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作为一个资深的粗线条大姐,在这几十年的人生中,一直很神经大条和钝感。再尴尬的事情,也会泰然处之,不会放在心上。很少因为什么抓心挠肝睡不着觉。

但是有个弱点,并做不到那么厚脸皮,就是写作的能力。坦率的说,我的写作能力,基本等于写作文或者写论文的能力。

早期做编辑的那段时间,“做嫁衣”“选嫁衣”的能力是很出色。但自己亲自写作,难免教条,写出的文章冷淡枯燥,跟应用文比,还做不到逻辑性那么严谨,跟记叙文相比,手法又很单调。似乎那些写作才华,从高二时写的获奖作文《人生三道茶》就戛然而止了。

这么多年,虽然好些人说我能写,说有才华,但从来没有当真以为真的有文采,而只是能把这些东西记叙下来而已,文采基本没有,只不过有些有文采的人做不到这么坚持而已。

为什么提起写作这件事呢?就是写《女侠的小屋》,也是记叙文,能坚持,没文采,也是一丢丢不太自信的软肋吧。

当初第一次有人戳破这个软肋的人是梅娘奶奶,找了她好几年,终于通过电话,给她看过我写的她的故事,那真的基本等于文献综述而已,然后她很坦率的点破我的写法很朴素,哈哈,就像扎破一个热气球,每到这里就会泄气。这也是即便离她家那么近,都从未鼓起勇气去见见她的原因,一直到她去世,即便促成她回长春老家,都没去过看她。这一点上,我的反应真像个小孩子。不过斯人已逝,已经跨不过去了。

特好笑的是,有时候我也会犯一样的错误。

有一次,feng把作品发来看,我还鸡蛋里挑骨头笑他。一个写作文的水平的家伙,笑专业作家,也真是够幼稚。而前几天聊到写作的时候,我想了想,把第一集的作文发给他看,他却很善良的说挺好的。

不过作为一个脸皮厚了三十年的大家姐来说,并不会因为文章都是浓浓的中学作文文风而不好意思,能写出来,有第一个笨拙小板凳,才有后面的迭代版本,才有邻家女子初长成的绽放机会,才有机会看到开花结果的丰收季。

真的,回想当初,很喜欢语文,喜欢看,写的也还可以。但貌似在高二上高三及高考的时候,突然就枯竭了,开始抗拒写作文,每次写作文都是难以起笔的痛苦,只有挤出足够字数交卷,才算长舒一口气。

难道是厌恶应试写法吗?反正这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没有复读一年努力考个北大清华交大之类顶级牛校的真正原因。

不过赶上博客时代,写了十年博客,也有十几万字了,写影评,或者专栏的时候,还是挺难忘的记忆。尤其是《奋斗》及《金福南》等那几篇。能看到很多细节。可能就像音乐一样,再高超的国际比赛技法水平,也抵不上《try》之浓浓情感那种冲击力。

也许,每个人都有一处软肋,在某些方面不自信,有时候还会表现的很幼稚。要作为记忆点,再过很多年想起时,觉得有趣和鲜活吧。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