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7日

看到腾讯新闻发了一篇《中国新闻周刊》的文章,估计是改过的标题。从前ying也说能听懂陈奕迅的歌,就说明长大了。陈奕迅的很多歌,也是林夕填词的。

正如你说:“我把写人生的词全给了EASON。”

不为什么,因为只有陈奕迅才能唱出你想表达的意境。

你说:“十年也出不了一个陈奕迅,因为他唱歌没有技巧,只有感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喜欢杨千嬅,比如《小城大事》。那么多人爱她,是有原因的。

《再见二丁目》。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你说:“这是我写过的最悲伤的词。”

后来,杨千嬅得到了这首歌。

她一唱,竟唱出了你当时的感觉。

从此以后,你无比偏爱杨千嬅,

你把最多的自身经历倾诉成词,

为她写了《大城小事》等一大批好歌。

你说:“她是我的一块肉。”

你偏爱她,是因为她是你“梦想中对爱情的投射”。

她是那么勇敢、那么坚执、那么不计较。

而这,也正是你对待爱情的态度。

比如张国荣的《》: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高晓松佩服得不得了:“能写出‘我就是我,不一样的泡沫’的也许大有人在,但能在后面跟上‘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的就只有林夕了。”

也许:

都说你的词,句句倾城。

无数人想学你作词的技巧。

只是,他们不懂——有深情,谁怕没金句。

可就算写下万千金句又能如何?

你说:“我写了那么多词,却始终赢不到一个人。”

强极易折,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你说:“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私自拥有它。逛过一圈,欣赏过就够了。”

爱过。

有人问你:什么是快乐?
你说:“快乐的第一步不是在过程里拥有什么,
而是不会拥有太多东西。
你要准备随时可以什么都没有,
再也没有损失,才是最快乐的境界。”
或许,这也是你现在对待爱情的态度吧。
想起了同样类似的一句话:
“我的一切付出都是一场心甘情愿,
我对此绝口不提。
你若投桃报李,我会十分感激。
你若无动于衷,我也不灰心丧气。
直到有一天我不愿再这般爱你,
那就让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爱情于你,终于变得深情而超脱:我爱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
年少不懂林夕词,听懂已是老司机

出处:中国新闻周刊

心 / 里 / 有 / 束 / 光
眼 / 里 / 有 / 片 / 海

拾遗物语

“祝你岁月无波澜,敬我余生不悲欢。”

谨以此文,献给陪伴我们走过30年青春岁月的林夕。

01

1987年,你把“梦”字拆开,

于是,便有了“林夕”之名。

那一年,你就这样踏入歌坛,

写了一首《别人的歌》,

没想到竟夺得最佳中文歌词奖。

你无比开心,却没想到这是一个宿命的开始。

02

1999年,哥哥张国荣找你填词。

他只说了一句:“I am what I am。”

但你已然知道他想要什么。

只用了5小时,你就写出了《我》。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才子高晓松佩服得不得了:“能写出‘我就是我,不一样的泡沫’的也许大有人在,但能在后面跟上‘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的就只有林夕了。”

哥哥说:“所有歌里,我最喜欢《我》。”

你成为“词圣”后,很多很多人想了解你。

可他们不知道,那个《我》其实就是你啊!

03

1992年,你进入罗大佑音乐工厂。

结识了歌星黄耀明,

一场无可化解的宿命终于来临。

那几年,你们亲密无间。

录完音后,常在路边小摊吃宵夜,

一起研究缠绵的歌词,

一起看天色由蓝变白。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你给他写了好多《暗涌》这样的好歌。

后来,有一次你说:

“我从来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但与黄耀明录音的几十个夜晚,

却随时可以写成几百字以至几万字,不等。”

你们,就这样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04

好梦由来最易醒。

1998年,他结束了这段恋情。

然后,你得了抑郁症。

你说:“我解决不了失恋的问题,这个苦太重了。”

一听到电话铃响,你整个人就发抖。

你也不愿意外出,整夜整夜失眠。

“每天要吃10粒半安眠药。”

你慷慨地对医生说:“美国研究什么新药,都可以大刀阔斧地拿来让我尝试。”

你曾想了结自己,但又不能。

你写歌词说:“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

后来,你在《志云饭局》里透露:“曾经想在浴缸里自杀,但怕影响对方,所以连自杀也只能作罢。”

你说,你的座右铭跟曹操相反: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可负天下人。

05

你抑郁,老是陷入回忆。

那一年,你、他还有其他好友,

一起去日本看U2的演唱会。

结束后,你跟他相约在二丁目见面。

你在风里等了三小时,他没来。

听着路边唱片店飘出的音乐,

万般感触直奔喉头,你跑回酒店,

涕泪四流地写下了《再见二丁目》。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你说:“这是我写过的最悲伤的词。”

后来,杨千嬅得到了这首歌。

她一唱,竟唱出了你当时的感觉。

从此以后,你无比偏爱杨千嬅,

你把最多的自身经历倾诉成词,

为她写了《大城小事》等一大批好歌。

你说:“她是我的一块肉。”

你偏爱她,是因为她是你“梦想中对爱情的投射”。

她是那么勇敢、那么坚执、那么不计较。

而这,也正是你对待爱情的态度。

06

恋人不成,你就恋物。

1995年,你和他外出畅游。

为给这趟旅程留下一点念想,

你在机场故意“偷”了他的背包不还,

然后一直妥善保存至今。

分手后,你睹物思人,

写下了那首著名的《你的背包》。

“你的背包背到现在还没烂,

却成为我身体另一半。

你的背包让我走得好缓慢,

终有一天陪着我腐烂。”

这首歌,你给了陈奕迅。

你也把《十年》《爱情转移》等无数好歌给了陈奕迅。

正如你说:“我把写人生的词全给了EASON。”

不为什么,因为只有陈奕迅才能唱出你想表达的意境。

你说:“十年也出不了一个陈奕迅,因为他唱歌没有技巧,只有感情。”

没有技巧,只有感情——这不正是你写词的境界吗?

07

窗前冷月碧蓝天,浮影幽思难入眠。

有晚,你心情不好,打电话给他。

他心不在焉甚至有点不耐烦。

敏感的你就说不下去了。

他说:那你就去写歌咯。

你放下电话,就有了《红豆》。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你把这首歌给了王菲。

你特别喜欢王菲,为她写了好多好多好歌。

你说:“我把感情的际遇和故事写给了杨千嬅,其中的道理让陈奕迅来诠释,这些经历总结提炼成智慧后就由王菲来唱。”

因为只有王菲,才能演绎出你想要的空灵。

08

你偏爱杨千嬅、陈奕迅、王菲,

但不时也有圈中好友请你填词,

但抑郁中的你,满心满脑都是他。

何韵诗找你,你为她写了《忘》。

“黄是你的姓,

红是你爱的,

就当做常识。”

他姓黄,他爱红,全世界都知道。

林忆莲找你,你为他写了《至少还有你》。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

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

好事的粉丝,找来他拍广告的照片。

掌心里那颗痣,赫然可见。

09

一次访谈,主持人把你的创作比作一个饼,

问你分给最喜欢的几个歌手各几分之几,

你谈笑风生,一一作答。

当主持人问黄耀明对这个“饼”影响的时候,

你顿了一下,说:“小明是‘饼’的起源,没有他就没有这个‘饼’。”

原来,那么多感动我们的歌,

都源于同一场风花雪月。

原来,王菲陈奕迅等天王天后们,

都只是在帮你唱写给“那个人”的情书。

10

都说你的词,句句倾城。

无数人想学你作词的技巧。

只是,他们不懂——有深情,谁怕没金句。

可就算写下万千金句又能如何?

你说:“我写了那么多词,却始终赢不到一个人。”

11

2003年,哥哥跳楼自尽。

你很自责:“我给他写了太多悲哀的东西。”

你也反省:“是不是我的词太过沉重?”

此后,你开始参读佛经。

终于有一天,你放下了心中块垒。

从此,你援佛入词,

把“佛”与“爱情”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东西融合在一起。

你开导自己,也开导他人。

12

2006年,你给陈奕迅写了《富士山下》。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你说:“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私自拥有它。逛过一圈,欣赏过就够了。”

2003年后,你开始在歌词中留一盏温暖的灯。

哪怕歌曲本身是体现悲情的,你也要留一个解药。

你说:“我可以写得很悲天,但始终要悯人。”

于是,我们遇见了另一个林夕,

一个越来越平和、坦然、通透的你。

乐评人木叶说:“林词三千,参差,明灭。隐隐间,有个悟字。”

13

但开悟,不等于忘情。

2005年冬,填词人林振强逝世一周年。

在追悼林振强的音乐会上,

台上一众歌手轮流献唱林振强填词作品,

而台下嘉宾,早已走得七七八八,

只有你逗留到了最后。

一个人,待最后一位歌手唱完最后一首歌,才离席。

这就是你。

都说射手花心,但你却是一等一的深情人。

14

2007年,“叱咤殿堂至尊词”评选。

十大词人自选十年代表作参选,

但你,钦点的是《春光乍泄》。

众人皆惊,因为这实在不能算你的代表作。

不出所料,《春光乍泄》果然落榜。

多年后,徒弟林若宁问你:当年为何选《春光乍泄》?

你从容一句:“这是明哥复出之作,有纪念价值嘛。”

奖杯的重量,又怎及感情。

后来,你做自己的专辑《林夕字传》。

你把第一首歌的位置,给了他的《春光乍泄》。

也把收尾的最后位置,给了他的《下一站天国》。

他是开端,也是结尾。

你说:“爱一个人是不受控的,如果受控的话就不是爱情。”

你所给他的,再也给不了第二人。

15

你写过一首《花不痛》:

“花舞,花落,花不痛;

天亮,天暗,天不痛;

心痛,因为,心肯痛。”

你说:“从来没有人把‘肯’当作动词,来支配后面的名词‘痛’。”

这么多年痴痴不忘一个人,

就是因为一个“肯”字吗?

要有多坚强,才敢如此念念不忘。

16

有人问你:什么是快乐?

你说:“快乐的第一步不是在过程里拥有什么,

而是不会拥有太多东西。

你要准备随时可以什么都没有,

再也没有损失,才是最快乐的境界。”

或许,这也是你现在对待爱情的态度吧。

想起了同样类似的一句话:

“我的一切付出都是一场心甘情愿,

我对此绝口不提。

你若投桃报李,我会十分感激。

你若无动于衷,我也不灰心丧气。

直到有一天我不愿再这般爱你,

那就让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爱情于你,终于变得深情而超脱:我爱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17

很多年前,为阻止梅兰芳和孟小冬之恋,

邱如白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

“谁毁了梅兰芳这份孤独,谁就毁了梅兰芳。”

现在,歌坛也有人说:

“谁毁了林夕的孤独,谁就毁了林夕。”

“没有了林夕,我们的悲伤该何处安放?”

可是,夕爷,我多么希望有个人能毁了你这份孤独啊!

18

前日在菜场,路见一小贩招摇过市,

摇头晃脑,且行且歌:“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

呆了三秒后,我还是忍不住笑了。

有井水处皆歌柳词,是形容宋代柳永的风光。

而如今,有电的地方又何尝不是便有林夕。

所以,我想说:“夕爷,我宁愿再也听不到你的绝妙好词了。”

因为,你已经给了我们足够多足够多。

祝你岁月无波澜,敬我余生不悲欢。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