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7日

1.传奇犯人

下班时候跟杨叔聊微信,起因看到一个新闻,一个叫杨红涛的传奇犯人各种犯事和越狱,后来在监狱判了死刑,因为搞发明然后减刑了。我觉得诡异就百度了一下,果然第一条说他发明了无刷电机有水分。想起去年杨叔说过一个传奇犯人、无线电和搞发明的故事,记不清了,就问了一下他。

杨叔说基本确定为了减刑而编故事而已,无刷电机在犯人出生以前就已经被外国人发明了。那时候有政策搞发明会减刑,所以好多人钻空子了。

他说当年83年严打,的确有冤案但基本没有抓错人。冤的绝大部分在于应该判五年的结果被判了十年。那时社会治安问题极为严重,当年严打虽然有点左,但在现在看来还是非常正确的。例如东北风行”刨根”,就是拿着锤头从人后脑勺刨下去,杀人抢劫,特别残忍,但往往也抢不了多少钱。有个破案的高级警察,势要抓住嫌犯绳之以法,蹲守多日,有一次好像回家的楼道里也被刨死了。还有刀具枪械,火拼强奸,都非常严重。那时候大部分男女都不敢走夜路,都要几人护送才行。

杨叔说,当时社会治安问题严重有三个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社会闲散人员太多,一方面领导子女管束不严,有了权力就乱来,一方面是警力不足条件太差。严打抓了好多人,终于安宁了,治安突然达到真空一样的好。然后政治方面遇到了问题,无法解决,所以大家都在挑毛病,到了八九年闹学潮。一直到九二期间政治风波平静,小平把社会稳定提到第一位,并且抓经济,才有接下来三十年的经济腾飞。

这段历史还真得学习,读史使人明智。杨叔说你们年轻人总是喜欢把什么事情都往政治上引,这话连着说了五六次。我说没有啊,不懂政治,然后思考了一下,大约是有些事情疑问的时候,杨叔敏感的注意到细节的取向。不过我想这大约是共性。年轻人往往不懂政治,也不了解历史,所以好多事情产生疑问,往往因为没有社会背景和史实原因的了解,所以只能以为是政治制度的问题,主要也是这方面的信息平时被大部分低调处理了,很难看到,没有基本信息,就没有合理的判断,自然容易武断认为这会不会跟政治有关。

然后聊到我看到风吹江南写过文章,提起中俄边境的俄罗斯村镇的情况。文章说俄罗斯中国交界的地区土地兼并严重,大概率都是中国人,本土农民极穷,中国农民可以租俄罗斯的土地种粮食长达五十年,而且自己种了一辈子不种以后,一般不在俄罗斯养老,带着钱回老家,把土地转租给下一个中国人。俄罗斯的土地人口真空,铁路讲老化,速度逐渐下降极快,经济极为依赖能源出口,贫富差距过大,贪腐严重等等。俄罗斯也不如中国。

风吹江南那篇文章真正深意,其实是在探讨边境国界问题。当年江主席跟俄罗斯确定中俄国界线这个多年悬而未决的历史问题,被好多人指责为割地的丧权辱国行为,从这篇文章的田野调查来看,当时中国要下这些土地可能真的弊大于利,两国博弈,面子上的进退是一方面,实际的输赢往往是台桌下的事实。在俄罗斯的很多边境土地,中国人口已经占了绝大多数,这从某种意义就是殖民,从法理来说,这些城镇是俄罗斯的国土,但绝大多数中国人在这里能生活一辈子,耕耘收获,最后退休养老,把所有财富带回国内,土地交给下一波中国人。这在事实上,这些国土到底是俄罗斯控制呢?还是中国控制呢?俄罗斯中部地区和东部的大片土地人口流逝严重,因为贫穷和物质匮乏,发展没落,出现很多真空的无人区,经济富裕的阶层主要在西部莫斯科附近几个大城市。这么大国家,过于依赖能源出口,其他产业发展受到抑制,工业和其他行业的水平发展完全跟不上,有些还是苏联时期的水平,这些年也很难。

杨叔说,叙利亚的现在就像八三年的中国,到处持枪,各地都有武装,天天打来打去,没人有心思搞建设。泰国也不行,几十年代比中国发展水平快多了,因为政治不稳,好多九十年代水平的标志还随处可加。

然后聊起对政治的确太不懂了,对社会也不懂,容易啥事都以为是政治原因。

2.如果每个人都理解你,那你得普通成什么样。

看到花儿街情报的一个公众号的文章《先生,你的湖》,说了一句:如果每个人都理解你,那你得普通成什么样。

这个公众号质量不错,但入群需要收费,口号是:免费才是最贵的。话是没错,但没有试用装,我也很难付费,这个大约是人之常情。

3.高手

青斌今天离职了,真好。

跟libin和feng聊起高手文化,想起有个武林高手跟弟子的对话,大意是武功一般的话,行走江湖如何,武功高强,好像能走的更远一些,但如果是顶级高手行走江湖,师父反而说寸步难行。徐浩峰的《师父》里也讲过这些曲折,要扬名,有很多台面下的细致的游戏规则。稍微不慎,就得被刺成筛子前一阵MMA的一个拳手赢了太极高手,结果掀起惊涛骇浪。feng说,打不如自己的弱者,通常都没好下场。刚才说的拳师虽然赢了比赛,但输了民意,拳馆都被砸了,各种被闹事举报。甚至于由行政命令不准经营了,需要停业整顿。恼羞成怒来复仇了。

有些人很怕拿到诺贝尔奖,因为这意味着他再也干不出什么成就了。这是统计出来的。

业绩被截胡了,而且非常不要脸的越级改了。随他们去吧。吃相难看,也不是眼前而已。

4.突然想起高佃勋的《岁月的童话》,回归田园,回归初心。

5.看JD,新的标准要求自己。接下来的安排,新的标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