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2日

后雄安时代,环北京房价未来1-2年盘整回调的可能性有多大?

京津冀房地产市场和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有根本性区别,长三角和珠三角都是产业城市群,周边小城市的经济实力也很强,当地人和上海、深圳的外溢群体,都同样具有极高的购买力,均能够支撑上海或深圳周边的高房价。

而京津冀不同,是一个单核型经济圈,环北京的房价只能依靠北京的外溢群体来支撑,环北京周边小城市的本地人根本难以支撑目前的高房价,因此一旦这些外溢群体在北京没了工作,唯一的出路就是卖房回家,环北京的房价发展趋势由此而知。

2017年,“严厉打击开墙打洞”写入了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是北京“疏解整治促提升”的重要一环。按照北京市的计划,2017年全市将整治“开墙打洞”约1.6万处,其中城六区整治“开墙打洞”约1.56万处。可以预想,未来将有数以十万计的中低端产业人员将被疏导离开北京,回家!而这些人往往是环北京购房的主力群体,在失去了在北京的工作机会之后,只有卖房回家。

网站明夜前下架全部违规房源 劈中介还有雷吗?| 京房字出品

昨天上午,市住建委、市工商局、市网信办联合约谈了15家发布房源信息的网站,对网站发布虚假房源信息、违规代理房地产经纪业务等违法违规行为提出规范要求,各网站需在2017年4月12日24时前撤下明显存在违规信息的房源。

这15家网站包括链家网、我爱我家网、房天下网、爱屋吉屋网、家园网、新浪乐居网、搜狐焦点房地产网、腾讯房产网、网易房产网、赶集网、安居客、58同城、房多多、侃家网、好屋中国。基本涵盖了目前网上能看到房源的所有大网站。

房价上涨指南之人口流动

在台北的房价开始大涨之后,一帮华人留学生见到焦躁的台湾留学生问:不留美国了?

台湾留学生急得抓耳挠腮:留什么留,再不早点回台湾,房子都买不起了。

华人留学生满脑子疑惑:房子还能买不起?俺们大陆都是分房子住。

多年以后,周其仁老师讲这个段子。很多留学生深有感慨。

台湾人民走过的路,大陆的人还要走一回。

赶紧回国买房吧。

很多人看完这个段子,大概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就在大概十多年前,很多人满心焦虑。我们辛辛苦苦培养的学生,还都是名校出身,结果呢,外出留学,然后就留在了国外。

佣人和伶人:谁应该留下来

佣人和伶人:

谁应该留下来?谁应该滚蛋?这是理解政策的首要问题:

仔细研究京沪楼市的政策,尤其是对商住的政策,目的其实就是赶人,那到底赶谁走,这就很重要了。

我自己的分析,想赶走的就是,受过良好大学教育,但缺乏专业节能的城镇,农村屌丝,普通大学的小白领。

这类人历来是任何社会中最不稳定的群体,也是最难伺候的群体,他们非常积极向上,想逆袭,又迷茫,又缺乏资源,可良好的教育让他们不愿意放弃,认命。

京沪未来的主体就应该是有钱人及各种二代,这些新移民是欢迎的,我遇到一些在国企工作的,父母给的零花钱是工资的几倍,房子车子都给买好,工作是父母为防止小孩学坏,别太无聊。

还有就是一些本地土著,算祖上积德,让你们待在这里,遇上拆迁,那更是烧高香了。

赶人绝对不是常说的底层人民,这里的底层人民不是说穷人,那些送外卖,快递的是京沪的紧缺人才,收入其实并不低。其他如月嫂之类的,工资更是超过普通白领,我姐姐之前请月嫂,还得再请一个钟点工做照顾月嫂,因为月嫂只照顾孩子。还有能做出好吃的网红产品,那更是京沪需要大量引进的,奶茶都像房子一样限购了,还有开滴滴,搞装修,通下水道的,这类人也许可以赚钱,但总觉得像佣人,因为成不了主流,没有政治影响力,所谓底层更多的是在整个层面上,他们赚钱之后最多的想法是回老家,省会买套大房子,子女也和她们一样,读书无用,能赚钱就好,这些人,是让人放心的。

说完佣人,还有一类就是伶人类的,比如在京沪做老师,会计师,医生,健身教练,码农,金融民工之类工作,这些工作比刚刚说的那些工作有一定的技术含量,但主要也是为之前我说的富人们提供各种专业服务的。如果你是大学生,你就要想办法把自己往伶人方面培养,能否提供不对那些权贵富人产生威胁,但又能给他们提供各类享受的行业,那京沪欢饮你,所以长得好看,留下来的机会大。

那什么人必须走,就是自己不是富人或者二代,缺乏专业能力做伶人,又不甘心做佣人,比如学了个三本大学,人力资源管理,工商管理之类本科的大学生,那真是一点用都没,你知道现在去银行,律所,招聘文职类的岗位,专业能力是第二位的,这类活也没啥特别高精尖的技术,就是问你父母做什么的,有没有背景和关系。有些律所我知道的,只收官二代的法学院学生。

那好,三本文科狗学了一肚子知识,也想在城市买房,有户籍,成为主流,这批人在互联网上声音还挺响,能吹能写,那就是不安定因素,儒以文乱法说的就是这类人,所以最好走。

还有一类人比较悲催,那就是纯工科类的大学生,没把法产业结构调整,京沪这类城市要的是服务业,佣人和伶人是紧缺人才,你工厂到其他地方去吧,生产好的产品可以卖过来。

所以对普通大学生,建议大学里用爱情邪教,按倒拆迁妹,现在各类政策就是疏散人口,希望你们不是被疏散的人口。

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有欲望,有野心,又缺乏路径和通道的年轻人才是最可怕的,哪怕套路贷,就几个小流氓是做不成事情的,背后都是一批受过良好法学教育的律师做军师。

对于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他对世界的憧憬,以及如何在这个世界上有所作为,是压倒一切的。”—司汤达《红与黑》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