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日

忘了是五年还是十年前,有种web2.0网站叫陌聊,例如omegle。可惜没坚持多久,项目都黄了。

也许是因为监管。社交容易涉黄,尤其是陌生人社交,更是赤裸裸的人性弱点的刚需,后来有人做秘密之类的app。今早看到有个90后创业者做了一个叫“一面”的app,险峰投的。《险峰文娱 | 一面曾映龙:满足女性的情感需求,成为单身女性的手机男友

电影《长江图》里有个细节,和秦昊一块压船的大副的那个小伙子,手机微信加了一堆女孩,整天和她们聊天,一个不聊了或聊不下去了就换另一个。没有下三路,就是像生活里的同龄人一样正常聊天,工作生活的快乐与烦恼,也因船员的生活太枯燥了吧。这个细节印象很深刻,大概和“一面”是同一个诉求点——手机男友,或手机女友。

男色消费。从社交一下升级为消费了。约男神聊天,一分钟一元钱起,这种关系有点像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日剧《逃避》里雇的是相当于太太的温婉女子,一面app雇的是陪聊的相当于男友的温和小哥。从校园选美起步,瞄准的是从前世纪佳缘或百合网的单身市场,一种适应90后新市场的产品。

这个项目是有点怪怪的,也说不上是哪里。想起当年广播节目最火的午夜热线往往是婆媳关系和婚恋问题,其实那种热线本质是陪聊,热线电话费其实很贵。打电话的人的目的一方面是倾诉,一方面是想要找骂,希望有人把自己骂醒。一面app貌似把人群年轻化,是90后,不再是青女和中女了。它的痒处是倾诉?

岳说:“他发现,与自己相熟的女孩,在私下里,探讨起自己的男生时,往往情感炽热,可以一在公开场合,反而内敛含蓄。因此,在一对一私聊的呈现上,他选择了“单盲”机制,即女生可以看见自己选择的男神,但是男神无法看见女粉丝。”——痛点得靠对受众情景心理的微妙揣摩才能精准的转化为产品关键细节,忽略这种精耕细作,就容易做出一个概念上战略上貌似契合用户需求但怎么也搔不到用户痒处的产品。呵呵,我是看这个项目的发起经历,觉得这里的受众画像可能大致是这样的:十几岁到二十二岁的校园学生群体,女性,颜值一般,但哪个少女不怀春,又会倾慕男神级别的校草,让她直接和男神面对面沟通,会因颜值普通而产生的自卑心理无法直面男神,但又渴望接触男神通过内秀获得男神好感,那单盲机制就提供了通道,当然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面聊。

我说:有可能,不过我比较疑惑什么样的小伙会做这类男神,类似主播之类赚外快吗?

岳说:对自己颜值有自信,想赚钱,有时间,也想满足虚荣心的小伙吧[偷笑]

我说:嗯,有可能。90后的年轻人们,时代变了,人群特点也变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