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1日

看完第四集鬼怪,看着看着流了眼泪。
凌晨三点醒来看剧,也是神奇的体验。

突然注意到孔侑饰演鬼怪还真是合适,这张脸,和鬼怪面具还真有点神似。尤其是看他懵逼讶异的表情,特别呆萌。

939岁的鬼怪,一生经历多少世间变幻、人情冷暖?但有时候也有孩童版的幼稚和任性。比如两罐啤酒就会醉,比如忧郁会下雨,快乐会花开。
吹灭火烛会召唤鬼怪的方式,简直是卡通版阿拉丁的梗
第四集里,喷泉旁边聊起年龄,鬼怪说起900多岁,然后喃喃自语:总不能等待千年。

这千年等待的故事,不是佛陀弟子阿难的故事吗?

愿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等那少女从桥上走过。

剑雨,从心上走过。

《鬼怪》里天桥摆摊的婆婆与红衣女子,有时候卖蔬菜,有时候卖首饰,这是叹息桥吧?这婆婆,大约就是孟婆汤的孟婆。

想起蔡琴的一首歌《被遗忘的时光》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鬼怪的心弦,正是被这少女打动。

最初他们的相遇也是雨中,一面,然后擦身而过。

这些可以叫做梗,可以叫做文学技法,勾动人心的伏笔、标志和道具,也可以叫做对生活、社会、历史、甚至人性的深刻认识。

想象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不落窠臼,恰到好处。

编剧的文化功底好深。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