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

其实十年前就注意到过这个问题,不是学历越高薪酬越高,大学文凭的投资回报率也跟专业、学校、市场有关。

正如文中所说:大学文凭也许并非阶层流动的通行证,但根据李宏斌教授的说法,在中国,如果没有剔除先天能力和家庭背景,中国大学回报率有16.3%,高中回报率非常低,只有4.5%。而且,多读一年大学能增加16%的收入,大学毕业生与高中毕业生相比,收入要高出64%。

文中提到了中国的大学回报率,指出中国教育的真实回报率被高估了。所以,目前人们在受完所有教育后获得的经济回报、职业地位中,只有1/3真正来自校内校外的教育,而2/3是由家庭背景和先天能力带来的。
因此,李宏斌教授说,在剔除掉学生的先天能力、家庭背景因素以后,中国大学教育的平均回报率是10%,而高中教育回报率几乎是0。 

对比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祈同伟、陈海、侯亮平上学时在汉东大学都是极为出色的校园三杰,那时三人的水平很接近,相差无两、平分秋色。但后来的职场发展和命运,却有巨大差别。

陈海最终四十来岁就在汉东市做了反贪局长,他的母亲是老革命,旧社会是大户千金,揣着家里几根金条出来参加革命,早年多次党组织的经费都是陈母用娘家的财产资助的。陈海的父亲陈岩石是老检察长,虽然刚正不阿、清正廉明,极强党性让陈岩石绝不为家人谋福利,所以陈海能做反贪局长,不是父亲的人脉关系,而是家庭教育的影响,耳濡目染的形成理想,以及懂得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

侯亮平的父母没有交代,但明显不是凤凰男,至少是小康之家。他和家世显赫的钟小艾结婚,明显不像祈同伟追求梁璐那么投机,而是从同学朋友的关系开始相处。两家门当户对,精神层面也琴瑟和鸣。从各方面的价值观及处事态度来讲,可能也是大院子弟,所以有混不吝、不按常理出牌,原则性和认识信仰却超乎年龄的成熟和坚定。

祈同伟的智力和情商都不差,但出身凤凰男,出身不是他的错,但悲哀的是他缺少陈海及侯亮平那种家庭教育,以及没有处理好当年梁璐猛烈追求的事情,导致遭到报复、婚姻不幸。说白了,也是家庭教育中缺少社会竞争中游戏规则及信仰这种方面的培养。所以陈侯祁中,祁的党性最差,而侯最有计谋,陈的党性最强,都是家庭影响。

祈同伟的寒苦出身,早年对贫穷的痛苦经历、青年被权力迫害、导致成年后彻底走向极端,对金钱及权力的渴望,其实就是从前经历中缺失这些教育的直接影响结果。他拼命谋求官位和财富,注重关系,但不懂游戏规则,这方面老师高育良在三个爱徒里最嫌弃的就是他,但也只有他才需要高育良,陈侯都不是必需高育良就能在职场平步青云。

所以江山最终传给了胖罗汉般的习大大,而不是杨戬哪吒般的薄都督,是有深意的。事缓则圆,重剑藏锋,无为而治。

网上总有人同情祈同伟,讨厌侯亮平,觉得总是强调出身就像阶级固化,非常宿命论。但什么时代都有贫寒出身但原则性极高的人,最终实现逆袭。比如早年的陈岩石,父母双亡,十几岁就抗炸药包参加革命,他也是凤凰男,就像今天的侯亮平一样。但相同的是:陈岩石和志同道合的前富家千金结婚,革命信仰一致,而且不对金钱痴迷,本质就像侯亮平和钟小艾的婚姻基于志同道合一样。侯钟夫妇的结合,并不像祈同伟和梁璐一样,而是钟父的确看到侯亮平是可造之材。祈同伟的岳父梁群峰当年是政法委书记,当年应该也是欣赏祈同伟这个后辈。梁父后调升,也对祈同伟在职权影响范围内做了快速提拔,这一点官场自古如此,不是提拔学生就是女婿,什么时候结党被真正杜绝完过?公平的说,祈同伟的业绩和资质的确优于常人,要是祈同伟本人资质真的差到烂泥扶不上墙,就算皇亲国戚也不会做到公安厅长这么重要的位置,因为,没有足够强大的政绩,不可能服众,权力世界,哪里是靠吃软饭就能混长久的?

那些简单粗暴的认为祈同伟和侯亮平的高升都是攀强附会、裙带关系,这种一元论本身就是幼稚的。侯钟夫妇本质就是新时代的陈岩石夫妇,祈同伟有点像《琅琊榜》里的谢玉,或者今天的联想总裁杨元庆,要知道杨元庆曾经是柳传志的女婿,柳传志也曾培养过其他接班人如现融创集团老板孙宏斌,发现靠不住,所以退而培养资质次之但靠得住的杨元庆,而且也控制的住他,也是自己派系的成员。当年柳传志和倪光南争夺控制权,柳传志胜出,这本质也是一场党争。柳传志是人,也不是神,也有人性的常情。提拔女婿本身就难免落口实,但应该也是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最终仍然选择杨元庆做接班人的时候,更多因为还是只有他更合适一些,而且当时杨元庆已经与柳传志的女儿离婚了,仍然提拔,相信最终更多出于的是为集团考虑的公心。上一辈的牛人到达一定段位,一定爱才胜于爱财的,因为这是更高追求,符合马斯洛需求理论。

跑题了,说回来,家庭教育的缺失,要考很多代价才补得回来。陈岩石补上了官场游戏规则,陈海继承了党性,但也有陈父老革命那种坚硬性,导致升迁速度虽然不错,但根系并不茁壮。强极必折,陈海身上的陈父印记让他面对权高几级的要员调查,难免力不从心。对比之下,侯亮平如猴子般灵活机警鬼马,这方面陈海就简单地像单细胞动物。侯亮平年纪轻轻破活大案要案,穿梭错综复杂的上层权力政治网而没被”电”死,本身可能智商情商更高一些,家族影响也更多一些,妻子及丈人家也是强大智囊,这才是最关键的。因此推断,侯亮平的出身一定不是普通小康,而是大院子弟。就凭他本人的政治觉悟,以及能和妻子平等交流而不自卑(祈同伟面对梁璐就很明显时刻卑微),这两点,也说明他胸怀很大,能容得下老婆更高明、地位更高、对领导重视他太太甚至高于本人十分泰然,如果侯亮平本身没有神秘实力以及充分自信,就不可能走得远。

老辈人说门当户对、琴瑟和鸣,果然有深刻道理。最终长期平步青云一直坐稳位高权重,光靠自己聪明才智还不行,还有自己父辈及妻子丈人家的家族关系,才能坐稳那个位置。就像从前咱们国家领导人在培养接班人时,发现毫无派系培养的凤凰男也靠不住,那种根源的软弱性当治理国家时,重大决策可能扛不住,所以从zhaoziyang及huyaobang那辈以后,还是重点培养红色后代,还是这波比较坚固,这不是仅因为裙带关系,也有派系支持和力量博弈,一个没有足够后台的儿皇帝,最终一定是任人摆布的。为什么皇后一定要选实力雄厚的家族,而不是基于皇帝本人的喜好或者爱情,就因为位置特殊,正室家族的支持,对皇帝江山的稳固有重要的平衡和补充作用,一方面通过联姻,把最大威胁对手捆绑于共同利益,一方面对皇帝亲信派与反对派形成三足抗衡,朝局才稳固。这就是为什么历朝清朝皇帝的皇后通通是蒙古最有权势的贵族公主的原因。

有一本书叫《亚洲教父》,有人研究亚洲大家族大富豪权贵之后,吃惊的发现,几乎他们都不是真的白手起家,大概率都是依靠裙带关系+聪明才智才有后来的辉煌。只有聪明才智完全只依靠个人力量的几乎没有,即便个别有也不稳固,后面很快会衰落破灭。原来历史经验有这么深的道理。

出身靠投胎,是没有办法选择或改变的。出身带来的最大好处其实不是继承来的财富或权力,而是家庭教育。而家庭教育的最大好处是学会掌握游戏规则,调度或支配社会资源的方法,这才是脉门。不掌握规则,就进不了核心圈,勉强挤进去也会被甩下来。祈同伟的真正悲剧不在于他对权力由匮乏到贪婪,而在于他不懂游戏规则,盲目在追求虚妄。他在受到梁璐使用”权力的小小任性”的迫害之后,软弱的屈服而下跪求婚开始,他的灵魂就真的死掉了。后面的几十年就是一只孤魂野鬼在游荡而已,贪”吃”,而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关键问题在于家庭教育的影响和作用是极大的,婚姻相当于第二次投胎,祈同伟也选错了,陈海丧妻,只有侯亮平的妻子不仅是贤内助,还是神助攻。钟小艾比侯亮平官位高,而且工作繁忙,但在家主要承担洗衣做饭照顾老人小孩,侯亮平几乎是甩手掌柜,连钟小艾还在上大学的妹妹都忍不住吐槽把姐夫宠坏了,这种家庭关系和亲密性,根本不同凡人。钟小艾也不是裙带关系的那种大小姐,而是新时代的陈岩石妻子。

侯钟夫妇的戏主要在家庭场景中完成,一般是洗衣做饭时伴随工作交流,完全是伯牙子期琴瑟和鸣高手过招惺惺相惜,有几场戏是在侯亮平和大学生小姨子送儿子去补课班时发生,回来和钟小艾从补课班的孩子教育问题,讨论到生活事件中也涉的贪腐,这方面侯亮平比钟小艾还职业病。

补记:突然意识到,侯亮平被北京的总检察长派回汉东,除了征求侯亮平自己的意见外,让侯亮平回家获得妻子钟小艾的另一层原因是钟小艾是中央纪检部门,对应到现在朝局,相当于把王岐山的核心助手女李卫的老公派回老家查案去了,当然要打招呼政审。如果纪委不同意,检察院派过去的钦差大臣一旦和当地势力产生纠缠或问题,没有基本的信任,怎么说得清?更乱了。中国是人情社会,谁没有道德瑕疵?一旦被查势力把水搅浑,投鼠忌器,就差不下去,影响更坏。

我国朝政一大不成文的规则是官员不在老家供要职,而且重要原因就是怕根系太深,一烂烂一窝。

只看到忌惮钟小艾及父亲的权势,都是理解的浅了。

周梅森功力深啊,这些细节和人设,又真实,又总体正能量,尺度大,刻画深,让人愤怒,又不让人丧失希望。这种分寸的把握,太牛掰了!

又跑题了,回到教育,尤其是家庭教育问题。

由于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太快,父母那辈对于三四十年后的未来无法预判,缺少历史规律及经验的知识,也缺乏其他国家或历史的对比参照系。他们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从贫穷走向繁荣,贫穷和饥饿的匮乏感和不安全感给过他们刻骨铭心的影响,容易去过分追求高学历。只有极少数人有幸赶上78年恢复高考并经受过高等教育,所以对高学历的真实详细情况缺乏认知,容易盲目崇拜,也因为时代特色的教育匮乏,造成没必要或不适合读大学或硕博的子女,也去过度教育。

这篇文章中还说:

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发现,贫穷会成为心智的负担,即使没有人提醒你稀缺的存在,贫穷状态也会削弱智力和自控力。 

而且长期的稀缺感,会在大脑中留下记忆,使人即使拥有了足够的钱,也会无法彻底摆脱紧张感。 

比如,挨过饿的人,会长期过于关注食物,买菜做饭时也很容易准备过量,或饱受暴食症的困扰;小时候被严格限制零用钱的孩子,等自己有能力赚钱以后,依然会由于内心挥之不去的匮乏感,要么不敢花钱、永远感觉缺钱,要么挥霍无度,缺乏必要的理财理念。 

这都是稀缺感造成的内心感官失调。 

之前yanjie也提过,公婆买菜往往过量,很多时候吃不完最后变质只能扔掉。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我们聊到凤凰男往往对金钱特别吝啬,哪怕对家人甚至刻薄,反而对外人比较大方,原来不只是自尊心的影响,也有他们从幼年到成年的挨饿和贫穷带来是深刻影响,这种物质匮乏给内心造成的挥之不去的匮乏感,能延续一生。怪不得好多凤凰男把钱看得特别重,守财奴。

家庭教育的核心,不只是裙带关系带来的资源积累,而是能力、责任感、价值观、人情世故等家庭教育影响,这些才是应对不确定性极高的未来的求生本领。这些方面,侯亮平显然是所有人物中游戏血值最高的,文中说同等学历毕业生的职业发展,出身公务员家庭的人,所得的教育方面的投资回报率更高,也因为家庭教育,其实教会了他们基本的游戏规则,这就像是一群海军新兵中拥有了游泳本领的人。

获得装备最多的土豪,也未必能达到最高一级通关,装备是一方面,竞技能力和计谋技法,以及意志力,都是重要原因。电子竞技大神级人物梅原大吾那本《持续胜利的意志力》书中总结了很多思考新的,近乎哲学,其实本质就是奥林匹克般的竞技精神。

中国学区房几乎都是精英阶层主导消费的,工薪阶层理解没那么深,但敏捷跟风。他们是识货的。未来最稀缺的资源不是财富和资源,而是教育。因为时代发展有不确定性,知识和信息会过时,财富和资源以及关系都可能贬值甚至一夜颠覆,但能支持你跌落谷底仍能翻身而起的,就是优质教育所储备的知识和能力。

其实小学初中的意义,的确比高中价值高很多,投资回报率也高,追求学区房的人都是精英,他们早就知道这里面的价值。
小学初中培养的知识只是一方面,技能方法都是潜移默化的,尤其对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影响,会影响一生一个孩子是否成才,其实成绩只能起到一般甚至三分之一的作用,从毕业以后进入工作,往往决定薪资、职位。

晋升及长期发展及成就感的,是家庭教育形成的个性、品格、意志力和追求。
找到原因,就像找到钥匙,哗一下,就开了。
读书上大学,到底能回报我们多少钱?
作者:子非鱼

出处:家长进化论

曾有一篇文章,是清华大学教授李宏斌的演讲稿《从投资回报率看中国教育》。

文中提到了中国的大学回报率,指出中国教育的真实回报率被高估了。所以,目前人们在受完所有教育后获得的经济回报、职业地位中,只有1/3真正来自校内校外的教育,而2/3是由家庭背景和先天能力带来的。
因此,李宏斌教授说,在剔除掉学生的先天能力、家庭背景因素以后,中国大学教育的平均回报率是10%,而高中教育回报率几乎是0。 
看到这个结论,可能有的人会很吃惊。都说读大学是帮助一部分人实现地位提升、社会实现公平的有效途径之一,可如果连大学回报率都要依靠家庭背景,那么背景不强的孩子,是不是就真的没得选择了?
别急,等读完我们的文章,你就会知道,除了家庭背景,还有一些因素会影响大学回报率。如果背景不强,还有其他方面可以努力。
而且,即便是家庭背景对大学回报率的影响,有些令人沮丧,但倘若因此就去鼓吹读书无用论,那就太过无脑了。
因为众多人的经验,以及科学研究都证明,不读大学,会让人在一生中少赚很多钱、少获得很多资源、少结识很多人脉,除非有人天赋异禀、能力超人,或者拥有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的头脑和家庭。
废话不多说,带你了解大学回报率及其影响因素,还有读大学与不读大学在收入、事业前景上的区别。
(长文预警,非战斗人员可以先收藏。请允许写文到眼瞎的我,对看文到眼花的你说声sorry (◐_◑)

一、了解教育回报率
1、什么是教育回报率? 
毫无疑问,教育是一场长期、高额的投资。投资就要期待回报,因此所谓“教育回报”(return on investment of education),就是一个人多受一年的教育,在工作以后能收回多少回报。
这个回报,可以是经济收入这样的显性收益,也可以是知识水平、认知能力的提高带来的精神满足,以及社会地位晋升、人脉资源增加等隐性收益。如果算上上学时遇到未来的人生伴侣,那么这个回报可能还包括“婚姻回报”,和为下一代改善基因的“基因回报”。
因为这些显性收益和隐性收益,都是通过一个人大学毕业、进入职场后才得以体现,所以在探讨“教育回报率”时,我们会着重于“大学回报率”。 
资源、人脉、社会地位提升等隐性收益,很难将其量化比较,而金钱收入是最直观的衡量标准。所以,经济回报仍是学生和家长在做决定时考虑的首要因素。同时,经济学家也会以收入水平来衡量“大学回报率”。 
2、大学回报率平均有多少? 
历年来有很多研究算出,中国城市教育回报率大多在6-10%,意思是多一年教育,收入就增加6-10%,而农村的教育回报率则在4%左右。这就意味着,高中毕业后有没有再读至少四年的大学,将会造成两种学历的巨大收入差异。
美国联邦储蓄银行经济学家们,将人们读大学的成本,与大学毕业后直到65岁退休的收入进行了核算,得出本科学历的平均回报率在14-15%,比一般银行储蓄率的6%还要高出一倍多。
相信有过投资经验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何种水平的回报率。 

3、大学回报率受什么因素影响?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想:大学回报率看起来并不赖,但为什么有人读了大学从此海阔凭鱼跃,而有人即使拿了毕业证也只能蜗居地下室呢? 
研究人员也发现,即使平均的大学回报率很高,但并非意味着每一个人享受相同的回报率。有人能得到51-91%的回报,可以说是通过大学获得地位飞跃;而有人却收获-32%的负回报,生活质量还不如高中毕业。 
为什么会有如此悬殊的差异呢? 
这就要看,每个人受教育的回报率,到底受哪些因素影响。 
(1)个人能力 
在中国,高校扩招导致的普通大学教学质量下降广为诟病,从中导致的学生能力不足、浑水摸鱼拿文凭,更是屡见不鲜。这就导致越来越多大学生毕业即失业,从大学宿舍直接搬入蜗居床位。
他们花了四年时间和数万元学费、生活费,最后得到什么? 
在一项关于“职业技能”的权威研究中,学者发现有五项能力决定一个人是否能在事业上获得成功。这五项能力就是“情绪稳定、性格外向、乐于尝试、为人亲和、做事尽责”,其中,情绪稳定、性格外向和做事尽责是最重要的三项。 
有的人读了四年名校,甚至再加上2-3年研究生,都不一定学到了这些至关重要的能力,因此更容易在职场上频频受挫、加薪无力,让人产生“白读书”的感觉。而有的人只读三流大学,甚至没有大学文凭,却因为能力出众而走得更高更远,成为“读书无用论”者广为推崇的传奇典范。 
其中的差距,就在于职业能力,而非学历高低。而这些能力,其实要看你究竟怎样利用时间和学校资源,充分拓展自己的能力边界。
学历出众、能力超群,就可能全面向好、所向披靡;学历了了,能力一般,则只能接受命运的调戏。 
所以,如果你没有进入一所很好的大学,或者一流的专业,那么你完全可以通过针对性地训练以上几方面能力,帮助自己弥补学历不高的遗憾。 

(2)学校质量 
一般说来,名校学生的大学回报率,会高于普通大学的回报率。
李宏斌教授测算出,毕业于名牌大学、211大学,比普通高校的回报高28%,而985大学的回报率,是211大学的1倍,所以在中国读好大学是有回报的,也是为什么大家都要挤破头进入好大学的原因。 
这一点也无可置疑,名校不仅教学质量高、硬件条件佳、社会声誉高,而且校友资源广,也会在精神境界、人脉广度、社会软资源等方面上,给予学生很多的支持,帮助他们在日后的职业生涯中获得更多机会、走得更远。 
(3)所选专业
总的来说,工程类、计算机类和数学专业,将会比文科类专业的回报率更高。
在美国,即便同在一所名校,计算机、工程科、数学专业,也要高于商科专业,而商科又高于人文社科类专业。
从下图可以看出,斯坦福大学、哥伦毕业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MIT以及哈佛大学,都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高居回报率榜首,而同样是名校的大牛专业,斯坦福的经济学专业的经济回报率,就要稍逊于计算机科学专业。

如果孩子实在对文科类专业感兴趣,那么名校的文科专业回报率,一定要比普通大学文科专业回报率高。 
还有一项调查显示,在本科各专业中,数学和计算机的大学回报率高达18%,高于平均水平的10%。接下来是工商管理(17%)、社会科学(15%)和其他文科类专业(12%)。另外,教育学专业的回报率最低,是9%。 
在中国,各专业的回报率排名也基本相似。
根据2016年教育咨询机构麦可思的数据,中国大学十大本科专业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如下,依然显示出理工科>商科>文科类的趋势: 

中国十大本科专业毕业三年后的月收入如下:

除了“理工科类的大学回报率较高”这个事实,相比于文科类毕业生,理工类毕业生还比较容易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 
美国的Pew研究机构,专门对不同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做了调查,其中有60%的理工科学生表示,他们找到了与大学专业对口的工作;而只有43%文科类学生的职业与专业对口。 
在中国,2015届大学毕业生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最高是医学(95%),其次是工学和教育学(均为71%)。
因为满意度不高一般都会离职转行,而文学和农学半年内离职率,是各专业中最高(31%),医学专业半年内离职率则只有12%。依旧说明,理工科类最容易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对自己工作满意度较高,也较少在短期内做出转行决定。 
如果毕业后所从事的职业与专业有较大差异,这就意味着,工作中有很多知识需要重新学习、很多的思维定式需要打破,这势必会给毕业生较大的工作压力,也会付出更高的时间、金钱等转换成本。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了,如果你想最大化自己的大学回报率,而且想减少转行几率、避免不必要的时间、人力、金钱损失,不妨选择数学、工程类、计算机类的理工科专业。
而如果实在喜欢文科和商科专业,就最好努力一把考入名校,在校期间保持好成绩、训练职业技能,就会获得较高的大学回报率。 
不是有一句话说,“我们这一代读金融和理科,就是为了下一代有能力读艺术和哲学,还不用为前途和生活发愁”。
上一代读了回报率更高的专业,爬到人生更高的层次,自然也能为保证下一代生活无虞,让孩子得以依照爱好,选择看起来回报率不高的专业。

(4)家庭背景 
根据文章开头李宏斌教授的结论,家庭背景对一个人未来的决定力量,包括大学毕业后的工资收入与发展前景。比如,出生于城市、富裕家庭,父母是公务员,第一份工作的工资更高。 
而家庭背景对未来成就的决定作用,在一项研究社会阶层流动性的英国研究中,亦有所体现。 
这项研究发现,那些出身于富裕家庭的孩子,即使能力不佳,也会因为家庭背景优越,而不至于掉下已有阶层。其中原因在于,家境优越的中产父母,为了防止自己孩子阶层下滑,利用金钱优势、社会资源、人脉关系,为孩子有效创造了一个“玻璃屏障”(glass floor)。 
这个“玻璃屏障”,就是由足够金钱、知识和资源拓展开来的丰富的学习机会,让经济优越的孩子学到足够的社交能力、情绪控制能力,以及自律、沟通、坚持、坚毅等非认知能力。 
这就导致,哪怕一个富裕家庭的孩子成绩差,也比来自贫困家庭的优等生,进入好大学、成为高收入者的可能性,要高出35%。 
那么,贫困家庭的优等生读了大学,会不会就可以和富裕家庭的差等生抗衡呢? 
二、沮丧的事实:家庭背景的力量难以撼动 
中外学者的研究,通过已有的大量数据得到结论: 
大学教育的确可以增加收入,但依然无法抹平贫富差距。
也就是说,家庭条件不佳的大学生,即使拿到大学文凭,其刚毕业时的收入,以及收入增长速度和幅度、职场收入和职业天花板高度方面,也很难敌得过家庭条件富裕的大学生。 
1、刚毕业时收入 
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孩子,就连大学刚毕业时的收入,都可能比富裕家庭的同学低,这在中美两国都是通用的法则。
美国的数据来自最大的收入数据网站Payscale,结果从下图就可以一目了然。家庭财富越多,刚毕业时收入就越高。

在中国,情况亦如此。
根据2009年的一项研究,城镇大学毕业生的父母年收入增加1万元,相应学生的初次就业收入就会增加33%,而农村生源中,父母年收入的影响则不明显,这被认为是因为农村父母给不了孩子太多帮助。

并且,对于父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孩子来说,其父母平均教育年限在9年以上,则这个孩子大学毕业时的初次收入,则明显高于父母在非政府部门工作的毕业生。这也许是因为,政府工作人员的职位与受教育程度正相关,而职位高的政府人员,可利用的资源更多,投入给子女的就更多。
国外Heckman和James的实证研究也表明,父母学历每提高一年,就能使子女收入增长3-5%。 
总的来说,家庭收入水平越高,父母学历越高,孩子在大学刚毕业时收入就越高。 

2、整个职业生涯收入 
Payscale还发现,美国只有18%低收入家庭的大学毕业生,会在职业生涯中期时进入收入前25%收入梯级。也就是说,只有18%的人,会通过大学教育,完成底层到上层的逆袭。
而家庭收入本来就在全国前25%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当中就有39%的人,会在职业生涯中期时,凭个人资产进入前25%的收入梯级。而毕业10年后,有1/3家庭收入在全国最低25%的大学毕业生,收入水平仍在最低25%,也就是说,1/3依旧留在底层。
可以这样理解,哪怕毕业十年,也依然有近33%来自底层阶级的大学生,仍旧摆脱不了底层的命运,无法获得社会阶层的流动。 
就整体来看,无论出身贫困还是富裕,大学教育都会增加一个人的收入水平。但是,增加幅度依然有很大差异(如下图)。
来自最富裕家庭的孩子,到了职业生涯中期时,其收入增幅最多。

研究还发现,随着时间推进,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大学生,与来自高收入家庭的大学生,两个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是逐渐拉大的。
大学刚毕业时,低收入背景学生的工资,是高收入背景学生的2/3。但到了职业生涯的中期,也就是刚进入他们的中年时期,这个数据是1/2。从2/3到1/2,可以看得出他们的收入差距是越来越大的。 
也有中国学者得出,父母的教育水平,能解释收入差异的5.58%。又由于在中国,户籍制度也是一个影响职业和收入的重要因素,因此户籍类型也能解释收入差异的7.08%。
如果再算上性别、健康水平和父母职业地位,在中国,家庭社会经济背景这一项,就能解释人与人收入差异的13.78%,这是一个不小的数据。 
富者越富、穷者愈穷,或者干脆原地踏步,马太效应持续生效。 
一个人除了毕业初期的收入,其整个职业生涯的收入,也是会受家庭背景影响的。家庭后备资源越多、财富水平越高,一个人在事业中就越有后劲,获得的资源和支持也就越多,所以收入上升速度和幅度越大。 
3、事业晋升空间
除了收入,家庭收入水平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测,一个大学生在职业阶梯上能爬多高、走多远。 
家庭收入在全国前25%的大学毕业生,有18%的人成为了高级管理者,而家庭收入在最后25%的大学生,则有33%止步于中低层管理者,成为高级管理者的人更少。 
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可以这样理解。 
富裕家庭的父母,会不遗余力地在家庭资源、社会关系方面,对孩子的事业的给予支持。他们正如《欢乐颂》中的曲筱绡,在职业生涯早期,不需太费力就可以在各种资源的加持下迅速成长,所以称为高级管理者的几率更大。
而家庭资源并不强大的大学生,其家庭并不能提供足够的支持,就好比邱莹莹、樊胜美一样,需要全凭自己的个人力量,从职场小白开始打拼。即使最后也能与家庭禀赋雄厚的同辈平起平坐,也需要付出更多的辛劳和时间。 

三、为什么一张大学文凭,依旧敌不过家庭出身?
看到这些事实,也许你会开始产生疑问:家庭财富水平和父母教育程度,会影响孩子从小受到教育的质量,这一点很好理解。但是为什么,即使贫困的孩子上了大学,他们依然无法在收入上匹敌家庭富有的同辈人呢?难道出身就是一生的宿命,摆脱不掉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因为每个人从小的成长环境、父母教育理念,以及所拥有的资源禀赋并不相同,即使同样的家庭背景,其价值观、事业观和财富观也会不同,孩子的走向自然也会有差异。所以,我们只能跟随经济学家做出猜想。 
研究此课题的经济学家认为,造成收入差距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1、童年时期的家庭资源 
我们曾有多篇文章都提到,家庭经济水平高的父母,会在孩子教育中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经济资本),主动快速地给予孩子帮助,并有意识地培养孩子的“职业感觉”、社交能力和其他软实力。
他们所采取的“协同培养“策略会使孩子在进入职场前,就获得足够多的能力、气质和毅力,持有更高的理想抱负(文化资本),从而更容易好的发展。在孩子进入职场的时候,背景强的家长,还能够通过广泛的社会关系(社会资本),帮助孩子更好地实现求职和晋升。 
如此一来,家庭背景就通过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三种途径,产生对下一代的影响。 
而家庭比较贫困的父母,会过于依赖学校和公共机构,在教育中通常所采取的“放养散养”、“快乐教育”策略虽然保护了孩子的天性,但也让孩子失去了很多学习机会,从而无法获得有利于职场发展的足够技能。 
这些孩子进入职场后,很多职业技能和素养,都需要靠自己的试错和碰壁去习得,所以其职业发展之路,会比从小就获得职业感觉的同龄人要更缓慢、更坎坷。 

2、贫困学生所读的大学质量 
众所周知的一个事实,是顶尖大学中绝大多数学生,都来自中产或以上阶层。在中国如此,在美国这个阶层分化明显、大学学费昂贵的国家,更是如此。
其中原因,有贫困家庭孩子的认知能力、非认知能力较落后,从而导致的“被动考不上”,也有优秀的贫困孩子因自卑造成的“主动不敢考”。
美国教育部门的数据显示,只有不到10%的贫困学生数学成绩拔尖,而家庭收入高的学生,占据数学高分成绩的48%。
在这样的成绩差距之下,两种家庭的孩子,在高中后所去的大学,自然也会完全不同。 
越是精英大学,越是集中了家庭背景好的学生。
在哈佛、耶鲁法学院这样的精英大学,有60%的学生来自家庭年收入前10%的家庭,而只有5%的学生来自家庭年收入后50%的家庭。而且,基于同时,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进入精英大学的几率要比贫困家庭孩子高4倍。 
在中国,情况也是如此。清华大学的学生中,社会经济地位高的家庭占比更高,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家庭占比较低,呈现“倒金字塔型”。 
经济学家也发现,很多成绩不错的贫困家庭孩子,都不敢报考精英大学。尽管这些学校有很好的补助政策,也可能提供非常有用的学业、职业能力培训支持,但这些孩子在高考之前就低估自己的能力。 
并且,有的贫困孩子即使进入精英大学,也会因为“绝对的少数派”而被校方忽略。在一本专门描述名校贫困学生的书《Paying for the party》中,大学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贫困学生的心理需求,导致很多孩子感到迷失、沮丧, 或产生心理问题,或承受不了压力选择退学。 
我们已经知道,大学质量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收入水平,多数贫困家庭的学生只能去普通大学、专科学校,这也就造成他们很难在毕业后找到收入丰厚的工作。 

3、贫穷带来的稀缺感,束缚了努力的脚步 
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发现,贫穷会成为心智的负担,即使没有人提醒你稀缺的存在,贫穷状态也会削弱智力和自控力。 
而且长期的稀缺感,会在大脑中留下记忆,使人即使拥有了足够的钱,也会无法彻底摆脱紧张感。 
比如,挨过饿的人,会长期过于关注食物,买菜做饭时也很容易准备过量,或饱受暴食症的困扰;小时候被严格限制零用钱的孩子,等自己有能力赚钱以后,依然会由于内心挥之不去的匮乏感,要么不敢花钱、永远感觉缺钱,要么挥霍无度,缺乏必要的理财理念。 
这都是稀缺感造成的内心感官失调。 
另外,神经科学家发现,长期处于贫穷状态下的孩子,其智商发展会存在一定的滞缓,这也是稀缺感对智力限制的证据。 
稀缺会导致“管窥”,也就是说,内心的稀缺感一旦占了上风,人就会忽略了诗和远方,而只看到眼前的苟且。同一个人,哪怕他本来就拥有高智商,也会在稀缺状态下表现出比自身更低的智商。 
如果一名学生整天为钱的事发愁,那么他对金钱的稀缺感,就会让他过度专注于缺钱这件事,自然无法专心学习和发展能力。 
在大学的时候,他们容易将大部分时间,花在对能力发展贡献极小的兼职中,从而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真正有用的事,更舍不得投资自己。 
哪怕工作以后,也会因为家庭负担、未来生计而对金钱关注过多,忽视了自己的职业技能提升。相比于家庭富足,无需为生计发愁,从而可以专注于自身能力发展的同龄人,这些低收入背景的人,就可能更缺乏进步和提升的后劲。 
由此看来,彼此之间收入差距的拉大,也是情理之中。 

四、回报率低,就不读大学了吗? 
上一部分中呈现的悲观事实,也许会让很多家庭背景不占优的人开始沮丧:既然大学文凭都无力与家庭背景匹敌,那么读大学还有什么用呢? 
也许你听过几个“仅凭初中学历就跻身百万富翁行列、大学辍学却成为亿万富豪”的故事,很多中国底层少年,更是将“读书无用论”奉为圣经,期待自己也能不读书就赚到大钱。
然而,这样的传奇故事只是少数中的极品,这些人成功的关键,也绝对不是“辍学”这一项。 
正如无数被修枝剪叶、添油加醋的成功学案例,太多“没文凭的逆袭故事”,去掉了不符合逻辑的细节,成为忽悠底层大众的障眼法。
也许,的确有些人凭借绝佳运气或超人能力成为了佼佼者,但更多的人,则会在盲目跟风和冲动效仿后,重重跌倒、成为炮灰,继续苟延残喘于底层,被社会所忘记。  
你只知道,乔布斯和比尔盖茨从大学辍学后创办了传奇企业,而你不知道的是,他们早已就有了专注的领域,辍学以后也针对性的专业持续学习,并没有扔掉知识和书本睡大觉。更不要提比尔盖茨的父母给了他最初的资金,促成了第一笔生意,以及从小就有的知识、技能的熏陶。 
如果你还认为,没有学历也一样可以成为资本大鳄,那就让数据告诉你:
大学文凭也许并非阶层流动的通行证,但根据李宏斌教授的说法,在中国,如果没有剔除先天能力和家庭背景,中国大学回报率有16.3%,高中回报率非常低,只有4.5%。而且,多读一年大学能增加16%的收入,大学毕业生与高中毕业生相比,收入要高出64%。
而在美国依然如此,没有这一纸文凭,会让你整个职业生涯少赚100万美元。 
1、大学与高中文凭的收入差距 
Pew研究中心发现,尽管从2001年到2013年,美国经济危机导致本科学历工资下降10%,高中学历者工资下降8%,但大学学历仍比高中学历多赚75%。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拿到大学文凭的人,会比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多赚100万美元,而且不同专业最高薪资及最低薪资差距或将达340万。
例如,一名石油工程本科学位的毕业生一生收入约480万美元,而一名幼儿教育本科学位毕业生收入仅140万美元。建筑学和工程学专业平均年收入为83000美元,而教育学专业毕业生的平均年收入是60000美元。 
也许你会发现,刚毕业的大学生工资其实并不高,甚至可能还不如已工作几年的高中毕业生。但Pew的数据是“整个职业生涯”,说明高中学历者收入增长的幅度和速度,是越来越慢的。
而拥有大学学历的人,即使起步收入不高,但他们在大学中积累的知识、能力、资源、人脉,会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起到重要作用,从而使收入的增长速度越来越快,从而拉开与高中毕业生的差距。 

2、学历差距的时代特色:高中学历越来越不值钱 
正在读文章的你,或许会认为,过去年代的高中文凭就很值钱,与大学文凭的差距也并不是很大。但Pew的研究会告诉你,随着时代的发展,高中学历的含金量将会越来越低,高中文凭也将越来越不值钱。 
Pew发现,1979年,高中学历者收入,是大学学历者的77%。而如今这一代,也就是2013年正处于25-32岁的年轻人中,这个百分比成了62%。两种学历之间的收入差,正在越拉越大。 
再看学历与贫困的关系。在今天这一代的年轻人中,就有22%只有高中文凭的人处于贫困中,而1979年时的年轻人中,只有7%的高中学历者处于贫困。 
可以看出,如今只有高中学历,日子将会越来越不好过。 
现如今,如果仅仅止步于高中文凭,就很难在社会中维持生活。倘若不去读大学,那么一场大学教育可能带给你的各种“软资源”,就会与你失之交臂,更不要说获得事业和人生的成功。 
社会习惯于将”没读书的大老板“和”高学历的小职员“相比较,以论证”读书无用论“的有道理,却忽略了时代的变迁和成功要素的变化。 
正如有篇文章中所说: 
不需要科技含量的小五金创业时代即将成为过去,“没有读书”的人要想再创业成功,已近痴人说梦。
没读过书的农民企业家,因为缺乏发展企业必须的技术,已经很难与科技含量高的企业相抗衡。低技术行业已经形成了垄断,在这些领域很难有零起点、无技术的创业成功者。
也就是说,中国以后的发展,很难再出现”没读书的大老板“,而更多的将是”读过书的大老板“,而且他们将出现在科技含量更高的行业。 
因此,从收入水平、事业空间和工作满意度来说,读了大学的人,都完胜没读大学的人。 

结语
今天的文章中,科学研究很多、数据不少,也许阅读过程并不会那么美好。但我们通过大量的证据,就是想帮助大家看清:
要算清教育回报,并非一个简单的话题,如果你想弄清楚“读大学究竟会如何影响人一生的收入,以及贫困家庭的孩子要不要读大学”诸如此类的问题,势必需要坚实的论据和数据。如果仅凭一味的说教和个人案例,是很难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的。 
在这些证据中,有比较残酷的现实,比如“家庭背景的确会影响初次就业收入,和毕生的收入水平”,但依然有鼓舞人心的信息,就像“高中学历将越来越贬值,大学学历总能比高中学历多赚75%”。 
对于家庭条件好的家长来说,让孩子读大学是一件不需要犹疑的事。
他们考虑的更多是“能不能读名校”,以及“读什么专业”。这篇文章中“理工科大学回报率高于文科类专业“,以及“名校文科类专业,其大学回报率高于普通大学”,这些信息可能会对他们更有用。 
而对于条件不是很好,且掏出孩子学费都要费很大力气的家庭来说,尽管让孩子读大学未必能在这一代实现阶层的晋升,也或许无法与家庭禀赋优厚的孩子相匹敌,但如果与相似家庭背景、但没有读大学的同龄人相比,他们会获得的经济收入和隐性资源,将是高中学历者远远比不上的。 
拼能力、拼学历,或者拼家庭,你总得有一样拿得出手。
也许家庭是你无法改变的宿命,但能力可以加强,学历可以提升,担心普通大学回报低,就去考名校。
或许总是有人劝告家贫学子不要费力费钱读大学,但中国的职业教育体系尚不完善,选择都会有风险。而如果这一代的贫困学生读了大学,那么他的下一代就很可能无需再被贫困束缚住了手脚,也不必为上不上得起大学而纠结。 
贫困,也许无法在一代中消除,但至少可以通过教育而逐渐淡化,在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摆脱贫困。
一代人的微小努力,都会在下一代身上产生不小收益。 
美国已经有研究证明,在了解过大学回报率,以及大学学历与高中学历的差距以后,学生会更倾向于追求更高的学历。所以我们也认为,对于那些曾对大学价值有过怀疑和犹豫的人,今天的数据和背后的理论,是值得一读的。 
世界有诸多残酷的事实,我们希望把它们摆在你面前,帮你看清各种选择的利弊,总比永远在不自知中颓废落后强。

References:
Hai Fang, Karen N. Eggleston, John A. Rizzo, Scott Rozelle, Richard J. Zeckhauser. The Returns to Education in China: Evidence from the 1986 Compulsory Education Law.
2016 PayScale College ROI Report Shows How Household Income Affects Earnings After Graduation. from Payscale.com
Brad Hershbein.A college degree is worth less if you are raised poor. from Brookings. February 19, 2016
Victor Luckerson. The Myth of the Four-Year College Degree. from TIME. Jan. 10, 2013
Is college worth it? from The Ecnomist. Apr 5th 2014
Mikhail Zinshteyn. The Growing College-Degree Wealth Gap. from The Atlantic. Apr 25, 2016
Derek Thompson. Which College—and Which Major—Will Make You Richest? from The Atlantic.. Mar 26, 2014 
Jaison R. Abel and Richard Deit. Do the Benefits of College Still Outweigh the Costs? from Fed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Current Issue. 2014
George Psacharopoulos. Returns to Investment in Education: A Global Update. World Developmenf, Vol. 22, No 9, pp. 132.5-l 343, 1994           
陈江生,王彩绒,家庭背景因素对我国大学毕业生就业影响的实证分析,《西北师大学报》,2011年3月     

从投资回报率看中国教育

2014-03-04 08:04 东方早报

李宏斌
我今天是从钱的角度来讲教育改革。第一个问题是从教育回报率看教育资源的总量。什么叫教育回报率?就是每多读一年书会增加收入的百分比,和我们投资铁路、公路是一样的,教育也是一种投资。教育投资最大的回报是什么?钱很重要,但最重要的不是钱,是时间。
数据显示,城市职工的平均教育年限,1988-2009年增加了2.5年,而城市职工受教育时间每增加一年,教育回报率从1988年最初只有2%增加到2009年的8%~10%。历史上我们回报率比较低的原因是曾经是计划经济,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读书也好,有才干也好,努力工作也好,回报是非常低的。劳动力市场化后,教育年限的回报率逐年上升,但从2000年开始上升速度减慢,保持在10%的水平。全世界各个不同地区的回报率,平均率是9.7%,亚洲是9.9%,经合组织、发达国家是7.5%,拉美、非洲比较高,总的来说,中国的教育回报率达到世界的水平。
我的第一个结论是:国家投资教育非常划算,非常值得,是用钱的一种高效的方法。但是我们投资不够。建议政府还要加大对教育的投入。
我刚才讲的是教育的总体投入,教育投在哪个环节?幼儿教育、小学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哪个教育最划算?中国的大学回报率为16.3%,中专、大专比大学要低,但是相比大学、大专、中专,高中的回报率非常低,只有4.5%,可能会更低。从用钱的效率来说,投资在哪一个环节的教育回报率最高?一是高等教育,二是职业教育。这两个是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从过去若干年中国的做法来说,也是对的,我们投入大量的资源在高等教育,但是职业教育相对来说投入少一点,要大力加强。中国的教育具有高选择性,多读一年大学能增加16%的收入,大学毕业生与高中毕业生相比收入高64%。但这里有个问题,大学毕业生比高中毕业生收入高,一方面是因为大学生读了大学,而另一方面可能由于大学生比没有考上大学的人能力要强、家庭背景更好。就是说如何能够把大学教育本身带来的回报和大学所选择的人的能力和家庭背景分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工作。
我们的办法是用双胞胎做个案。同卵双胞胎的家庭背景是一样的,如果一对同卵双胞胎,一个是大学毕业生,一个不是大学毕业生,他们的差距就不是由能力和家庭背景带来的,而是由大学教育本身带来的。这个方法剔除了能力的影响,那中国教育的回报率还剩多少呢?中国真实的回报率有1/3是真正的教育回报,刚才所说的那些数字中有2/3并不是教育本身带来的,而是家庭背景和先天能力带来的。所以不能说是大学带来多少回报、大学选择了最优秀的人。
我用双胞胎的办法重估了各个不同层级教育的回报率:大学教育10%,中专、大专7%~8%,这些数字并不低,和美国、西欧、日本都很接近。就是说中国即使剔除选择性,教育的真实回报率在大学和职业教育这个阶段仍然很高,但是高中的教育回报率变成零,就是说对高中没用。比较一个高中毕业生没有上大学和一个初中毕业生也没有上大学,扣除劳动力因素,他们的收入是没有差别的。
那么,为什么有人愿意读高中?当然高中是个选择的工具,我们高中三年干什么?考试、读书,老师唯一的目标就是升学率。假如一个孩子在高中训练三年没有考上大学,他这三年的技能在劳动力市场上没有回报。高中沦为为大学选择人才的选择性工具。所以,高中的回报率当然很低,唯一的目标是选择。
中国教育的选择性高于其他所有国家,就是说在其他发达国家,读大学的人和没读大学的人能力差距是很小的。
我的第二个结论是,应试教育具有高选择性,高中教育没有回报,已经沦为高等教育的选择机制,这种选择机制不利于弱势群体。如何降低教育的选择性是摆在我们面前非常重要的难题。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到要解决这个问题,优质的中学教师、校长要轮换制,但这个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一个学校的好坏其实并不完全取决于这个学校的校长和老师的好坏,如果同学都好就会变好,同学的影响很重要。
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公立大学都来自几所中学,怎么解决问题?德州出了一个绝招,以后德州公立大学录取,在每个中学挑最好的10%,这样学生马上开始流动,所有中学的质量都变成一样的。要想彻底解决问题,不是没有方法,当然这个方法执行起来一定要有魄力,因为有很多人会反对。
刚才讲高考制度使中学沦为选择的工具,说明教育从效率角度来说是有待提高的。我们有没有做到公平?高考表面上是最公平的机制,就像北京买汽车要摇号一样,每个人都一样,是公平的。高考的试卷是不是公平的,表面看是公平的,但结果却不一定。我们发现农村考生的比重在下降。同一个试卷,不同人群的人会考上不同类型大学的人,每一个地方本地学校在本地招生比更重,所以你户口在哪个省,决定了你上好大学的概率,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从公平的角度来说,高考也好,自主招生也好,结果可能不会有太大区别。高考的存在本身降低了大学前教育的效率,因为大学里再讲已经晚了,把孩子们招上来以后孩子们习惯于考试,如果说不考试大家都茫然。说写论文,怎么写论文,写什么论文?大家没有这个准备。
过去十几年中国以人类史无前例的速度扩招,当然中国的教育扩招是好事,中国确实需要提高人力资本,因为中国劳力面临短缺,去年劳力总数已经减少了345万,人口增长会走到顶峰然后开始下降。而且我们的优质生源流向海外,一些高中毕业生考上清华不念,要到美国读书。
为了考察大学教育质量,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中心和高等教育研究院每年做一个调查,连做四年。我关心的是大学毕业生的数据,大学毕业生大概70%找工作,找工作过程中有70%是在五六月份找到工作,大学里做些什么将来在找工作时会增加收入?
第一,GPA(平均成绩点数)高但反而有坏处,平均成绩排在前20%的学生找到第一份工作的收入要低于排在后80%的学生收入。但是学英语有用。学英语的回报是18%,就是英语好的孩子比英语不好的孩子第一份工作的收入更高。社会对英语好的人有需求,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取消高中的英语,因为没用。无论强迫他也好,不强迫他也好,他都会自己学的。
第二,大学里参加所谓的实习、打工,会降低收入,没有增加收入。但参加社会工作加入学生会、团委会增加收入。
第三,出身非常重要,出生于城市,富裕家庭,父母是公务员,第一份工作的工资更高。
最后,毕业于名牌大学,211大学,比普通高校的回报高28%,985大学是211大学的1倍,所以在中国读好大学是有回报的,这就是为什么大家挤破头要进好大学。
我的第三个结论是:从大学生的就业市场看,大学教育基本是失败的,大学里教的东西基本没用,有用的是你出身要好。第二,努力学英语。然后是在大学里社会活动很重要。
高等教育在不停地扩张,我们需要反思,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和钱,做了什么事情?如何能够提高大学教育的质量,是我们下一步教育改革非常重要的核心问题。
(作者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两篇文章均选自2013年12月20日由北京师范大学主办的“中国梦:教育改革与人的素质提升”论坛。以上内容由《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记者李雅琦、吴英燕整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