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

这个城市这么大,一不小心走散了,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小津安二郎《东京物语》

在别人的眼里,罗小樱是个特别乖的女孩,从长相性格到成长经历,一直是中不溜秋,没有一点威胁性,特别平凡。但其实,在内心深处,一直有隐藏极好的反骨。

比如说,独立性。想做的事,从来谁也拦不住,一直做成。喜欢的人,从来都很执着,十分长情。

孩子都喜欢看电视,不是动画就是武侠。但每年假期,小樱都非常喜欢去舅舅家玩,尤其是乡间House,特别有田园牧歌的感觉。小樱每次去,就像一匹脱缰的小野马,尽情撒欢。

但舅舅家有一点不好,就是看电视不让看动画和武侠,理由是闹闹哄哄,打打杀杀,没价值没营养。而小樱又是电视迷,什么内容都爱看,连广告都能背下来,所以几个假期下来,小樱只能跟着大人们看成年电视剧或电视节目,以及电影频道的剧情片。

小孩的眼睛看成年的世界,是一种说不出的体验。很多年后,当小樱成为资深的电影发烧友,第一次完整看完《天堂电影院》和《中央车站》的时候,感觉特别震撼,小孩的眼睛,大大的世界,其实这感觉非常魔幻。

在很多年的电影迷生涯里,小樱往往喜欢貌不惊人但技能炸裂的演员,他们不仅是明星,而是演员,甚至艺术家,一个人一个时代,绝对的高手巅峰。

比如:
施瓦辛格、史泰龙最巅峰的时代,小樱痴迷阿尔·帕西诺。
大家超爱《阿甘正传》和影帝汤姆·汉克斯时,小樱更爱《雨人》与达斯汀·霍夫曼。
全世界都为美丽与智慧并存的奥黛丽·赫本而疯狂时,小樱只喜欢横扫奥斯卡十几次提名、四次封后的彪悍女大王凯瑟琳·赫本。

在很多年里,小樱最爱的偶像就是阿尔·帕西诺,这个小个子意大利裔男人,浑身绽放着无形的光芒。教父,疤面人,闻香识女人……男人版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有英雄豪情的大气,也有事理人情的柔软。

也不知道是否这种原因,小樱的前二十几年人生,就像一个潜伏的特工,一直平凡到特别普通,掉到人群里就消失的那种普通。而来到帝都工作,就像特工终于回到组织并恢复了身份。虽然走在街上依然有时会觉得人海茫茫,但在这样的水泥森林里,从里到外有一丝闪光,绝对不会走失的那种。

在帝都工作的第一年里,尽管工作繁忙,也没什么朋友,却不觉得孤单。都说水泥森林冷漠,但在小樱眼里,却都是暖色,生活在这里,非常自由舒畅。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快乐的都快变成一只小飞鱼。

就像一只小鱼从河流来到大海,从小不点变身为小海豚,欢快的拥抱水流。冲破水面,飞向天空,就像鲤鱼跃龙门。不断前行,游向在幽静的海洋深处,发送着声呐,是呼唤,也是歌唱。

后来的很多年,小樱再想起初来帝都某些时刻,仍能真切的感觉到那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和畅快,就像一只鸟儿回到森林,一匹马儿驰骋草原。作为一个女娃儿,这种海阔天空、纵横江湖的感觉,却总能油然而生英雄气概。这就是女侠的由来。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