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看到董蕃微信群里有人发了这篇文章,写了这么一段:

中国希望通过不平衡发展模式,即把国家总体财富不用于百姓医保和民生福利,剥夺民企的资本积累,在中国系统没有充分优化前,就集中资源跟西方宗主美国一博,一代人就完成与美国体系抗衡的自己的国际金融和技术研发的弯道超车,现在看来是过于乐观的毛泽东主义。

原来从民国诞生民企以来,税负和其他如此之重是国策,目的在于剥夺民企的资本积累,一方面用于百姓医保及民生福利乃至国家发展,一方面避免资本积累带来的民间财富集中而影响政治基础。在国内,商业不得不依附政治,美国是顶层商人控制国家政治。原来更深的一层含义在于此。

果然,认识是螺旋上升的。

还看到一篇号称德国女总理默克尔的告别演讲,里面提到了被迫放弃连任的无奈、控诉了美国的霸权控制及阴谋野望,以及拥抱中国的希望,还提到了英国脱欧的前瞻性,看里面很多煽情的话,总理还提到自己受时代杂志等评选等荣誉,尤其尤其是掺杂了拥抱中国这种态度,感觉像是中国人拼凑的伪文,看来还得核查真伪才行。鉴别谣言需要知识积累,很多人都被谣言的舆论操控了,形成盲目的以爱国为名的舆论,都是被操控了而已。

去年的中兴事件,美国直接控制了美国中兴,然后是贸易战,前几天是美国在加拿大逮捕了华为CFO孟晚舟的大新闻。

官宣孟晚舟是任正非与第一任妻子的女儿,任正非第一任妻子的父亲是某副省长。但有小道消息称孟晚舟不是任的女儿,而是情妇,与其生了两个孩子后被送给江的儿子,并于后者有生一子。华为的发展受江的政治及资本的大力支持,而被认为是江家的私有财产,孟则是江家权益的代表人,此消息称任正非想把华为传给儿子任平,但江家希望孟来接班,所以华为去美国举报某些违法,让孟来顶锅。

这消息据说是从逃亡海外的郭文贵的口中传出。真真假假,以假乱真向来是其风格。掺杂大量桃色及八卦引人入胜,一直是谣言传播的法宝,说孟不是任正非女儿这件事怕是为了促进传播的胡说八道,老百姓都愿意相信富人有这种脏事,但跟党产私产扯上关系,怕是就算清白也百口莫辩,因为里面牵扯的人和事情太多太复杂了,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有原罪,扯上政治,这水太混,但搅混才正是目的。

今年在国内特别流行的美国华人教授张首晟前几天自杀了,官宣铺天盖地的报道,可以回避了自杀的事实,而强化了死讯,这个很异常。国内功勋卓著的老科学家的自然去世也没有这个待遇,连人民日报也发声,后来官宣说家属称是抑郁症,在斯坦福跳楼了。然后有消息流传张首晟生前涉足区块链和风险投资,也许这里面亏空太大又绑架了他的名誉,因此逼上绝路?但后来又有消息称张首晟被美国认定为间谍,拿到高科技芯片给孟晚舟,孟是张的上线,孟晚舟拿到芯片去加拿大转机时被美国抓捕,这种说法把张定义成卧底美国的华人爱国科学家,说张首晟自觉无法挺过审讯手段及301调查,就趁机自杀了。这种论断也没有说出事实依据,作为消息,逻辑通顺,顺到似乎被设计过。

但回想过去两年,张首晟作为顶级科学家,在国内的名气堪称当红炸子鸡,感觉想要回国发展的架势,估计美国一定阻止,就想当初阻止钱学森等顶级科学家回国一样,顶级科学技术也是国家机密。

联系起前几天一直低调的任正非为了女儿出席国外顶级名媛闺秀圈的成人礼拍了全家福照片,被国内媒体大肆传播,然后八卦扒出任正非的历任太太的履历及儿女信息,这个违反常理,因为这种段位的任正非向来对于私生活新闻控制的很严,怕是有地位高的人估计放出的舆论,也是制衡,让任在其他什么事上要做出妥协让步,令其不得过于坚持现在他坚持的东西。

【朱其:弯道超车的中国模式结束了】

中兴、华为事件,至此可以让中国人完成自鸦片战争以来对世界体系的重新认识,即今天的世界是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和布雷顿森林协议两个系统的框架中形成的,这个框架是17世纪欧洲资本主义和民族国家重构的结果,白人重构了一种人类制度,即金融体系大于国家政权,就像华尔街的分布网络和世俗权力,实际上是超过美国政府的,美联储就是一个私人股份集团,控制着美国政府和全世界。

在17世纪以后以金融资本主义为核心的现代性体系中,只要选择市场经济和与美元体系进行国际贸易,就要受到西方金融和经济体系的剥削和控制。不想受控制只能闭关锁国,要闭关锁国,就不可能构成高技术研发生态。就像刘仲敬分析的,苏联的技术来自纳粹德国和二战时的美国,中国的现代技术来自冷战时的苏联和文革后的美国,但始终拿不到核心技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150年,一直没有搞清楚西方由资本主义和现代民族国家制度引导的世界体系的真正本质,这次终于触底清楚了。

中国希望通过不平衡发展模式,即把国家总体财富不用于百姓医保和民生福利,剥夺民企的资本积累,在中国系统没有充分优化前,就集中资源跟西方宗主美国一博,一代人就完成与美国体系抗衡的自己的国际金融和技术研发的弯道超车,现在看来是过于乐观的毛泽东主义。这次受到美国教训也是一个好事,倒逼中国政府不要想着先不管百姓福利拿医保钱去弯道超车,还是要先优化中国系统,即均衡国内不同阶层和不同地区的生活水平和文化素质,营建能调动国民创造力和心情愉快的公民社会,建立学术受尊重的大学体系,在这样一个优化系统中才能提升国家的高技术研发能力。但只要现制度不改,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

中国高层其实心里也没认为专制是一个理想制度,之所以维持,一个是因为既得利益,另一个是认为专制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制,能集中资源后来居上,第二个原因在中低级阶段有一定作用,但进入以高技术研发和金融国际化为核心的高级阶段,就失灵了。华为事件之后,弯道超车的中国模式已经不可能了,中国现在必须专注于中国系统的优化,才是进一步发展的前提。这个优化是以技术进步为核心,但技术进步不是可以脱离国家整体优化而单独优化的,必须建立在百姓医保和民生福利、不同地区和阶层均衡提高、公民社会和大学自由等整体环境的优化生态上。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