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日

胡莎丽:《欲望,才是最大的“天局”

昨晚,《人民的名义》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这个“天局”,让祁同伟饮弹自尽,让高育良们锒铛入狱,也让易学习们脱颖而出。
棋局之内,落子声声,各人命运尘埃落定;棋局之外,人潮如织,槛内槛外皆在局中。

一、高育良

忘了从哪里看到的故事:

有一位修炼多年终于得道的神仙,成仙后腾云驾雾在天上遨游。看着脚下的山河壮丽,心中甚是自在。这时,见一美女在溪边濯足,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中闪过一念:这雪白的脚踝可真美啊……就这一念,这位神仙便从云端跌落,又变回了凡人。只因刚才那一念,动了凡俗之心,这神仙便当不成了。

看高育良这个人物时,我便常常想起这个故事。

他原本是汉大政法系主任,出学界入政界,桃李满天下,弟子遍权门。当时高校还没有推行自主择业制度,汉大政法系毕业的学生大多分配到了政法系统,这是一个以学缘和业缘为圆心而又高度重合的圈子,以高育良为核心的“汉大帮”成员,基本上垄断了汉东省政法机关的重要职位。只要不出大错,他原本可以是稳坐钓鱼台的姜太公。

他也并不贪钱财。任吕州市委书记时,赵瑞龙要他批美食城项目,送他张大千的名画,他喜欢,但并没有收。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用祁同伟的话来说,他需要的是“无限大的权力”。只要拥有了权力,即便是金钱,也要在权力的规则下运行,为了眼前小利而放弃远方的事,他不会做。

他待人处事也堪称完美,对谁都温文尔雅、亲切随和,似一名谦谦君子。说话上更是滴水不漏,对待领导、同级竞争者、学生下属、以及权力全无的老领导,因人而异,各有一套对策。沙瑞金空降汉东,堵住了他的上升之路,他心有计较,但面上永远保持着儒雅的微笑,喜怒不形于色。

他精于权术、深沉老练,知道什么时候该牺牲什么棋子,也知道何时用狠、何时用柔。他的情绪总是控制得很稳,没有大起大落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就这么一个智商、情商都是一流的人物,原本得窥智慧天道,却因对高小凤的一念凡心,从此便从云端跌落,沦落凡尘为妖。怎一个“惜”字了得!

二、祁同伟

红楼梦里有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说的就是祁同伟的。

很多人对祁同伟的结局深表同情,认为他如果不是因为过于贫寒的出身,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斯地步。前些日,有篇名为《为什么大家越来越同情祁同伟,却不喜欢侯亮平》的文章在朋友圈爆红,获得了极大的点赞率。

但是,我想说,人生在世如登山,行至高处,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已无几,拉开差别的,正是面对绝境时的选择。

他原本成绩优异,又是汉大政法系学生会主席,和侯亮平、陈海并称“政法系三杰”。因为出身贫寒,没有政治背景,毕业后在仕途上郁郁不得志。他觉得自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向权力屈服,要么像司法所的老所长一样,一辈子蹉跎在大山深处。为了改变这种窘迫的现状,祁厅长决定放下尊严,向比他大10岁的政法委书记之女梁璐求婚,抱得美人归的同时,仕途也从此青云直上。

武侠小说里有一种武功,可以瞬间提升内力数倍,代价是自断经脉,但效力短暂,不能持久。自操场那一跪开始,祁同伟便已自断了经脉。从此,那个理想主义的祁同伟下线,替代上线的是一个不择手段的祁同伟。自此以后,帮赵立春哭坟、帮陈岩石锄地、车祸陷杀陈海、鸿门宴设局侯亮平,他做起来都毫无心理压力,因为他尝到了权力的好处,他渴望得到更多。

祁同伟以为,他所遇到的种种坎坷是命运给他设下的“天局”,要想胜天半子,唯有以命相搏。却不知,有些人生障碍,其实是上天伪装过的人生课题,走不过是泥足深潭,一旦走过,便是拨云见月、柳暗花明。

祁同伟所面对的“天局”,李达康遇到过,易学习遇到过,王大路遇到过:

李达康用GDP说话,相信政绩才是硬道理;
易学习一心为民,只想干点实事,终遇伯乐;
王大路下海经商,一样风生水起;
(当然,还有个不贪污不受贿得过且过的孙连城,自此走上了开悟之路,他的爱好是看星星……)

其实,以祁同伟的资质,即便不在官场上混,在哪混不能脱贫?但他被欲望蒙蔽了双眼,最终选择了铤而走险,下出了一招貌似神勇实则无路的死棋。所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诚如是也。

三、李达康

这是一个特别爱惜羽毛的人,爱惜到不近人情的地步。在某种程度上,他和侯亮平是一类人。不同的是,侯亮平追求的是无暇的正义,李达康追求的是纯洁的政绩。

他不是谋私受贿的贪官,也不是油盐不进的大清官,他是一个纯粹的官僚。他对攀爬的理解就是做政绩、解决问题,这些实质性的东西做到了,自己的位置才能稳固攀升。所以,不管他遇到什么问题,他的第一个反应都是雷厉风行地干实事。丁义珍出逃,老婆欧阳菁出事,拍桌子归拍桌子,拍完后的第一反应都是:GDP!GDP!GDP!

他没有朋友,没有爱好,目标明确,同时又坚守原则,知道有些底线无论如何都碰不得。虽说作风霸道,但在底线问题上,他似乎有一种坚不可摧的意志力,而这种意志力,源于他的信仰。

在湖边骑车时,李达康向沙瑞金坦露了自己的真心。其中有一段话,让人听了很感动:你想,党把我从一个农村的孩子培养成市委书记,那得花费多少心血啊!

因了这份信仰,哪怕当上了市委书记,李达康也没伸手捞过一分钱,生活水平和普通市民一样。这份信仰赋予了他异乎寻常的警觉性,尽管在智商和情商上,他逊色于高育良,但在底线问题上,他是个站在山顶俯瞰棋局的人。

四、陈岩石

这是整部小说中我最喜欢的人物。

如果说侯亮平的天性纯良,是基于他顺利人生履历上的不着纤尘;而陈岩石的一生正气,则是一种历经风雨后的大智慧,是洞悉人生后的自我选择。

他常说的话是: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他不仅这么说,他也用一生去践行着。

抗战时,他才15岁,因为不是共产党员,没资格背炸药包参加尖刀班,为了抢到这个“特权”,他虚报了两岁。同样是以命相搏,他把性命献给了自己的信仰,即便回首往事,他仍然自豪自己的选择:同志们,我这一生都为抢到这个特权而骄傲!

工作时,他担任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因为得罪了赵立春,直到退休都未能再进一步,可是他依然初心不改。退休后,他将自己的所有财产都捐献了出去,两袖清风地住到了养老院里,自得其乐。为了大风厂的员工,他不顾80岁高龄,四处奔波,为民请命。即便死后,他都将遗体捐给医学事业,因为他“不想麻烦后人,也不想占用国家的土地”。

陈老的一生活的特别纯粹,权利、金钱、名气,都不是他执着的。他唯一执着的,是担心自己奉献得不够。如果说人生的三境界是: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陈老,便是那个心见众生的人,所以可以坦荡荡来去无所惧,唯留正气在人间。

这是个伟大的时代,无数的变革在时代中酝酿。

在时代的洪流里,有人居庙堂之高,有人处江湖之远。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真正的天局,不是贫贱的出生,不是囹圄的处境,不是生活的磨难,而是在最关键的路口看清自己,选择跟随人性的哪一面。

坚持良善的人,总会胜天半子。

只是这半子,在狂妄者眼中是胜天半子,殊不知,不过是天亦有情,让君半子罢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