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

跟M爷爷扯闲篇。

三十岁的年龄四十岁的心,五十岁的口气,有时候还带着二十岁的淳朴。

突然跳脱,想起几段话。

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廖一梅《柔软》

于是摘了几句金句,稍有点矫情。哈哈,不过无所谓。

你是我晚上睡觉前最想聊天的人,我爱这种感觉。

他们都在用力的爱,却不懂得爱,大家都只知道我想要,我想要,可成熟的爱不是索要,而是给予。——《暗恋桃花源》

真正的成功,不是来自别人的认可和评价,而是由自我满足带来的宁静平和的心态。如果你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改进你的现状,这就是你最大的成功。上帝赋予每个人的身体、智力水平都不尽相同,只要尽己所能,全力以赴,把生命的能量发挥到极致,结果就已经不再重要。

遗憾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没有它的生活并不完美,有了它,却又让人不堪面对。

我一直在寻觅,寻觅,我们都有的那个结局。

当你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你就不配拥有幸福,也永远不会得到幸福,伤过,痛过, 才知道有多深刻。——三毛

我眼泪流了下来,灌溉下面柔软的小草,不知来年,会不会开一地的记忆和忧愁。

姐妹就是那种:今天吵,明天笑,近了烦,远了想,不见时挂念,见了时讨厌,自己能欺负,别人不能欺负的奇怪东西。

我必须承认我卡住了,我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只能叫这个地方“之间”。什么之间?我不知道。死亡和投胎之间,睡着和睡醒之间,吃饭和吃饱之间,幻想和停止幻想之间,日日夜夜之间,春夏秋冬之间,吸气吐气之间,被人创造跟被人遗弃之间,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反反复复,直到永远!——赖声川《如影随行》

巨大的财富、精致的华服和美食,即使你拥有你所渴望的每一件事物,都无法永久。有所积聚,势必有所耗尽。无论你积累多少财物,迟早都会用尽。权势和地位也是如此,有起必有落。没有人能够永久占据相同的位阶。所有的聚合注定以分离为收场。生命是短暂的,出生无可避免地皆以死亡为终结。

我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一天已经过去了。如果我闭上眼睛,不再睁开眼睛了,我这辈子也就过去了。—孟京辉《两只狗的生活意见》

在吵吵闹闹中发发脾气,在油盐酱醋中惹惹鸡毛蒜皮,吃吃饭,喝喝酒,逛逛街,旅旅行,买不起的就不买,忘不掉的就不忘,该小心眼就小心眼,活着图自己开心,累了让自己舒服,虚伪滚蛋,纠结去死,当一个真实的充满快乐的小人物。

顾客永远是对的;员工永远是错的;老板永远是好的;薪水永远是低的;工作永远是幸福的;加薪永远是幸运的;看着别人被炒鱿鱼,永远是幸灾乐祸的。——孟京辉《艳遇》

Tags: .

最近一个月瘦了五斤,继续坚持不买零食,不吃晚饭,尽量不喝饮料,目标是一到两个月内再瘦五斤,再接再厉。

白头发也少了,大部分都是黑的。

做人,还是要狠一些。

一个滥好人,有毛用。

只有自己,才会疼惜自己。

2016年6月24日

临下班了,还不错,挺开心的。

翻探探,看大家喜欢的歌,真的有不少经典的老歌,那种不提根本想不起来的曲子,现在一提就特感动。

说起张信哲,想起那首《有一点动心》。与刘嘉玲的合唱,满满都是少年的回忆,那时候非常喜欢这首歌。

泰戈尔说,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那我们要做的就是:怀揣希望去努力,静待美好的出现。

怎么能不着急呢?

都不着急四年了。

是知道推迟幸福感、刻意练习的重要性的。

可为什么怎么都破不了?就差气急败坏的拿大刀直接砍上去了。

因为白天的事,晚上净是梦。

这疙瘩算是结下了。说实在的,反正从来没觉得这么不痛快过。下次就算如何,也是应该的。如果有效,预期更高。而且,只不过是因为个人而已。

昨晚又恢复了直播,不过晚上还是卡的厉害,以后可以考虑换到早上。

不过昨天和J聊起直播和付费产品,还是觉得可以干点什么。而且要快。

2016年6月23日

昨天发生了两件事。

完了以后,觉得自己特别幼稚。

这么把年纪,还幼稚的跟二百五一样,小学生都不这么天真。

不过,就这么个人,破绽太多,想一一改正,就要打地鼠。作为土匪山贼,还是先抢着啥算啥吧。

干一票,万一成功了,算狗运,不成功,大不了被砍而已。反正现在的情况,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我说,唉,这六年的付出,全是泪啊,除了经历,没留下什么

TIGER说,很残酷的,在组织里自我实现,非常难。

嗯,创业比打工还难,没有容易的。

人慢慢长大,喜欢略过本质看现象,一日差,一夜酒,一部毫不掩饰的小说,一次没有目的的见面,一群不谈正经事的朋友,用美好的器物消磨必定留不住的时间。——冯唐

本人特有反骨,不怎么喜欢冯唐这个人,瞧不上这种像浑身长满了跳蚤,无时无刻不在嘚瑟的伪小开。

不过他有时候的鸡汤还是值得蘸一下的,鸡嘛,谁的鸡不是鸡,能有免费的鸡汤疗伤,还要啥自行车呢!

幼稚也有好处,就是自我麻痹,麻醉剂,横竖都挨刀。因为幼稚而钝感,也能减少一些痛苦吧。虽然这有点“我是傻逼我有理”的神经病,可承认自己傻,总比为被傻逼强而痛苦要强。苦中作乐,掩耳盗铃。

TMD,真不容易。这是何苦呢?

也许是我要求太多了。

Page 1 of 230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