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0日

外婆87岁了,身体硬朗的很。这么多年,无论冷热,从来不糊涂不得病,一粒药不用吃,能走能撂。但家家一本难念的经,谁谁都有一摊烦心事。于是每年回家没事就跟外婆聊天,陪她说说话,意图让她倒倒话匣子,宽宽心。

这回听外婆讲的当年故事,才知道敢情电视剧《小姨多鹤》的故事在东北很普遍。当年外公才二十多岁,也领养过一个15岁的日本遗孤叫竹藤召治(音,具体什么字不知道),不过比多鹤幸运的是,竹藤被抚养到20多岁后回到了日本。如果竹藤要活着,也70多接近80岁了。

电视剧小姨多鹤》的故事发生在1945年秋日本战败,日本国居住在黑龙江的“开拓团”的民众纷纷集体自杀,以死报效天皇,不肯自杀的民众结伙逃难,企图取道辽东大连登船回国。主人公多鹤(孙俪扮演)及母亲、妹妹跟从三千多人逃难,冬季到来,一路上饿死病死冻死无数。多鹤和一些女人被县保安团劫了,县保安团用麻袋装着女人运到镇上一角钱一斤当众拍卖。他们以为麻袋里冻僵的多鹤死了,于是给看热闹的张石匠夫妇一块大洋,逼着他们把死人拉走埋了,没想到,到了野外,却发现麻袋在动,经过一番争执,张石匠夫妇决定救回多鹤,于是电视剧里的多鹤开始在中国曲折多舛的一生。

按照类似的时间推算,估计外公收养竹藤就是1945年冬。竹藤的父母和姐姐是黑龙江的蓝旗营(音)开拓团的,都死了(也许就像电视剧里一样),据说后来扔在陶家沟万人坑。竹藤的大哥早前当兵走了,二哥后来也死了,剩下竹藤和一群大大小小的日本遗孤。这些可怜的孩子从蓝旗营一路走了几十里地,居然到了距离阿城十里地的单家窝棚(音)。孩子们命大,数九寒天,没吃没喝,睡在没有天棚的仓库里差点没冻死,这些大大小小的孩子再没人管就真活不了了

村里人聚集起来讨论这些孩子怎么处置,结论是,谁家看中哪个孩子就领回去,给他们口饭吃。就算阿猫阿狗能养活就成,带带拉拉他还能帮你干点啥活。那时候外公和家族兄弟在镇上开粉坊(大概是做粉条的),看到此情此景就领了竹藤回来。

外婆讲,竹藤小个子,脑袋尖尖的,不爱吱声。那时外公好像二十几岁,比竹藤根本没大出十岁,外婆比外公好像6岁。竹藤不怎么称呼别人,大家怎么让他叫都不叫,只跟外婆好一些,叫她“三婶”。后来八姑姥生了个儿子,竹藤称呼八姑姥为“带兄他妈”,别人依然不叫称呼。

竹藤在外公家抚养着,外婆还夸他会帮家里干点活,什么都能帮衬着点。竹藤就这样长到二十多岁。

根据政策,国家把竹藤等遗孤送回日本,竹藤就这样走了。后来,竹藤安定好了给外公寄来了一封信。说自己的大哥当完兵还幸存着,在北海道卖肉,于是投奔他去了。信里还有他的一张照片,给大家报个平安。

再后来运动不断,社会紧张,翻天地覆。外公本来没什么,但后来也遭到批斗,家里更不敢藏这那封信和照片,更不敢回,就烧掉了。

时隔五六十年,外婆还能想起竹藤,他的样子,他的事情,像亲人一样。竹藤刚到外公外婆家的时候,年幼的大舅才学会坐着,一转眼,大舅已近耳顺之年。岁月不饶人。

这么多年,大家都说竹藤可能不在世了吧,外婆不以为然地说:“我还在呢,他还能不在?”

世界很小,经过不懈的努力,六度关联能帮我能找到沦陷时期女作家梅娘的联系方式。也许万能的互联网,真能把半个世纪前失散的亲人找出来。我相信,只要有更多人热心和努力,就一定功夫不负苦心人。

本文欢迎转载和传播,有线索可以联系Lorna,我的邮箱是lazylorna@gmail.com,也可以在我的博客lazylorna.com上留言。

线索:

  • 竹藤召治(音),大概生于1930年左右,今年接近80岁了。
  • 父母兄姊大概是跟随满洲殖民开拓团来到黑龙江,在蓝旗营(音)一带生活。
  • 1945年秋日本战败,竹藤的父母姐姐去世,据说后来扔在陶家沟万人坑
  • 竹藤的大哥早前当兵,战争结束后曾在北海道卖肉。二哥后来也死了。
  • 竹藤和一群日本遗孤从蓝旗营一路走了几十里地,到了距离阿城十里地的单家窝棚。
  • 竹藤被我外公领养时15岁,竹藤不爱叫人,只称呼我外婆“三婶”。
  • 竹藤在外公家长到二十多岁,后被送回日本。
  • 竹藤回日本后给外公寄来一封信及一张照片,说投奔北海道卖肉的大哥,曾当兵的大哥战后幸存。
  • 此后数十年,音信全无。
  • 我外公叫张斌。

多么希望不远的将来,外婆能收到竹藤的消息,让她老人家欣慰。

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用刘谦的话说:见证奇迹的时刻。

Tags: ,,,.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