民主体系只对少数的富人开放;全国统一的意大利普通话(基于佛罗伦萨地区的口音)还没有在老百姓中得到普遍推广(一个威尼斯人和西西里人之间是无法正常沟通的!);1911年普查时全国10岁以上文盲率则依然是一个按欧洲大国标准无法接受的37.1%(同时期法国11.9%,德国0%)……一句话:1914年的意大利还只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发展中农业国家(从这点上看意大利和同时期的东亚某国倒是颇有几分相像哈?)一个发展中国家最需要的是什么?发展!发展最需要的是什么?稳定!可20世纪初的意大利却偏偏得不到稳定。意大利也许缺铁缺煤缺麦子,但是她不缺愤青(和某国很像哈?)在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国家里民族主义的余热还没有被挥发干净。邓小平式的意大利首相乔瓦尼·乔利蒂在1914年3月21日刚刚下台,继任的则是右翼极端势力的安东尼奥·萨兰德拉。被乔利蒂压制了将近二十多年的极端民族主义终于迸发了出来,矛头直指一个敌人:奥匈帝国。奥地利和意大利之间可谓是世仇(很像哈?)想当初意大利统一战争打的是谁?就是盘踞意大利北部不知多少年的奥地利帝国。1861年统一之后,奥匈帝国还占据着在地理上属于意大利(并且的确居住着大量意大利人)的特伦蒂诺地区、格里齐亚地区(其中包括重镇的里雅斯特)以及巴尔干半岛西部亚得里亚海岸。意大利国内左右翼极端势力站在了一起,民族主义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要收复、要统一,要“irredenta”。现代化、重工业、军国主义、战争……这些词眼充斥着20世纪初意大利的精英阶层。而反战势力(比如社会党和天主教会)却又因为内部的不合始终无法给极端势力一个有力的还击。乔利蒂下台之后,局势更加一发不可收拾。战争是否会发生已经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发生。就连西西里不会识字的农民伯伯,都知道奥地利是大坏蛋。
但郁闷的是:意大利和奥匈帝国特么的居然是盟友……这就好比中日两国突然开始抱在一起过家家了一样,如此不合常理的事是怎么发生的呢?原因在普鲁士。俾斯麦时期普意之间就有着很好的关系。1866年的普奥战争,刚刚成立没几年的意大利便站在了普鲁士一边与仇敌奥地利血战。虽说打得不怎么地,但最终还是赢得了战争,并从奥地利手中抢来了威尼托地区。可谓赚得盆满钵满。但是没过几年的普法战争,意大利就尴尬了:法国的拿破仑三世同样也是意大利人民的好朋友。最终意大利还是决定不帮普鲁士。普方在对此表示十分遗憾的同时顺便也一路打到了凡尔赛宫统一了德国,把意大利闹得很难堪。但此时出现了问题:意大利回过头一看,发现欧洲已经没有她的盟友了……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身为刚成立不久的新兴发展中国家,突然没有了大国的支持在欧洲这种风水险恶的地方那是十分危险的。惊心动魄地过了十多年的政治孤立期后,当1882年德国再次向意大利伸出橄榄枝时,意大利可以说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虽然是这意味着要和老冤家奥地利(此时已改名奥匈帝国)钻一个被窝。不过意奥两国间的同盟仅仅是官方层面上的,私下里两边的人民都还处于水深火热的互相鄙视状态中。把意奥之间的关系搞清楚,日后意大利为什么要倒戈也就不言而喻了。这就好像中日因为什么原因被迫结盟了一样,如果某一天战争爆发,中国突然转过头来去打日本,不知道爱国小将们会不会有骂中国背信弃义……
注意!!!十分重要!!!你可以不看其它的东西但是以下这段你作为一个求贤若渴爱好学习的社会主义好少年必、须、看!
这个德奥意《三国同盟》十分有必要来好好探讨一下。有两个跟今天的主题(我希望你知道本文的主题是什么)至关重要的点:第一点:德奥意《三国同盟》是一个防御同盟。如果同盟中一国率先发动进攻,那么另两国没有义务介入。而且,只有当同盟中一国同时遭到了两个或以上敌对国攻击时,另两国才有义务介入。第二点:《同盟》签于1882年,有效期至1914年7月8日。在1912年三国续签同盟的时候,又有十分关键的第七条款被加入:“(在意大利和奥匈帝国之间)如果任意一方对巴尔干地区进行永久或临时性占领,另一方应得到(根据所占领地区价值相应的)补偿。”(因为二者都在试图争取控制该地区)那么时间转眼到了1914年费迪南大公在塞拉热窝遇刺。奥匈帝国与塞尔维亚之间的关系(第n次)一下掉入冰谷。 七月危机时,意大利驻维也纳外交官特意警告奥匈帝国,如果要进攻塞尔维亚,意大利没有义务介入,并且需要奥匈的“补偿”。维也纳方面回应说奥匈帝国在巴尔干地区“没有任何领土需要”。但是仅仅几天后,在没有通知意大利的情况下,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发出了最后通牒。罗马方面对此恼怒不已,认为奥匈帝国已经违背了《三国同盟》第七条,作为回应迅速宣布在巴尔干问题上绝对中立。7月28日,在一系列混乱的政治周旋和军事动员后,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 29日,俄罗斯帝国为了保护塞尔维亚并维护其在巴尔干的利益,开启了针对奥匈帝国的部分军事动员。30日俄罗斯又开启了对德国的部分军事动员。颇为有趣的是,德国人施里芬计划的开启与否并不掌握在德国人的手里,而是俄罗斯人的手中——为了最佳利用俄罗斯军事动员缓慢所腾出的时间窗口,整个计划都是与俄罗斯什么时候开启动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不管德国愿意不愿意,当俄罗斯开始动员时,施里芬计划已经自动开启了。8月1日,德国开启了施里芬计划东线二号部署,并率先对俄罗斯宣战。值得注意的是,此时俄罗斯虽然已经开始对德动员,但还没有正式对德宣战。从法理上讲,是德国主动进攻俄罗斯。此时的意大利,已经没有任何义务去服从德奥意《三国同盟》。同盟都已经无效,意大利哪里来的叛变呢?又谈何背信弃义呢?事情到这里剩下的其实就已经很容易理解了。当1914年7月意大利宣布绝对中立后,激烈的政治斗争就在国内爆发。虽然议会中包括乔利蒂在内的大多数议员都是坚决反战的,但无奈以萨兰德拉和外交部长悉尼·索尼诺为首的好战派得到了广大意大利愤青们的支持,公众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参战。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中立”仅仅是个缓兵计,这场战争意大利是不可避免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到底该加入哪边才最有利。不过这个问题倒也很好解决。 战争爆发后,同盟国和协约国都开始拼命招揽中立人才,好歹也算是个大国的意大利这时候便成了所有人都想要的香饽饽。虽然德国和奥匈为了留住意大利也暗中作出让步,给出了战后将特伦托和东佛留利地区割让给意大利的筹码,甚至还把法国的保护国突尼斯许诺给意大利,但是奥匈帝国最后还是不愿意交出格里齐亚地区和的里亚斯特市。相比之下,意大利早在1914年之前就有和英法眉来眼去暗送秋波。战争爆发后,为了争取意大利,英法一口气许诺战后从奥匈帝国领土中分给意大利一直到布伦纳山口的博尔扎诺地区,整个的特伦蒂诺和格里齐亚地区,包括的里雅斯特在内的奥属利特罗地区,不包括里耶卡的伊斯特里亚地区,部分特拉尼斯卡和达尔马提亚地区,瓦隆纳港的控制权,土耳其的安塔利亚以及部分德属非洲殖民地……秉着“反正不是自己的肉割了也不心疼”的原则,英法可谓是漫天开空头支票,意大利要做的则仅仅是加入协约国并保证不会再单独向同盟国求和。(战后英法却出尔反尔,没有完全将原先许诺的土地分给意大利,这直接导致了墨索里尼和法西斯党的上台)不过当时的意大利面对如此的美差,当然是欣然投入了英法的怀抱。一番更细致的讨价还价后,1915年4月26日,伦敦条约签订,意大利正式加入协约国,5月3日意大利退出同盟国。乔利蒂和政府的反战派迫于公众压力也只好忍气吞声地接受事实。1915年5月2日,意大利对奥匈帝国宣战。

还有书友说:

意大利在一战最开始属于同盟国,但是自身实力太弱,英国海军的威胁,英法抛出的利好条件,让意大利阵前倒戈,对奥匈宣战。
但是还是由于军事实力太差,巴黎和会上也是没有得尝之前的许诺(这点和中国巴黎和会二十一条一模一样),继而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等组成轴心国。

而一战后意大利没有得到之前被许诺的好处,直接导致墨索里尼和法西斯的上台,而二战时意大利又第一个投降。意大利总归是小国,战争都是丛林法则,胜者为王、强者为王,就算你是战胜国,如果实力弱,一样也会被其他的强国分割利益。

2019年8月17日

当年《红海行动》导演林超贤投资1000万美元拍摄动画电影《风云决》,被视为中国动漫界一部重量级的试验性作品,然而市场反应却不尽如人意,内地票房仅收获3000万元,此后这部电影便如同“销声匿迹”一般,鲜有人再度提起。
直到2017年11月,美国CIA对本·拉登生前的私人硬盘资料调查公开,才让这部电影重新回到大众视线。
在硬盘上的约470000项文件清单中,竟出现不少电影及纪录片,其中也包括9部盗版动画片,而林超贤的《风云决》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是拉登个人收藏中唯一一部中国电影。

——《本·拉登硬盘里收藏的唯一一部中国电影,居然是这部动画片

2019年8月10日

1.高科技

2.强大的美军

3.美元霸权

4.好莱坞的话语权。

这是金灿荣政委在一次讲座中提到的美国称霸世界的四个手段。

2019年8月6日

太阳下的向日葵,为什么没有向着太阳啊?

其实,向日葵只有在生长期,才会努力跟着太阳转。

进入成熟期,完全开花后,就不会再动了。

真是和人类很像呢。

青年人的奋不顾身、无所畏惧,随着时光荏苒,渐渐流逝。

大家用成熟替代冲动,用稳重掩盖疲惫。

一切消极、怯懦、缺乏热情,都可以用「长大」做借口。

但假如正当青春都不能拼尽全力,人生该是何其无聊呢?

不去想做不做得到,只是纯粹地为一个目标而努力,原本不该是那么难的事情。

深深为这台相机着迷的宏伸,也在兴趣的作用下,一点点改变着。

……

青春的最后一刻,最后一帧,也就此定格。

宏伸的表姐看着活力四射的学生们,不禁感叹到:

「原来大家什么都能行,只是大家不做而已。」

这句感想,不是纯灌热血的鸡汤,而是对努力的有感而发。

许多时候,最难的不是过程,而是开始。

——日本电影《世界上最长的照片》的影评《国产剧50集都拍不出的青春,只需100分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