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

之前看过一本书,是在五道口附近的书店看到的。《知识与权力》。特别震撼。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掌握知识,尤其是信息不对称的关键性系统性的知识,往往才掌握权力。信息社会,知识才意味着权力。

2016年5月5日在朋友圈推荐过一次,那时在微信读书里发现了这本书,那时我写到:

墙裂推荐这本书!正如Bloomberg所说:“开放的头脑,是你所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我们的经济建立在了信息之上:获取知识、分析知识,然后运用你的创造力。”头脑容纳大量不对称的信息,转化成知识,利用好的知识会变成权力。正如《知识与权力》这本书的副标题:信息如何影响决策及财富创造。
没想到,时隔一年,从前的一位读者成成就就专门找出这本书,看完并评论说:

去年看你推荐购买的,今年这时才看完。摘一些语句感谢!

在经济中,低熵的一方是需求方,因为需求方的行为具有可预测性,而高熵的一方是供给方,因为供给方的行为往往充满了惊异。

秩序不是自发的,但要想获得令人惊异的自由和机会,秩序却是一个必要的前提条件。

将知识(过去的经验)与力量(着眼于未来)创造性地结合起来。

只有稳定的、低熵的载体(现行需求经济学理论)才能给富有创造性的经济带来积极正面的惊异。

公司收益不取决于公司内部,公司只能决定自己的成本,而无法决定最终的收益。某一项成本是否能产生利润,要看公司外部的客户和投资者怎么做决定。要想赢得客户和投资者的支持,需要有外向的视野和领导力,而不能只顾着从企业内部着手解决问题。企业应该寻找机会,而不是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听起来不错,但这是首席财务官的专长,对企业家而言,则是一个陷阱。当你专注于解决问题时,你在助长过去的失败,消耗你的力量,最终,虽然名义上纠正了错误,取得了进步,但错误的影响得到了延续,导致你不仅趋于平庸,还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德鲁克

相关性并不意味着因果关系。

创新的重要性不在于效率而在于效力。它们不会让人们更好的完成现有的工作,但它们能重新定义工作。创新不是线性的,而是跳跃式的。

给予者只有在理解接受方需求的基础上给予礼物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接受者才能做出更大的、更积极的回应。如果给予者能够以一种令人惊讶的方式满足接受方某种隐秘的或无意识的愿望,那么他的礼物就是最成功的,也最能触动接受者的情感。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