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

看了《白鹿原》第11集,白嘉轩、鹿子霖被绑架,白嘉轩的媳妇仙草拿出家里所有积蓄来救人,白嘉轩的妈妈想留一点给几个孩子做打算都没来得及,而鹿子霖的媳妇一开始拿出所有银元和金条,然后想了一下却留了两根金条。人性。

剩下赎金不够,乡亲们努力凑了一些。朱先生和鹿子霖的爹作保,答应以后就算卖房卖地也会还,乡亲才努力凑了一些,尽管仍然没有达到赎金的金额,但好歹最终起了重要作用。

鹿子霖的儿子兆鹏,后来跟黑娃用弹弓救了白嘉轩和鹿子霖,却丢失了赎金的银元。成功组织营救的白嘉轩的姐夫朱先生,却因为没有追回赎金,而受到全村人的埋怨。

兆鹏来找朱先生,说了自己娘没有拿出全部的钱的事实,也疑问朱先生当时为什么不动武努力保留赎金。朱先生说,那样会死人的,而小小年纪的兆鹏却说,救人也会死人。然后向朱先生鞠了一躬转身回家了。

朱先生叹了一口气: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朱先生是文化人,对农民及人性的认识极为深刻。那些老乡在救白鹿二人时主张强攻,朱先生不赞同,他说,咱们这边只要死一个人,其他人都得跑了。这话太深刻了。当初乡农闹事,放铳子时也是,没放响三声,乡农根本不齐心,都胆小。农民的劣根性。

朱先生用一只假手诈石头,石头是绑架案的主谋之一,也是暗地里打白嘉轩闷棍的主谋。白嘉轩在被绑架前接受姐夫朱先生的建议以德报怨,把石头气跑的老婆孩子接回来。所以白嘉轩被被绑后,石头发现这一点,赶紧说了白嘉轩被绑的事实,获得了救援时间。事后尽管白嘉轩知道石头是主谋,但既往不咎,还给石头家送了钱,体面的找了借口,这是托他种地的定钱。本来石头把地卖给白嘉轩,白嘉轩就没亏待他,这下还给他找了营生,心胸很大。

想起shen有一部短篇,就叫《知我心者,死》。

唉,知心难,知己更难。难得糊涂。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