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8日

罗素说,“欲望使人即使到了天堂也会坐立不安。”

笛卡尔也说,“无法做出决策的人,或欲望过大,或觉悟不足。”

幸福,是要的很少,却在最简单的地方做回真正的自己。

洛娜.克洛泽有这样的诗句:

欢愉在于细小
它只占据心灵一角
它形成于季节和风

是的,它不在于我们眼睛看到的外在。弗洛姆在《占有与存在》中,告诉我们如何更好地反思自我存在的价值。我们这个社会充满了不幸的人:孤独、恐惧、抑郁,具有依附性和破坏性。只有那些能够将其不断节省下来的时间成功“消磨”掉的人,才是快乐的。因为我们占有的,都是可描述的物。能加以描述的都是人们的伪装——我们每个人都带着假面,以及我们所显示的自我。而存在是个人的体验,“整个的我”永远不能被人理解。

——《你的问题是欲望太多 情趣太少

尾浦由記的《before dawn》真好听。黎明之前,黑暗与光明,失望与希望。简约不简单。

找了尾浦由記的好多歌或曲来听,不少是动漫插曲,也许她就是这个流的。日本一些流派的音乐家,还是很淳朴和真挚的,可能跟他们的大和文化一直没有断代有关,日本的动漫文化也有深深的贯穿着日本精神。

国内就不容易有这种净土,多是焦土。

回归本心,是非常有力量的。艺术很贵,也很寂寞。

该往哪里去好呢?
通往未来的地方。
大概就是那在远处光耀夺目,
将世界包容在一起的,黎明吧。
——《海贼王》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