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4日

看到风吹江南公众号上更新了一篇李不太白的文章《
最后一枝罂粟花:为什么商人不能依附权力》。

好文章。

转发时说:除初看开头,就察觉一定会提起傅国涌的《大商人》的那几段,唉……尤其是卢作孚这段:“我自从事这桩事业以来,时时感觉痛苦,做得越大越成功,便越痛苦。”后面果然写到这些。当初看这本书时,见字如面,作者文笔力透纸背,让人能穿过历史长河感受到那种痛苦。刚极必折,慧极必伤,强极则辱,情深不寿。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果然是难得糊涂,知道越多越危险,傻人有傻福,中不溜秋最幸福。

强极则辱,还真的是出事哲学。

但对于中国商人爱依附权贵这件事,是否来自逐利的贪欲这件事,我有不同看法,跟第一个留言的确一致:

素心:好文章,但作者可能没有经商的经历,中国商人之所以依附权贵,并非骨子里的卑微,而是出于现实的考量,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可以真正制衡权力的另外一种力量。商人们并非不想有独立的精神,只不过要想生存下去并且获得更多利润,不得不与权力合作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