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1日

从前很少脱脏,这是很low的行为,文明人和有教养的人,不会克制不住这点情绪跟一个勺子对吐口水。

陈建斌前两年自导自演了一部电影《一个勺子》,在那个地区,勺子意思是傻子。

今天一个勺子又开始吐口水,明明自己不行,导致黑瞎子掰苞米,还在强调掰苞米的姿势要快速高效且优美。真是醉了。不过这么多年来,能力就这个水平,已经是常态了。

对于聪明人,一眼看穿,要么装傻,要么真傻,反正是一起打哈哈。

什么狗屁极致,什么all in,都不过是口号。异想天开期盼大跃进,实际上仍是泥腿子,永远上不了台面。

不过其实现在谈起这个,本质上也是在向一个勺子回吐口水。

哈哈哈,自己也够幼稚的。但吐了一身脏,人家就吃准咱不会回吐,偶尔不按常理出牌,也是有趣的。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