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8日

最近大火的主题是张艺谋导演、景甜主演电影《长城》上映了。万达压倒性的大量拍片,张艺谋的奥运会式制作,景甜的迷之背景,都引起一浪接一浪的吃瓜群众的热闹点评。我看到朋友圈有人说:不要再老提《长城》了,不然都要激起我的好奇心了。

这部片子是否就像当年的张艺谋《英雄》一样毁誉参半,像冯小刚的《夜宴》一样全是吐槽,但其实价值很大?前者敲响了中国电影市场化的大门,后者创造商业类型片(商业角度的大片)的先河。

看到伯乐的张总发的一篇影评,这个评价是电影行业的专业观点,不只是故事或叙事本身:

如何评价电影《长城》
在中国评价《长城》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虽然说每个自己买票的观众都有评论的自由,但一旦你和这个圈子有点儿关系,评论就会被解读出各种超越评论的含义,有了站队的嫌疑。于是这便让措辞变得小心谨慎,写着写着就变成王顾左右而言他了。

从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我的心里就是这样的矛盾纠结,写,不写,写,不写,最终决定还是跟着不吐不快的冲动走,写几句算球。

权且把这篇观影随感作为知乎“如何评价电影《长城》”的一个用户答案吧。

《长城》是一部标准的好莱坞商业片,是好莱坞的电影公司找到了张艺谋导演,邀请他执导的一部由好莱坞一线明星和一众中国明星联袂主演的,将东方奇观融入西方怪兽片的类型电影。
据公开报道称,《长城》的制作规模在一亿美金以上,在此之前,在好莱坞有机会执导过亿美金预算商业类型片的内地华语导演,还是空缺。从这一点上,张艺谋导演创造了历史,值得为他鼓掌,这叫为国争光。

每年在中国都有若干部投资过亿美金的好莱坞大片上映,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的普通电影观众而言,不大能记得住那些大片的导演是谁,换句话说,绝大多数普通电影观众并不太在乎那些好莱坞大片的导演是谁。
但是如果是看一部国产片就不一样了,大家通常会先问三个问题,谁演的,谁导的,讲什么的。如果答案都不感兴趣,那就直接再见了。

正是基于对消费者的消费洞察,让《长城》在其全球最重要的两个市场上有了完全不同的市场定位——在美国,《长城》是一部由马特-达蒙领衔主演的怪兽片;在中国,《长城》首先是张艺谋导演作品。
但是,《长城》是张艺谋导演最特殊的一部作品,因为邀请他执导的是一部好莱坞主流商业片,所以他就必须遵守好莱坞的工业流程进行作业,他的角色只是《长城》这个好莱坞重工业产品生产过程中最重要的一颗螺丝钉。

张导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刘阳的专访时谈到对于好莱坞工业管理流程的体验时说,“如果管理体系非常好,那对整个电影就是非常好的,机制会确保电影制作流程的精确和科学……在中国,导演在现场说了算就是最大的灵活,当然,我们这种灵活常常会让电影制作失控。”看《长城》之前,听到过很多关于电影超支超期补拍的传闻,但看过之后,我觉得这不是一部“失控”的电影。

事实上,除了一些大色块的色彩应用和所谓的“团体操”式的全景镜头,我并没有看到太多属于张导个人风格的东西,他把自己隐藏的很好,或者说让自己的位置恰如其分。当我看到有人在微博上唏嘘“张艺谋已死”还点上三根蜡烛的时候,我觉得这位朋友可能没搞清楚状况,所谓的“张艺谋作品”,只是这部好莱坞电影针对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市场策略而已,没有他,就不会有那么多本土当红明星的加盟,没有他们,这部类《环太平洋》的好莱坞怪兽片怎么可能成为年度期待?如果真要吐槽的话,对象也应该是张艺谋导演,和参与本片制作的103位奥斯卡获奖及提名者。

我又在思考一个问题,假如《长城》的导演不是张艺谋,而是宁浩、陆川、张一白等其他中国导演呢?差别会不会很大?我不负责任的揣摩也许大差不差,在严格遵守制片人中心制的好莱坞重工业产品管理体系里,对于导演的选择,一定不是一位要坚持自我表达的艺术家,而是能按照好莱坞的套路进行拍摄,保证拍出来的东西能卖钱的喊“Action”和“Cut”的人。

就像张导演在采访中说的,能把张涵予扮演的指挥官牺牲后举行葬礼的戏保留下来,已经非常不易,而这来之不易的成果,还与在国外参与试映调研观众的积极反馈有关,“他们(接受调研的观众)很喜欢,他们说这就是张艺谋的风格,像奥运会。我觉得就这一点,中国很多文化人可能会骂我,但是把中国元素加进好莱坞大片,不是纸上谈兵的事,是用很多努力去保住的。

2001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成都商报》,报社安排的第一个采访任务就是扮演“狗仔”去偷拍张艺谋导演的《英雄》拍摄,后来过了很多年才意识到,那部在当年上映后就被很多媒体点了“张艺谋已死”蜡烛的作品,实实在在地打开了中国电影市场化和产业化的大门。

《长城》作为一部好莱坞商业片,存在各种各样的毛病,即使是当做一部纯粹的爆米花电影看,依然可以被各种轻松吐槽,我个人就非常地好奇,难道在宋朝的时候,中国人就已经知道欧罗巴大陆上有一个国家叫西班牙了吗?
但我还是要力挺这部电影,力挺张艺谋导演,因为这部电影更大的价值是让中国的电影人成为了好莱坞主流商业片流程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如果这部电影能让片方赚钱,那么就有机会让更多的中国导演、中国演员以及其他岗位的中国电影人进入到全世界最高级的电影工业体系中学习,实践,交流,进而提高整个华语电影的工业水准和作品品质。
张艺谋导演自己也说,“这部电影的成功,大于电影本身,大于导演的功名利禄。”

吾友刘阳的这篇文章很值得一读,对这部电影有兴趣的朋友们,不妨都看看。

人民日报记者刘阳:《张艺谋谈《长城》:我自信,但不存奢望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