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2日

老道消息:《Google 离开那年,马化腾差点抓到了周鸿祎

上个月底,36氪付费阅读“开氪”栏目举办了老编辑和Keso对话的线下活动。本文是对现场活动和活动后补充采访的整理。现场参与的人数毕竟有限,所以在此分享给所有的老道消息读者。

活动发生的那周恰逢谷歌退出中国七周年所以我们从Google开始聊起,但是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那一年,马化腾差点抓到了周鸿祎。还有,马云说他第一次去美国曾经被黑社会绑架过,被记者当成了神经病。

老编辑:

说到艰难的决定,还有一个艰难的决定特别出名,就是3Q大战,马化腾宣布QQ和360互不兼容。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年。

Keso:

3Q大战之后,马化腾来北京参加一个媒体的年会,还请我吃了个饭,当时他说,很多时间之内,几千万用户安装了360的QQ保镖,除了即时通信之外,很多模块都被360安全卫视替换掉。如果当初不做这个决定,可能很快的,整个QQ的关系链都要被360拿走。

真的是艰难的决定,他说你不当家你不知道当家的难处。

或许在腾讯公司看来周鸿祎就是犯了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所以当时他们已经向深圳公安局报案了,深圳公安局派人到北京来要实施抓捕。但是要当地警方协查,就没有抓成……

老编辑:

哈哈,难道是因为祁(齐)厅长,有人说只要齐向东(注:360总裁,曾经是新华社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也是第一个辞职到互联网公司任职的厅级干部)和周鸿祎他们两口子没有闹翻,在北京你抓不到周鸿祎的。

Keso:

360和北京公安局的关系怎么样,这个我不清楚啊。

老编辑:

我也只知道人家是警民共建先进单位。

不过关于马化腾在北京抓不了周鸿祎,我听说过两个版本的段子,一个说周鸿祎投了快播,还是和腾讯五虎之一的曾李青一起投的,所以定期要去深圳和王欣聊一聊。有一次马化腾准备趁周鸿祎来深圳的时候实施抓捕,结果被周鸿祎知道了,很长一段时间就不去深圳了,跟谍战剧似的。

还有一个版本更离谱,说是周鸿祎看好深圳一个项目,这个项目CEO是个卧底,想和腾讯一起诱骗周鸿祎到深圳考察产品。周鸿祎都买了机票了,最后没去。

Keso:

这个事情我没有什么确切证据。

老编辑:

那有机会你问问马化腾是怎么回事,从那个时候开始,创业者就有了被南山区法院起诉的恐惧。

Keso:

上一次他来北京,他单独请我吃饭,那时候他们正在起诉珊瑚虫QQ。珊瑚虫的作者陈寿福后来还被抓起来了。我就跟马化腾说,深圳真是盛产小心眼儿的大公司。当时华为也在起诉前员工,富士康正在起诉记者先是华为起诉前员工,接着是富士康起诉记者。

马化腾听了嘿嘿笑了,说还真是的。

那段时间他一直在关注Facebook,觉得和QQ的产品模式可以结合,然后聊了视频业务,他还犹豫腾讯视频是不是应该切入,因为当时觉得太烧钱了。

我们还谈到腾讯做了大量产品,既无意义,又在市场上树立太多敌人。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产品。马化腾的意思说腾讯已经这么大了,上万工程师、产品经理,这么多年轻人,闲着也是闲着。何不练练手,做得成当然好,做不成也没什么损失。在微信出来之前,马化腾一直都是个挺没有安全感的人。

老编辑:

那是《狗日的腾讯》的时候。

Keso:

马化腾在3Q大战之前就意识到要开放了,也很清楚Facebook 那样开放架构更好,让开发者都在自己的平台上。只是之前内部既得利益纠缠太多,开放易想难做。3Q大战是一个契机,让所有人意识到必须要开放,再不开放就会出大问题了。

老编辑:

所以是有外部压力才能内部改革,所以后来周鸿祎去见张小龙,张小龙说周鸿祎根本不知道在腾讯做微信有多艰难,自己差点被内部干掉。

后来马化腾支持微信,让QQ的老大刘成敏退休,才把这个矛盾化解掉。

Keso:

2010年底的时候,张小龙因为看到了 Kik 所以要做一个纯移动端的IM在短短15天里用户数从0到了100万,意识到一个纯移动端的IM是个很大的机会,把QQ 那些 PC时代的东西丢掉。当时腾讯内有好几个组都在做同样的产品,微信不是唯一的一个,也不是第一个。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