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5日

和老鬼说起书,我说最爱的书是川银藏的自传,绝版了,在万能的淘宝上找到复印版,买了几本送人。他说也买了一本书到处送人,《壶中天地-道与园林》。

说起遗忘,我说是川银藏这本书很薄,风格有点像德鲁克的《旁观者》,他说看过也快忘了,几年前的同事的名字都忘了,看到照片却死活想不起来。我说太正常了。

前几天突然意识到忘记了舅舅和舅妈的名字,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想起小时候,从来没有什么场合叫他们的名字,更小的时候甚至觉得他们的名字就叫大舅二舅三舅老舅,以及大舅妈二舅妈三舅妈老舅妈。

就在刚才,仍然想不起三舅妈的名字,姓什么都没想起来,她的名字从前是知道的。

不过就像以前课本那个标题:《为了忘却的纪念》,因为会遗忘,所以有些事情才会记得更深刻。

就像《寻梦环游记》,比如音乐,梦想,专业造诣,或者其他的什么追求、信仰,这些才接近永恒的。

死亡不是终极,忘记才是。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