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日

1.看到一篇文章《沉闷的投行,荒唐的投资》,不错。

里面讲:

我的一位券商投行的朋友找我聊天,透露出对券商投行未来的担忧。他觉得投行的工作越来越偏重于合规、越来越成为通道。IPO需要拼资源、拼关系,并购项目交易双方早就谈好了,券商主要是走个程序,所以最后只好打价格战。这样的投行哪有创造价值?
当然,这样的投行日子曾经也很舒服,但在金融改革的大势之下,在金融反腐的高压之下,舒服的日子,还能有多久?

中国的投行,到底要向何处去?

当十几家券商争夺一个项目的时候,那感觉,就像30多个投资机构去争抢一个Pre-IPO,就像几十家VC在争抢一个小黄车,就像成千上万的股民争抢乐视。

抢不到,焦虑,怕失去了赚大钱的机会。抢到了,也焦虑,怕落入了别人的陷阱。VC在焦虑,PE也在焦虑,投行在焦虑,投资也在焦虑。

焦虑的根源,是看着行业创新日新月异,自己却没有判断价值的标准;是看着产业变革风起云涌,自己却没有把握趋势的认知。焦虑的根源,是在资本大佬纵横捭阖、翻云覆雨面前,普通机构、普通从业者的卑微;是在一个变革的大时代面前,自己只能作局外人的恐惧。

投行很焦虑,因为市场越合规,自己的价值及溢价就越低,就会变成通道。重要性越下降,越陷入价格战,机构越焦虑。
我们作为个人也一样。大的市场有波动,我们没有力量能改变什么,只能顺势而为。

2.Mary在朋友圈说:利用假期,系统百度了下明朝16个皇帝,本来起因很简单,就想搞明白万历的爹是谁,以及万历的儿子是谁。可是看完16个皇帝以及皇后和皇太后的八卦,结论是,明朝末期,那些皇帝多半是幼年时候的心理问题,妈妈早死,或者出身不好,不受爸爸待见,从小和乳母或者宫女长大,折射到成年便是忠奸不分,任用宦官了。而明朝初年及盛年的各个皇帝,要么很早就立为太子,跟着爷爷爸爸或者奶奶长大,或者妈妈很要求很高,比如万历的妈妈—[偷笑][偷笑]

与之相比,清朝皇帝的家庭关系就顺畅很多了,家庭关系不复杂,皇帝们都是嫡子或者长子,从小按照皇帝方式培养,不拧巴,即使到了末年。清朝的灭亡是世界竞争格局的变化和民主制度历史大趋势,皇帝自身兵部太昏庸,都算有理想的,明朝家庭关系就比较复杂,万历之后的几个,都是自己作死的节奏,到崇祯皇帝已经回天乏力了。

我回复后又删掉了:共同点:缺乏安全感。对后面决策有很多影响。这可能是后来繁荣与衰败的深层次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好多同事都聊起幸福感和安全感的问题。这方面太呆板,不仅没有人情味,不仅制度不完善,比大型公司还僵化。员工是公司的核心资产,管理水平,非常影响幸福感。

得人心者才能的天下。

3.《警惕:比战争更残酷的危机在逼近……

要洗劫一个国家的财富,最快的最有效的最残酷的方式是什么?是军事战争吗?二战那么惨烈,苏联从战后到经济恢复到战前最高水平不过花了三年左右的时间。

答案是金融战。被美国金融战洗劫成功的俄罗斯二十多年都没有恢复到以前的工业水平,而且按照现在的趋势看,再给俄罗斯二十年,也恢复不了苏联时期的强大的工业能力。不光是苏联,被金融战洗劫成功的阿根廷,现在一半多国民还处于贫困状态,至今不能走出那个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日本被美国金融战洗劫,从“失去的十年”到“失去的二十年”,经济已经失去了锐气。东南亚金融危机,发生二十年了,让亚洲的四小虎,现在还是病恹恹的。

4.最近一篇在日本被删除的“爆炸文”:中国人会偷偷笑我们落后吗?

2017-05-03 人民日报
生活在日本的一位中国网友,前两天在逛日本著名的论坛2ch时发现,日本网友们最关注的、人气排名第一的,竟然是一篇题为《中国的非现金社会飞速发展已超乎想象》的夸中国的文章……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和普及速度实在太快了。后起之秀,弯道超车,厚积薄发,势如破竹。

5.安邦、海航、中植…解密中国最凶猛的9大派系资本模式!

方正证券一位分析师写了一份研报,里面分析了我国的产业并购的几个资本派系,里面有:安邦系、硅谷天堂系、和君系、中植系、德隆系、复星系、华立系、紫光系、海航系等。值得一看。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