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4日

翻了翻以前发过的朋友圈,看到一篇花边阅读叉小褂的《我喜欢想念你,多于得到你》,插曲是王菲《终身伴侣》专辑里的《怀念》那首歌。

想起今年看过印象最深的电影是《北京爱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重要不在于主演还是吴秀波与汤唯,而是片中成熟的爱,就像那天路口擦肩而过看到一位路人帆布袋上的几个字:爱是克制。

吴总(91金融)说:写的真好,相见不日还念。

嗯,之前红艳也说:你发的,我都在看。
而且说了两次。

还是有懂的人。

杨叔:你的朋友圈都是工作,没有生活。
也说了两次。

嗯。增加生活。

《怀念》
演唱:王菲

散落一地断续的谜语
对着空气还击着你的问题
推辞每次真实的相聚
困着自己渴望着你的消息
翻来覆去甜蜜的话语
故作神秘延续着你的好奇
也许喜欢怀念你多于看见你
我也许喜欢想象你不需要抱着你

看完《鬼怪》第7集,939岁的鬼怪,也是第一次爱。相爱,重生。高金银的灰姑娘一般的高中生面临高考,要完成人生跨越的考卷。鬼怪的高考,就是谈一场世纪恋爱,从鬼怪到神,到人。心上的伤,胸中的剑。也是一种蜕变。

真心,让高金银和孔侑逐渐体会到:彼此感情的快速加深。像小学生吵嘴一样互相欺负,来掩饰尴尬。拒绝拔剑不完全是痛,而是不舍。推开高金银,又在即将撞到大车的高金银身后,稳稳的接住她。身后连环车祸的爆炸场面,对比的是两人的剧烈内心“车祸”。

孔侑接住的不是高金银的肉身,而是她的真心,还有他自己的真心。所以才会心痛。

失忆的地狱使者看到前世爱人的画像,泪流满面,尘封的往事被唤醒。他和今世的女店主的咖啡馆对话也真的醉了,像机器人一样报户口,像小学生一样幼稚。

但恋爱中的男女,智商都会下线。可能,这才是爱吧。

《举重妖精金福珠》第12集,戴着发卡,把头发梳起的福珠,好萌。在俊亨的表白之后,慌张之后,也坦然面对他说出自己的爱,并主动亲吻俊亨,而且还是两次。那场派糖的戏不是甜到炸,而是突出了体育运动员特有的纯真和坦荡。这种真情,不是普通校园恋情的腻歪YY,或者公主王子的幻梦YY。

成长,体会在这些细节。不论年龄,爱不仅是一种情感,也是一种亲密关系,需要学习。

从这个角度来讲,鬼怪和地狱使者的情感课,从前都是白卷,不及格。虽然他们已经等待千年,但离下一次的“晋级”,缺了这重修炼。

我喜欢想念你,多于得到你
作者:花边阅读

有些人,比如笔友、网友,虽然素未谋面,却相谈甚欢,经常觉得比在现实中认识的人还要更加互相理解,这样的感情有两个字可以形容:神交。神交一旦落实为见面认识,感情有望更进一步甚至成为至交、修成正果,但也有可能见光死,或虽曾更进一步,最终却还是分道扬镳…而不管是以上任何一种情况,都会改变当初神交的那份感情,所以有些人宁可当一辈子虚拟朋友,老死不相见面,这与其说是怕失去一个朋友一段关系,倒不如说是怕失掉一些美好的感情、充满想象的感情。
花边君

《有多少爱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文 · 叉小褂

“我想写一封信寄给一个陌生人
信上说
你好,见字如面
又下雨了
来江边散步吧
雨一直在下
我一直没有写信
那个人也一直没有收到”

看完《不二情书》我的脑海就被那一封封的信塞满了整个空间,感慨万千,我想小虾与教授是幸运的,他们通过一封封的信竟然就如此神奇地相恋相知相爱并在一起了。

我不想说电影存在多少爱情的奇迹,在电影结束后看着双双对对的情侣消失在夜色中,我在想他们有谁给对方写过一封信。在那一刻我也想到了小引写的上面的这首诗,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多少信我们不敢提笔,有多少信我们不曾寄出,有多少信我们深埋心底,又有多少信让我们望而却步。在这样一个匆忙的年代,提笔写封信需要多大的勇气与决心?

当然,信只是一个传递感情与思想的载体,它永远无法替代一个吻、一个拥抱、一次牵手。就如《查令十字街84号》里的书店老板弗兰克与女作家海伦通了二十年的信,他们最后连面对面坐在一块的机会都没有,可谁又能说那不是一种痛彻心扉的爱。

“我热爱奇迹,所以我迷恋这里”。“我始终不愿也不甘臣服于转瞬出现在对方屏幕上的电子邮件;自然更视ICQ为畏途。……就在那些自以为省下来的时空缝隙里,美好的事物大量流失。”热爱奇迹的小虾与害怕美好事物流失的海伦,我更愿意相信海伦与弗兰克这个老旧、漫长、毫无奇迹、怅然若失的爱情故事。

穷困女作家海莲为了购买便宜又心爱的书籍,无意通过一则广告发现了伦敦查令十字街84号的马克书店,她试着写信求购,没想到书店老板弗兰克立即寄去了她想要的书。此后两人开始了长达20年的书信往来,并成为精神至交,而最后当海伦与弗兰克见面的一刻却是天地相隔。

我不知道海伦与弗兰克之间有没有爱,在他们交往的百余封信件中,我甚至都没看到爱这个字,只感受到了他们之间温暖的相知、默契的思想与双方的信任。

什么爱?是心跳、是欲望,还是占有?我始终相信有一种爱,就象流水一样,缓缓地轻柔地从你的脚尖缠绕着向前流淌,它不激烈、不纠缠、不愤怒,它默默地欣赏你、陪伴你,你若不言他就不语,你若呼唤他必回应。

有个朋友在刚上班时喜欢上了公司的大叔,大叔似乎也喜欢她,机缘巧合的帮助、恰到好处的温柔、不动声色的关怀,都让她意乱情迷,可有家有室的大叔从来都是适可而止、理智得体,那份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度让她崩溃。同样理智的她后来也有了自己的爱情与孩子,可大叔依旧站在河对岸的距离,就那样一直静静地偷偷地望着她。最后的最后当然她们只是朋友,互不惊扰,相互欣赏。

爱真是个太奇怪的东西,有的人一辈子都不曾遇见自己的所爱,有的人却遇见了阳春又碰上了白雪。爱讲究先来后到,爱需要天时地利,爱不能推倒重来。在那些错误的时间遇见到错误的爱情,默默欣赏暗暗关怀也许才是最佳的选择,既然你无法给他一个灿烂的明天,那不如帮他清扫奔往明天路途的石渣。

朋友很庆幸自己的理智,不是所有的离别都代表伤感,也不是所有的相聚都意味着地久天长。有的爱情光芒万丈,有的爱情却只是一支手电筒。许多选择无关对错,因为太多选择无法选择。

当得知海伦因意外原因取消去伦敦见面,弗兰克的双眼流露出的落寞与失望已经狠狠地出卖了他。弗兰克有相濡以沫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他与海伦就像遥遥相望的两棵树,他为她的每片新芽欢呼,为她的每片落叶神伤,他们树干无法触及彼此,却在深埋的土里树根与树根深情相交。

“此刻,我多想拥抱你,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可惜你我中间人来人往。”生活哪有那么多奇迹,生活就是一地鸡毛和瞻前顾后。爱情哪那么容易不管不顾,爱情有太多的束缚与言不由衷。

少年的爱是刀光剑影,青年的爱是狂放任性,中年的爱是克制隐忍。

书信往来20年,海伦却不曾见上弗兰克一面,她是真的无法成行,还是有太多顾虑担忧。其实我更愿意相信太过于在意一个人便会变得犹豫与迟疑,不是不愿意见,而是近情情怯。那些会心默契、那些心照不宣会不会变得不堪一击、轰然倒塌,那些字里行间的小俏皮、小任性会不会由此戛然而止。脑海里的他是如此儒雅温暖,他心中的我必也是春风扑面,我们互相对对方充满无穷的想像,如绵绵细雨,如流水桃花,怎么忍心打破这份宁静与美丽,留白或许才是最长久的陪伴。

有多少爱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海伦在信上写“别只想着去买它,如果你不看它就让它存在着该存在的地方。”爱情又何尝不是这样,既然你没有能力拥有一份完整的爱情,不如让它存在它该存在的地方。

当海伦笑着对空荡荡的书店说:“我来了,弗兰克,我终于来了。”在那一刻我的泪水哗地涌上了眼眶,我相信弗兰克也一定听到了海伦深情的呼唤。

最美的爱情也许并不是耳鬓厮磨、长相厮守,而是你根本不必说一个爱字,我都能感受到你的存在。我们分别在世界的角落相惜相知、各自精彩,我不做攀援的凌霄花,你也不必做我仰望的参天树,我们虽不在一起,目光却可以共同眺望着同一个远方。(Tips:本篇所采用图片和文字不相关)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