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9日

携程这些年负面极多,霸王条款,捆绑销售,出票飞单,野蛮扣费等等,每年都有无数的投诉,今年连女明星韩雪都公开声称数次被坑,在微博呼吁抵制了,携程方面基于恶劣影响的传播面,终于声称取消捆绑,不知道落实情况如何。

最近携程又上了头条。被疯狂传播的是上海携程总部办的员工幼儿园发生虐童事件。知乎上有个帖子《如何评价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比较详细。这次反应的是员工幼儿园的管理方面的重大问题。殴打孩子,灌芥末,喂安眠药,在监控死角关孩子禁闭,把孩子放到窗台上恐吓……真是恐怖。

这还是被一个家长无意间发现的,哄睡时孩子耳朵上的淤青,问老师未果,要求查看监控,才发现情况这么严重,牵连出太多“炸弹”,原来众多孩子都受到虐待,情况令人发指。

事情不断发酵,被深挖,发现这不是携程自办幼儿园,而是妇联承办并外包给第三方幼儿园,其中妇联拥有的准入资质的要求,产生了权力寻租,第三方幼儿园为了最大程度降低成本提高利润,最大程度降低幼儿老师工资,不招聘足够人数的老师,导致老师素质低下,薪水过低,劳动强度太大,最终导致这个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幼儿园开园两年多,目前的情况不是第一天发生的,要不是被刚送园两天的家长因孩子淤青,就根本不会被发现殴打。如果没有淤青,灌芥末和喂安眠药,也就永远不会被发现。但最关键的原因是,幼儿园因支付寻租成本导致压低老师待遇,招聘不合格的老师,过高劳动强度和极低工资,才是这个事情的根源。在这家携程幼儿园,一个老师要带接近25个孩子,100个孩子只有4个老师!确实不产生悲剧才怪。

怪不得幼儿园都很贵,动辄几千一个月,成本确实高。按人工计算,假设平均一个老师对三四个孩子,这工资加上吃喝住宿、硬件成本及幼儿园日常经营成本,平均到一个孩子的确很贵。

还是出生的早好一点,我们小时候上幼儿园不花多少钱,现在一个成年上班族的月薪不一定够孩子幼儿园的学费。

这次事件的发酵,挖的越深,越觉得这不是一两个无良教师的个人行为,而是这个群体的社会现象,根据全国各地的报道来看,虐童事件比比皆是,只是这次结合了携程这种问题热词,才能被广泛传播引起社会重视。不知道能否对幼儿园准入制度的更改修正产生良性促进,之前幼儿园也有虐童,以及变态,某一年还有精神病枪击幼儿园,对儿童进行扫射事件。不知道是不是当初这个事件的影响,形成的准入制度,而后面演变成权力寻租。但这个行业很复杂,无论取消或者不取消准入制度,不是这么简单的行政命令能解决根源的问题。

前阵子,中小学留守儿童托管的女童受到性侵,其实也是一样的原理。学校太远,孩子太小,所以要有托管住宿,因为承办学校托管所需要资质,所以产生寻租,而承包托管所的老师是变态,跟学校的关系比较硬,导致大量女童受到猥亵及性侵,酿成人间悲剧。发现情况并举报的教师,没有申诉管道,警察也不管,或者事态严重没有有效应对,教师无奈寻求媒体等其他手段制止,而形成公共事件,政府出于维稳考虑施压控制,导致女教师被找借口解聘,并且控制在当地,甚至是加到吸毒人员名单里限制出行,真是无奈的一环扣一环,进入死结。

前一阵也是上海的高档幼儿园选举家委会的会长,选举中各家长在微信群里晒的履历,一个比一个精英豪华,因为其中一个妈妈称爸爸是掌握35亿资金的基金经理,号称可以砸停茅台,引爆传播。甚至影响到证券行业彻查此人是谁,查到易方达的某个基金经理最近似,该基金赶紧发公告说基金经理媳妇的履历跟媒体说的不一样,也并未持仓茅台。可见影响面多大。这轮媒体传播的结论是,上海的小幼教育才是精英教育,家长足够精英,而且抱团。然后关联报道里也提高有的小学家长想把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片区的家长踢出学区,以保持整体学区家庭条件较高及学生条件更高,这大约一方面是中产阶级想晋升精英阶级的焦虑,一方面是对美好生活追求与现实生活条件的矛盾。

知乎有个答主的回答很好:

spadek

701 人赞同了该回答
各位想一下,如果你带着孩子走在大街上,一个20多岁的陌生人告诉你,白天把孩子交给我,晚上带走,1年给我个1万多就行,我照顾他还教他知识。
你会把孩子给她吗?
如果这个人还学历不高呢?
如果这个人小时候还是个混子呢?
好吧,我知道你们都不会给。
但把大街换成幼儿园,陌生人加上幼儿园老师的称号,你就必须得给,还得抢着给。
这就是现在我国幼儿园的情况。
我认识的幼儿园老师,我很确定,她们都是好人,但她们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学习成绩不好。
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大学,当老师的门槛都高的很。
只有幼儿园,没有门槛,只有地毯。
这么说吧,北京高考,幼教专业的专科,150分就能去。
什么概念?
我记得我当年的卷子光选择题就300多分,运气好点闭着眼进。
而这些人里有多少真正热爱教育行业的呢?
几乎没有。
那为什么她们还要做幼教呢?
毕业前先签5年合同,干不完赔钱,不签不给毕业。
明白了吗?
她们当老师带孩子,靠的不是专业,不是热爱,靠的只是良知。
而有的人,是没有良知的。
如果想改变,要么提高待遇,提高门槛,要么严惩不贷。
但我哪个也没看见。

更早之前还有小区拆围墙的事情,八万一平的商品房与两万的经济适用房同属一个开发商和地块,但买房价格不一样,品质不一样,因此有围墙之隔。卖房时说的很清楚,交房后经适房的业主开始闹,一方面想要享受高品质的环境,提高房产价值,但另一方面损害了商品房业主的利益。最后经适房业主借影响消防及涉及阶级歧视的大招,政府方面判定限期拆围墙,这事儿最后不知道完没完,围墙拆没拆。

总体感觉,经适房并不是真的穷人人群,他们很多人开豪车,也是寻租人群,所以才有本事把这场闹剧打赢,真正的穷人怎么搞得定这样的事儿?这又不是拆迁的被动行为。违反社会公平,激化阶级矛盾,这个大局不好管。

最近还有一篇报道,《前乐视员工爆料:我所了解的贾跃亭和乐视》,是乐视的前公关负责人讲乐视生态的深层矛盾及他能观察到的问题,提到贾跃亭的管理能力,尤其对掌握这么大规模的企业管理有吃力的地方,这个角度还是有价值的。还有人评价说:老贾是吕布的人,非操的是曹操的心。

然而,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老贾的缺陷,却又是那么的严重。老贾这种缺陷,如果不在乐视内部工作,是很难发现的,非常容易被上述闪光点所掩盖。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后不久,乐视危机公关组成立,OA里面的名称是“高级媒体关系组”。这个小组的部门组成比较复杂,以后再细说。小组成立之后,乐视公关决策的中心,就转移到了危机公关组来,乐视终于开始用专业的公关方法论展开自救。

在危机公关组成立不久之后的一次讨论中,我们有了一个共识:老贾其实有社交恐惧症。

在碰撞激烈、戏精遍地、娱乐营销至上的互联网圈,很难想象老贾这种级别的老板有社交恐惧症,何况老贾在与人交流时候的态度又是那么的谦逊而自然。

然而这确是事实。其实,这一点从老贾对企业家圈子的这个“会”,那个“岛”,以及“俱乐部”之类的社交平台毫不感兴趣,就可以看出端倪。所以,老贾参加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我们是做了很长时间工作的。

知道了老贾的这个秘密,就不难理解《中国企业家》的记者为何对老贾刮目相看。实际上,老贾是媒体最喜欢的那种采访对象:有被压抑的强烈表达欲,却又心防不够,总是把关于乐视的种种构想倾囊而赠。老贾的这种缺陷会给公关工作带来麻烦,最典型的一次就是他在2014年末《财经》的越洋电话采访中,回答了所有敏感问题,差一点把乐视推向险境。

这和孙宏斌后来表现出来的领导人素质比起来,是有巨大差距的。

其实,老贾的这种缺陷,影响了他的视野。实事求是的讲,老贾的能力结构里,有着严重短板,这种短板最终导致了他苦心经营的乐视生态功亏一篑。

这种视野和知识结构缺陷,集中的体现,就是乐视的管理混乱。而对于一位企业家来说,这种缺陷可能是致命的。

在用人上,老贾缺少杀伐决断的魄力,不能收放权力自如。

林校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被我注意到。这篇文章不是写乐视的,却在文中插入一句话提到了老贾:

“老贾明明是吕布的命,非想干曹操的事儿。”

我觉得这句话是到位的。集很多天分与优点于一身的老贾,缺少一个统帅杀伐决断或杯酒释兵权的魄力,对权力难以收放自如。这造成了他管理上严重依赖能力有限的“旧臣”,不能实事求是地进行领导班子的权力分配。而根据事业发展的客观需要,“疑人要用,用人也要疑”才是一个统帅应有的气魄与方法论。

作为对比,我们可以看一下马云。当年西湖边创建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现在还剩下多少?马云是怎么解决以卫哲为代表的劳苦功高、位高权重的“老臣”问题的?马云在2003年的事业低谷,为何去延安?

我们再看看刘强东。刘强东总每个月都会在京东总部宴请员工,增进员工感情,直接了解公司的业务细节。很多人都看过一段视频,一位女性老员工在饭桌上向强东总邀功后的强东总即席回应。

他的原话是:

“我倒希望你去多请下假,说实在的,你们休假也可以给兄弟们一点机会。有时候不要认为自己一天不在了,整个部门就散了。不会的。我在美国8个月,公司都没散过。你也当如此。不管是法律还是我们京东内部的规则,你都是可以休息的。我们有老员工都休了3年了。你很清楚的是吧?都是为公司作出巨大贡献的,也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你们也就该心安理得,该休息休息,该请假请假。来,你们也举杯喝啊!”

这才是一个数万人团队领导人应有的管理艺术。

好多人感慨:只有大城市有公平,越小的地方越水深,越没有年轻人的生存空间。
从更高一点的角度考虑,人活一辈子要经历各种不容易,走过各种危险,能安全长大、顺利活到晚年,都是运气啊。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