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

霍吉合写了一篇文章《失败的人生只需要走错一步路》,他说:

大城市的魅力在于可以重塑人格。在科技文化高度撞击交叉衍生的一线城市,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有思维被重起的感觉,而每一次的认知刷新,都是自我突破的契机。

这里有太多有意思的人,太多有趣的灵魂,令你永远保持好奇心和学习的欲望,从而在人生格局上完成从砍柴式的定向思考到牧羊式的多元转变。

不仅对于面临择校的学生们,霍老爷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告诉小镇青年们离开自己的舒适区,到大城市中去。事实上,越是身处底层越该去往大城市,因为它有足够多的机会、包容性和优质公共资源。不仅对于面临择校的学生们,霍老爷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告诉小镇青年们离开自己的舒适区,到大城市中去。事实上,越是身处底层越该去往大城市,因为它有足够多的机会、包容性和优质公共资源。
大城市的学习资源共享,交流管道迅捷。

一线城市拥有庞大的学校群,交流的意义比闭门苦读更为深远。本科四年是我们重新认识自己,发掘天赋的黄金时期。天赋人人都有,但是天赋不会自动显现,必须要靠不断的碰撞和尝试,才能把它找出来。如果成长资源极其有限,就算心里再有诗和远方,也只能是瞎扑腾。

今年2月,中青报进行了题为《跨越50所高校的人文课堂》的新闻报道,介绍了“武汉蹭课联盟”这一公益组织。

“上遍武汉所有大学,去蹭他们的每一场讲座和公开课”是这一组织的实践目标。类似的组织还有“北大清华讲座”,“沪宁杭讲座”等。年轻的95后们,正在通过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资源共享,创建学习型社群。

当Enactus,TEDx,SUGAR在大城市里风生水起时,小城市的学校还在以加分和综合测评利诱大家参加社团和学生会。当西部的学生还在为没有企业来招聘而焦头烂额时,北科大的胡辛束已经抓住公众号的红利赚得第一桶金,在24岁生日前夕获450万天使轮融资,更在一个月前登上2017福布斯“亚洲地区”30岁以下精英榜。

就连扎克伯格创业都要离开哈佛,西迁加州,曾经坚持“南方怎么就不能领头视频传媒”的咪蒙也不得不北上扎堆儿。

这不再是一个明月千里好读书的年代,唯有设身处地才能管道对接,感知潮水流动的方向。而区域的局限阉割了个体的视野,在一个差的平台做到再好,也够不到好一点台子的地板。

大学时候也蹭了不少课,东北那时文化氛围很浓厚,现在应该跟北上深杭的差距变大了。

教育资源会越来越稀缺,尤其是新型的、更好的、补充教育。

也正因为开通的跨校选课系统,选择大学所在的城市,比大学本身更重要。

大城市教育资源集中,一条马路可以有几所大学,在一所大学蹭了一节课下课后,还来得及赶另一所学校的下一节课。公共教育资源的效率很高。

当初在长春,到处都是吉大,挨着就是吉大一个校区,经常去蹭课。还有吉林艺术学院,走路十分钟,连着好几年去看他们的毕业大戏,或者班级作业的话剧什么的。这些通识教育及多维文化修养,跟地域距离非常有关系,走路就去了,回来上别的课也不耽误。
把户口挪天津是太正确的决定。如果在天津上学,可以到南开蹭课,天津其他好学校也不少,但东北除非省会,好大学数量太少,而且信息不对称。北上广深航等城市,大学资源很密集,大概率离家近就有很多选择,隔一条马路可以去两个学校连续上两节课,但其他城市没有这个条件。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差距都是这样一点点拉大的,机会并不均等,虽然也有靠个人奋斗屌丝逆袭或弯道超车的可能,但高速公路往往是有特定路口的,现在的社会,底层白丁想跻身上层社会的概率越来越小,川普家族富可敌国,克林顿布什等历届总统都是顶级精英家庭,父辈祖辈就有政要甚至总统渊源,这个台阶不是一人累积的。小布什曾自豪的说,他继承了父亲一半的朋友关系,这个人脉是资源,对政治经济文化都有莫大的关系。父辈的积累,儿孙辈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