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0日

同学群里有人发了一个书页的截图,里面讲到当年化学家戴维对金属元素单质发现和提炼做出贡献的经历。勾起很多当年做老师时的记忆,把发到同学群里的聊天记录整理如下:

戴维是个大牛人,他还有个更牛的学徒和学生叫法拉第,就是发现电磁感应那个著名的法拉第,戴维提炼和发现了元素周期表上好多金属及非金属元素单质。

从前上课的时候,学生很喜欢听这段,有故事性,也有八卦成分,对知识点的印象就会变得特别深,不过不做教师好多年,一下勾起了从前,哈哈哈。
化学教材上,每一个人物头像都不是白给的,虽然教材上没写几个字介绍,但他们往往都有壮阔的一生。当时是讲Na K等金属单质的时候查资料的时候发现的,在课堂上每次都花了相当的篇幅讲这段故事,拆成几段,融合到知识点里讲,虽然讲故事不计入考试成绩,但能极大的调动学生兴趣、缩短小对科学学习的距离感。

只要点燃了兴趣,那后面即便对知识点的讲解时间缩短了,但理解程度和吸收效率大为提升了,学习效果非常惊艳,一学期都能记住这堂课和知识点。

当时每次讲完这段下课后,学生们都会高兴的跟别的班同学炫耀转述戴维和法拉第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顺便强化和巩固了学习效果。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教育不是教授知识,而是点燃热情。

我是专门点燃学生兴趣、负责“放火”的“纵火犯”,哈哈。

在戴维和法拉第那个年代,科学的研究是集中在贵族等有闲阶级的休闲追求,比如歌剧,绘画,建筑,发明,也包含科学。戴维当时举办了很多科学讲座,观众都是贵妇们,戴维的很多科学研究成果往往是基于贵族们对科学艺术的美好追求而进行的探索,就像牛顿对物理的贡献一样,他们不是生来就立志想做科学家的,而是反过来,牛人的爱好累继成系统的科学成果,让他们成了伟人。这种价值观,也是科学观的教育。
当初法拉第是穷学徒,家里很穷,几岁就做学徒,后来因为热爱科学,兴趣浓厚,逃票参加戴维的科学讲座,写了满满几大本详细的笔记,然后毛遂自荐带着笔记找戴维,说要跟着他做科学研究,戴维看到小伙子非常用心,就收下来他从学徒和助手开始,一开始法拉第从负责刷烧瓶烧杯开始,但可以观察和学习戴维是怎么做研究的。
戴维的兴趣广泛,发散很快,有些科学研究成果做的不细致,结论草率,后来法拉第在戴维后期的研究成果中做了很多贡献和新的发明。如果说元素周期表上相当大比例的早期金属单质都是戴维第一次发现或提炼的,那后期几种关键单质的重要提炼,以及工艺化科学化,都是法拉第主要贡献并完成的。

当时后期俩人的分歧也是戴维发文章不署法拉第名,或者占据了科研成果的主要贡献人,但实际只是起到次要作用,俩人最后拆伙,戴维还利用自己在科学界的影响力挤兑法拉第。后来法拉第转向研究方向,对电磁感应方面做出巨大贡献,干脆写进物理书了。

当时学生们都特喜欢跟小伙伴们转述这段故事,无形中对化学和物理的这两个知识点都掌握的很牢,而且对科学探索和知识学习变得更亲近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