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8日

就像当年《阿甘正传》之所以成为一种影史传奇,其实那种傻到极致的大智若愚。

但在到达傻瓜大王的最高境界之前,还是要经历很多痛苦,以及反思是否真的缺心眼的煎熬。真的是少有人走的路,螳臂当车,非常需要信仰、钝感,以及无畏的勇气。

凭一口气,点一盏灯。

看到一篇影评《血战钢锯岭:一个人傻到一定程度,全世界都要让道》。几句话很感动。

在这个诱惑多多、压力重重的社会里,生活场里各种嘴脸相伴相生,大多数人更愿意选择舒服地活着,随波逐流,而渐渐放弃信仰和自我。

因为我们都知道,一旦成为那个与人群逆行的人,要付出的努力和艰辛就要比别人多得多,所走的道路也会曲折得多、崎岖得多。我们不断放弃、妥协,节节后退。

可是,我们多多少少也会厌倦这样的状况,厌倦这样完全没有自我的自己。所以,当我们发现多斯时,仿佛在茫茫夜空看到一颗闪耀的明星,不禁注目仰望。

《决战钢锯岭》这部电影不知因为哪些政治原因,好多院线排期被强行退票。不知是否给其他片让道,还是真的因为意识形态的什么细节没有太装傻。

真的有这么一个叫戴斯蒙德·多斯的神人。而且,根据豆瓣网友无语邻的描述,真实的状况比电影里还夸张,比如,他在距离日军阵地不到十米的地方拖回来一个伤员,比如一个自称狙击手的日本俘虏说在战场每次冲多斯开枪,子弹都会卡壳……

现实比戏剧还夸张,还戏剧化。那么,为什么有些人的电影却要拍出手撕鬼子这样的神段子呢?为什么不在真实历史中寻找素材呢?这是一个谜。

信仰是一件不大好讨论的事情,每个人的信仰千差万别,这个世界的人为信仰打得不可开交。然而信仰是什么?信仰究竟有什么意义?信仰之间的冲突如何破解?

梅尔·吉布森将二战中一个真实的故事搬上荧幕,似乎为我们找到了些答案。

他的作品,总是充满着一种偏执的温情。《勇敢的心》是这样,《血战钢锯岭》也是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医疗兵,在部队放弃阵地后,徒手救出75个伤员,超越敌我、超越生死的上帝之音久久回荡在耳旁:One more…one more…

电影前半部分围绕多斯的家庭、爱情和信仰的形成,做足了内心戏,节奏自然、娓娓道来。

多斯的父亲是在一战中存活了下来的老兵,一家人苦受战争后遗症的折磨。两个孩子对暴力的恐惧、对父亲的憎恶,都为后面多斯神一样的存在埋下了伏笔。多斯母亲的一句话:“你不知道战争前的他有多好”,直指一切矛盾的源头:战争。

而战争,不仅见证了多斯奇迹,更是让观众思考一个命题:战争是否是解决矛盾冲突最直接、最有效、最根本的方式?

同样的命题出现在影片之初。多斯和哥哥哈尔打架,父亲冷语说道:让他俩打,这样我只收拾打赢的那个就可以了。紧接着,多斯一板砖拍在哥哥的脑袋上,让哥哥差点一命呜呼。面对躺在病床上的哥哥,多斯顿悟:杀人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前几天看到有人把四大名著倒写,不仅故事也完全成立,而且更具现实意义。这是文学艺术更加牛掰和可怕的地方——寓意深厚,连绵不绝,简直就像佛道中的宿命轮回。

傻到极致,其实不是傻瓜大王,而是一种哲学——大道至简、大成若缺、大智若愚。

仁者无敌。

也许我该再咬咬牙,拼一下。虽然以终为始,但别轻易放弃。

如果未来的我在几年后,看到这篇文章,带着那时的结果来回忆今天的心情:是笑自己幼稚、又开始打鸡血了呢?还是感慨这么傻瓜式的纠结、很好笑?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