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9日

一席是个中国版TED的视频节目,最近的一位演讲者来自东北哈尔滨,叫贾行家。贾行家这个名字看起来像是作家的笔名,是一席第442位讲者。

贾行家的演讲题目是《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一个关于东北老工业基地曾经的辉煌和凋敝。

这让人不禁想起几年前王小帅2014年导演的一部电影《闯入者》,讲的也是贵州老三线工业基地逐渐凋敝的故事,一个时代特有的记忆。

这些年东北的凋敝越发加速,GDP增速和占比,东三省几乎都是垫底的。去年辽宁官员对GDP倒数第一的解释是往年都造假严重,现在决心诚实面对真相。但感觉很可能这背后真正的真相,是各种造假都无法避免倒数第一,就坦然面对这个事实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赶脚。

从东北出来这七年,真的感觉对于年轻人来说,真的没什么选择。早些逃出来,如果能扎根在新的土壤,也是好事。实在不行没混出名堂的,回家啃老也多了一些职业经历和能力,多少算点竞争力吧。主要的东北经济的凋敝,导致就业机会断崖式减少,人口迅速减少是趋势。虽然省会城市还会吸收最集中的人口,但没有好的产业就没有就业,就留不住年轻人劳动力,从此恶性循环。

父母早就反应,老家的小学生人口在最近十五年断崖式下降,小学都是从下面乡镇上来的学龄儿童一样,因为乡镇的小学因为生源锐减都黄了。县里户籍的每年小学生入学人数凑不够一两个班,全县小学生入学人数不到一百人,真可怕。

一个县城管11个乡镇,200个乡,一年不到200个新生儿。这人口……
我上小学的时候,县里中心镇有六个小学,每年的一年级班额四十人左右,至少三个班。大部分是中心镇的本地儿童,乡下的小学生几乎没有,他们在所在的乡镇上小学,。我上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三分之一到一半是乡下的生源,他们都在学校附近租房子,有些家境好的有父母陪读,也开始在县里找些工作,比如开港田(北京俗称三蹦子,当时相当于县城的出租车)。

小学时,县里有四所高中,一中三中四中铁中,还都有生源。高中时只有四中是最好的,也是唯一一所有升学率保障的高中,其他高中逐渐都黄了。那几年四中扩招,学生极多,一个年级十二个班,不少班额高达80多人,补习班一百多人,老师要用麦克风讲课。

高中时候,一多半都是乡下的生源。连一半以上的老师都是乡下调上来。因为乡下的小学生都没有了,初高中就更没有了,乡下中学都关闭了。

在上大学的时候,全县的小学生,都不够两个班级。县里小学也合并或关闭。从前县里六所小学,只剩下三所小学,因为只有这三所有对口升学初中资格的。六小对口五中,三小和五小对口二中,其他小学,连从前的中心校一小,都和五小合并了。又过了几年,六小的生源也锐减,干脆和对口的五中合并了,变成小学初中一体化的学校。

估计再过十五年,哈尔滨之类的省会城市,也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为了保障升学率,也从其他外地县市抽调最好的生源。因为本地人口都在迅速老龄化。

即便考上好大学毕业,在东北越来越难以谋职。即便东北生源的大学毕业生,毅然难以留下,只能南下。如果是在外地没户口没房子没定居的三无人员,何处是故乡,何处是家,真的是一个细思级恐的哲学问题。

在外漂泊,工作生活,结婚生娃,买房定居,省的小孩很难讲自己是哪里人。因为父母和小孩的户籍不同,出生地、成长地和居住地也不同。一家三口的户籍与居住地都不同,到底哪里人都是很难一句话回答的问题。

再往远里想一下,等我们退休,如果没有退休金,那和从前的下岗工人没什么区别。生娃还真的是为了养老。假设不在同一地上社保或社保中断,退休时连退休金都取不出,那时的通胀,更难以计算。

要是同一个数学模型计算,留在东北一直到退休,和外面闯荡到退休,哪种机会和结局更好,该是怎样推算结果呢?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