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5日

看了这两篇文章,想起俄剧《叶卡捷琳娜大帝》中一句名言:治理俄罗斯这样幅员辽阔的国家,只能用专制君主制,舍此皆为下策。

看了远东俄罗斯的人口老龄和空城化问题,想起当年即便跟俄罗斯定了疆界虽然看起来丧权辱国,其实并不一定这么绝对,俄罗斯也无法避免中国人口的聚集。当一座俄罗斯国土的城镇大概率是外国人,经济也被外国人控制,那这块国土从法理上属于哪个国家,意义又是何在呢?

这些事太复杂。

腐烂的熊爪,俄罗斯远东真相(上)
腐烂的熊爪,俄罗斯远东真相(下)
作者:世界力量
来源:天涯社区

冬天到了的时候,一些地方的物价就会上升的极快,新鲜蔬菜的价格可以上升到按人民币计价白菜接近三十块一斤的水平上去,西红柿可以买到五十元。所以,远东的人口变得很不稳定,当然西伯利亚管区的人口也是这样。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春运如何如何,其实大概八九月之后,俄罗斯毛子们就开始迁徙,去东欧居住,开车走的,乘坐铁路走的人非常多,人口呼吸基本和中国差不多。但是毛子是规避昂贵的生活成本,而中国人则是为了寻求挣钱的机会。两者不一样。

我听表哥说的最邪恶的事情莫过于,那帮人可以请不愿意出让土地的农民喝酒,等大家都喝醉了,然后全部搬到一个马棚里,做一个大家都在喝酒的现场。然后人就走了,那是零下二十多度的远东……第二天报警的时候,警察连脑子都不过就会说他们酗酒冻死。然后所有事情都会非常的顺利。俄罗斯的商人几乎可以践踏人世间的一切准则,他们手里紧紧的控制着俄罗斯的那帮政府奴才们,养着他们。他们从叶利钦时代一直混到现在,几乎没人敢挑战他们。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