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0日

前一阵,一位北漂女记者跳楼引发巨大轰动。表面上看,这个女记者因结婚前得知未婚夫劈腿,各种愤怒及沟通无效,最终从新房楼顶一跃而下,结束了生命。记者同行们很愤怒,因为发现女记者临死前发的朋友圈异常,联系其未婚夫,未婚夫却非常冷淡不配合,见死不救。两百多记者联名信举报到未婚夫的所在单位,要求开除他,这事是否合理,也引发很多讨论。

我觉得:失败的爱情只是压倒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触发悲剧的导火索。也许真正原因在于捱食不易而长期积累的压迫感和不安全感。生无可恋是一种什么体验?记者如果这个角度写写就好了。现代社会,很少有人像琼瑶剧一样爱情大过天、爱得要死要活。生活,太复杂。农村姑娘、小镇青年,曾经的寒门贵子在追求美好幸福的生活之路上,付出的辛苦和心酸很多,但生活的结果未必每人都美好。这才是社会问题。

本文的作者金微在《北漂女记者之死》文中提到几个细节:
1.作为北漂,租房、搬家、挤地铁、吐槽雾霾、感叹房价等也是生活中的常态,下班回到冷冰的家,或在小区烤串摊,串串配上北冰洋,有时候,约帮好友喝点酒,北漂生活如此循环。
——其实是长期的生活压力。

2.丹峰老家在山西农村,家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家境并不宽裕,她学习勤奋,一路从山西农村考到中央民族大学,成为民大新闻系06级新生。
——寒门贵子

3.2010,丹峰毕业进入中国经济网工作,在经济网一呆就六年,主要从事食品、科技及其他产经新闻的采访报道。工作主要内容是采访、跑会、写稿,编辑等。
——光耀门楣

4.2013年8月,她有一次回家,在朋友圈上写到:如今的我于故乡而言,像是匆匆过客,身处人群,看着人们独自进行着周而复始的生活,不知道这些循环如何发生,是怎样的经历积累让每个人成为他们现在的样子。
——俗话说心安是故乡,无处安放的归属感

5.2015年,她的弟弟毕业后希望在北京找一份实习工作,丹丹到处拖媒体关系,希望安排弟弟在北京媒体实习,最后介绍到了一家电视台当摄像。后来,她又把弟弟接到自己的出租屋一起居住,平时有些开支又落到她头上。
——原生家庭的负担和压力

6.丹丹也曾向我抱怨过媒体、工资、离职等话题,但她一直没有离开工作单位,呆的越久,越是舍不得,她会经常说,自己的领导对她很好,同事相处融洽,不知离开了是否再能找到更好的归宿。
——委屈负重

7.但直到遇到所谓爱情,她才痛下决心、辞职,离开这座求学、工作了十年的北京,抛下在这座古都里所有的累积,奔向远离故乡的合肥,因为相信,爱可以填补所有的空缺。
——断绝后路

8.她把所有的赌注押在爱情上,更确切的说是押在一个人身上。但转折随之而来,从筹备婚礼到分手、被抛弃仅在一周多的时间。11月20日,丹丹给潘潘写了一封长信,言语间女孩极力挽回丢失的爱情:“潘潘,不用有心理负担,我懂你,愿意包容原谅你,我爱你,就会爱你的全部,这就是最伟大的爱。”
——爱的卑微

9.丹出事后,老家的一位亲戚很冷酷地说:“丹峰是明智的,选择了死,否则她嫁过去就是生不如死。”
——生无可恋,绝路。

事情过了才一个多礼拜,上个月,11月25号发生的事,今天调查报道出来,觉得好似过去了很久,新闻界真的很残酷。

家,是所有女子的归宿感和希望。男子其实也是,强大的生存压力,其实也在消磨耐心和热情,真挚的感情甚至爱情的空间被挤压,越来越孤独,越来越冷漠。

失去故乡,孤身奋斗,捱食不易,很难晋升,爱情打击,没有希望,缺少归属。可能是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形成原因,导致真正的生无可恋吧。

这个题材和故事,可以写进小说了。

其实最近也在和朋友们讨论生无可恋这个话题。虽然不是在说真的轻生,而是这种生活真的都感觉没什么意思,所在的境遇,真的没什么好留恋的。如果有另一个选择,都想跳到另一个时空,比如换一个城市,选择婚姻,或者辞职转行,其实都是当下奔三的青年男女们在试图晋升到中产阶级之路上遇到的问题。

生无可恋是种什么体验?知乎上有没有解答?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