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

今天约了陆洋去燕郊看房,一整天下来,看了四个小区整整十套房子,好累。

燕郊的住宅目前(2016年11月)均价在2.8万左右,去年6月的价格是1.6万/平米,商住是1.2万/平米。燕郊的商住比较少,首尔甜城最后只有剩余十几套预留的商住库存,卖1.75万/平米,而且主要因为从前的限购价到顶了,不然还得提升。91平米的商住,总价只有160万,现在还是很便宜的。

燕郊的开盘的新房也在迅速减少,主要是土地供应的问题,估计明年燕郊商住新盘就可能没了,而且至少要到2.2万以上了,燕郊的住宅春节后很快就到3.2万以上了,因为今年10月限购令抑制的需求,估计还会有一部分赶到燕郊去释放。

早上等车的时候,发现一部日剧《公主小屋》,讲26岁的在居酒屋打工8年的女青年沼越幸,薪金微薄,有没有晋升的空间,但长达几年节衣缩食,一直都在攒钱买一栋属于自己的公寓。她的理想就是有一栋自己可以一直居住下去的房子。然后居然以超强的自律精神,存了800万日元,一直跟房地产中介寻觅合适的公寓,最后买到公寓的故事。

真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非常典型的大社会、小人物。独身主义、老龄化、年轻人缺少晋升空间的所谓成熟社会,这些也是典型的结果。之前有好些日剧专门探讨独身主义在日本越来越盛行,比如《家族的形式》、《我不是不能结婚,而是不结婚》这类的,好像真正的背景,也是日本生育率太低,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趋势严重,年轻人的生活压力更大。

目前电视上现在演的二孩、离婚、失孤、姐弟恋、老少配什么的题材,估计都是两年前的题材,提前拍完、送审、上卫视,其实早就不是啥热点了。还是很期待哪家公司再出一部中国版《公主小屋》这样优秀的作品。

突然意识到,最近几年,剩男剩女早就不是热门话题,小狼狗也不再全是主流的热点。反而独身主义,以及经济独立,更加突出。

最近1-2年,包含自己,身边超过15位以上的朋友、同事、前同事都完成了在大城市买房职业的人生大事。更早几年,很多人已经结婚生娃了,还有一些人单身至今。而其中单身的那一拨,跟结婚生娃的那一拨,也差不多同一时期一块买了房子。不同的是,单身的人,是凭自己或和父母的支持,独自购买的。

比如公司两个接近90年的女设计师,一个独自在老家买了160多平米的四居室,一个准备在老家先买个两居室作为投资。年长一些的更不用说。比如跟陆洋看过几次房子,她也真的动了决心想买的心思。

不过引发思考的真正要点在于,这些变化,不就像《公主小屋》里讲的那种社会现象么?单身女性独自置业,这是遇不到合适的结婚对象,就独善其身、自给自足的趋势么?影响其结果形成的社会原因是什么?

跟峰讨论了一下,我说,觉得一方面跟咱们国家的教育体制和就业发展很有关系。

从80后到90后,都是独生子女,也是教育改革(素质教育)的第二代人,教育改革手艺的第一代人是参加78年以后恢复高考的那波人,大部分是60后和70后。经济改革让生活条件变好,教育改革,让全民有了接受良好高等教育的普遍机会。因此基本从十几岁,就离开家庭,开始独自生活。
这些80后和90后基本上是,这些优秀的孩子有些从考上中学及大学就住校,离开了家庭,独自一人开始求学和生活。在此后的十几年来,其实几乎都是一个人生活。即便学校或租房时,过着关系非常松散的集体生活,但其实从十几岁开始,就没有更深的家庭观念了。
真正的家庭和婚姻,往往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亲密关系。而很多孩子,从十三四岁上中学开始就住校,大学更是背井离乡,长达四到十年的时间里,继续求学。毕业之后往往也没有回到故乡,而去大城市求职,又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其实也缺少亲密关系。
对于家庭,形成婚姻传宗接代,往往是习俗和惯性使然,而且也往往是小两口独自生活。如果没有更深的生活基础,早期,跟学生时代的宿舍生活,从某种层面来说,一起搭伙过日子,其实也很淡薄的关系。
中产阶级追求社会地位、经济地位,职场上孤独奋斗,其实独立性提高的同时,亲密性降低也是现实。
前些年,国内的风俗基本还是结婚才考虑买房。而现在通货膨胀,以及投资理财的大众财商意识的提升,更多的青年,无论男女,其实在追求社会阶层、经济地位、事业家庭方面都提升,独立意识好像也更强了。  其实感觉个体,也更缺乏安全感了。
之前有好些日剧专门探讨独身主义在日本越来越盛行,比如《家族的形式》、《我不是不能结婚,而是不结婚》这类的,好像真正的背景,也是日本生育率太低,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趋势严重,年轻人的生活压力更大
好像目前中国也有这种趋势。青壮年劳动力的规模在迅速衰减,人口的红利下降非常快。婚姻越来越不容易获得情感上的依托,以及经济合力的加强,青壮年的孤独感,其实也在上升。比如最近几年大火的《深夜食堂》、一人食,其实就是例证。
总而言之,越来越多的单身女性独自买房的社会现实,也会映射结婚率和生育率下降的社会学现实,其真正原因,也许是社会结构、经济结构和人口结构的变化。另外再有,就是性别认同的弱化。
哇塞,越想越学术,好像聊起了一个社会学话题。太无聊了,打住。
总而言之,还是很期待早日看到中国版的《公主小屋》。今天路上我就在想,要不我来写一版?名字都想好了,哈哈,就叫《女侠的小屋》吧。我的买房记,以及身边看到的故事,可以写出很多典型来。
可能,这就是生活吧。
不过,不知道是否能坚持下来。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