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9日

之前就看过梅姨演的《跑调天后》,之前都没看完

梅姨饰演的珍金丝,在家里面试钢琴师的那一幕,西蒙赫尔伯格饰演的科姆温柔的谈了一首圣桑的《天鹅》,引起珍金丝的无限回忆,这是当年她最喜欢的曲子,也是她离家逃婚时,以钢琴教师谋生时教小孩的曲子。

珍金丝16岁时,土豪父亲要求她不放弃音乐并嫁给银行家,就切断她的经济来源。她不肯,逃婚。最后回家嫁给银行家,新婚夜被丈夫传染梅毒,这在当时是绝症,此后再也不能弹钢琴,转为唱歌,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日子。

珍金丝说:我们宁可没饭吃,也不能没有音乐。

请著名指挥来辅导珍金丝演唱《拉克美》。

法国版《玛格丽特》中那场著名的登台,梅姨完美复现了珍金丝版《魔笛》中最具难度的夜后咏叹调。

这样跑调一生,次次演唱会都是车祸的花腔女高音,却这么执迷的热爱音乐一生。说她因为富有才得以延续演唱这么多年,其实不公平,如此车祸却仍不忘初心才是传奇。

今天敬姐的一番话突然让我想开了。很多时候在于顺势而为,不在大势上,再努力也没用。

之前一直不走运,不代表永远赶不上点儿。下一波的运气千万不要错过了。

想当年,一个人在图书馆看《音乐圣经》,甚至在努力背各种版本的词条,当年那么喜欢圣桑的《天鹅》,以及,狂恋的各种大提琴曲。

大提琴版的《天鹅》,要远胜于钢琴版。对cello的爱,刻骨铭心。

其实对古典音乐并没有多少天赋,因为好多曲子听很多遍也记不住。但还是很喜欢,很迷恋,喜欢沉浸其中,仿佛走进另一个世界中。像一根羽毛,在空中飞舞。像一只小鸟,在沐浴阳光。

晚上跟A聊了很久,说起傻的问题,我大笑。A赶紧找补说开玩笑叫我不要介意,我说nono,是啊,我是很傻,又痴又傻。可以说这种执着是匠人精神,也可以说真的傻。

这么傻,何尝不是一种理想主义呢?
就像珍金丝执着于音乐,那种爱,因为屈于金钱而被传染梅毒,丧失真爱。手烂掉,身体垮掉,再也不能弹琴,改为唱歌,跑调这么多年,其实不是自醉或自欺欺人,而是一种执迷,也是一种强大的信心。

如果连音乐也没有了,没有爱人,没有健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晚上跟M聊了好一会,其实没什么用。但还是不小心说了很多。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聊这么多了,能理解,但也基本,就到此为止了。

想想太傻了,十月没有同意,又干了三个月的成绩,就这还是不行,那就是真的无用了。

Chch等的饿的受不了,先去吃了个饭,然后一起回家。果然什么也没争取到,然后净听着吐我的槽了。

听到这么密集又幼稚的吐槽还是挺惊讶的。
不过那不重要。
一直都不认可早就知道,但真的几乎都没有一点肯定。还是把人想太好了。

做了那么多,真的一个好都落不下。昨天最后那句谢谢我工作做出的成绩,这话是真心还是反讽,也不重要,因为我也回了一句:也谢谢你。

好好过年吧。从今天开始,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