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

聊起白胖的问题,可能不是桃花一小朵,就是浪花一小朵。想了想昨天说了些什么,越发觉得一些细节很有趣,应该不是怂货。

去年的四条街。似乎大约也是这个时候。

看朋友圈有人写了一句:爱是克制。

想起张惠妹的那首《人质》:在心上用力的开一枪,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

朋友圈放了《断刺》里童蕾和柳云龙的剧照,李赫男,唐栋,矢车菊。我要是唐栋,也会喜欢李赫男。之前还写过一篇《唐栋为什么那么喜欢李赫男》,可惜李赫男喜欢的不是他。

喜欢的未必有缘分,相吸引往往是不同的,有时候最初甚至是相斥的。

之前喜欢吴秀波、柳云龙、马德钟、陈锦鸿,看着他们从小角色一步步熬出来,大器晚成。有性格,有绝技。

这些年有时候会思考是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可能被什么样喜欢,最后得出结论:我也这样。也许喜欢的类型跟自己的特点很相似,就像自己在追求镜子而已。

事实上,往往人的左右脸都不对称,完全一样并不美。

唐栋和李赫男这几张朋友圈,勾出当初bbwc的读者WuZhong,叫我娜姐,实际还大五岁。一问才知道,原来,行业是建筑设计有关。勾起长春漫步的回忆,那个时候,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其实更喜欢童部长那种风格,或者说,我老了也许也是他那个风格。不过这些“好”,都带着岁月的痕迹。童部长人很爽快、能量很大,通过言谈举止可以看出,有眼光和格局、行事严谨、说话克制。二三十岁的人,谁能凭空具有他这么深的功力呢?即便武侠小说里,往往也得一个老师傅把毕生的功力传输给你,才能拥有深厚但短期内不能熟练控制的内功。

如果说当初是我们找了他,但后来是他发现了我们,都有慧眼。在他眼里,我们俩女娃很不同了。

如果没有当时的锲而不舍,可能没有现在的好事多磨,都是机缘际会。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