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1日

早知道爱因斯坦对原子弹等科学发现贡献很大,知道他一直被美国中情局监视,以为是只因为他反战而已。结果看了一段材料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他是否亲共不清楚,但被渗透过很深却是真的。
因为老梁故事汇讲到克格勃训练的燕子和乌鸦等美人计谍报人员的那期节目,搜到一篇文章讲三大美女间谍,其中第二位苏联女间谍居然最成功的贡献就是色诱了爱因斯坦,并成功套取了大量情报:

最情色的美女间谍玛塔·哈丽:她被誉为是最诱人的女间谍,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的爱慕者有很多,她的职业不仅是一个间谍,还是一名舞蹈家,据说她曾在巴黎的演出会吸引大批的人去看,可以说是轰动一时的,而且还会有人花大量的钱,只求能与她共度一夜。谁都不会想到这样一位娇弱美丽的舞蹈家会是一位间谍,可她的能力却非常强大,曾经就因为她的情报,让法国在一战中损失了数十万的人,后来她的身份暴露被枪决。
最美丽的女间谍玛加丽达·科涅库娃:在众多美女间谍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叫玛加丽达·科涅库娃的苏联女间谍。二战期间,科涅库娃为了获得美国原子弹的秘密,曾成功混进了普林斯顿大学资深学者的小圈子,更重要的是连年过花甲的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据报道,科涅库娃当时在克格勃(即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代号是“卢卡斯”,她丈夫是苏联著名雕塑家谢尔盖·科涅库夫。
1924年,年轻美貌的科涅库娃随丈夫来到美国,并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美定居。1935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邀请科涅库夫为爱因斯坦塑一个雕像。科涅库娃奉上级指示,以助手的名义与丈夫一起来到爱因斯坦的工作室。科涅库娃没有辜负克格勃高层的期望,成功地俘获了爱因斯坦的心。
1945年,科涅库夫夫妇奉命回国,爱因斯坦连续给心上人写了9封情书。他说:“我开始阅读关于魔法和预兆的书,它让我确信,冥冥之中有恶魔夹在我们之间,弄丢了我们的信……我坐在沙发上,叼着你送的烟斗,用你喜欢的铅笔奋笔疾书……如果你不忙,赶快给我回信吧!”就这样,情报随着科涅库娃和爱因斯坦的乱世之恋而流淌,苏联也因此获得了大量导弹、核武器方面的尖端技术资料
最杰出的美女间谍克里斯提娜:她就是全世界最性感的女间谍,是邦德女郎的原型,她也是二战中最为杰出的女间谍,她本身是一位波兰人,但是德国入侵了她的国家,她为了保卫国家,义无反顾地投身到了间谍工作,由一位美女摇身变为间谍,期间完成了很多关键的人物,她也成为了丘吉尔最为欣赏的女性!

原来爱因斯坦一生被监视的真正原因是背叛了美国啊!要不是因为学术界的至高地位,恐怕爱因斯坦早就被宰了,泄露尖端军事技术机密,影响国家安全,这可是大罪。
查资料发现材料说海明威是苏联间谍,是美共作家,已经被定性了。写老大哥和1984的乔治·奥威尔,也是美共,也做过间谍。萧伯纳也是亲俄的。就像现在的好莱坞明星几乎都是左派民主党,希拉里败选,水果姐等一种明星哭成能够,连马爸爸的双十一晚会都能放鸽子……也是醉了。

原来汤姆·汉克斯主演的《间谍之桥》里的阿贝尔上校的原型,也是一代传奇大间谍。阿贝尔上校,就是《春天的17个瞬间》主角施季里茨的原型。二战时在党卫队保安部,战后转去美国,从未放弃自己的职责。苏维埃并没有如片中暗示的那样枪毙他,而是授予列宁勋章、苏联英雄,晋升为少将,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培养后续干部。他有个著名的崇拜者,叫普京。

又查了一下,豆瓣评论说:奥威尔的《1984》本来是针对英国政府的,本来是讽刺西方政府因为反共而法西斯化和特务化,而奥威尔本人是个左翼分子,长期被英国情报机构监控跟踪,结果被CIA包装后成了反苏反共的经典巨著,然后国内外一堆小清新奉为圭臬。

大囧,左派人士果然其实只是先锋,并非一开始就投靠哪边的政治立场,原来都是两派势力相互争取和利用的对象啊!文化人也的确是事儿多。毛也说过,鲁迅如果活到建国后,如果还这么爱骂人、爱抨击,的确会死的很惨。虽然课本和历史上都说他是无产阶级革命斗士,但其实他好像并不是党员,就是左派而已。

李零说:奥威尔的书就是他自己的传记。奥威尔的立场是左翼民主派的社会主义,他既恨德国的法西斯主义,又恨苏联的斯大林主义。英国的保守派,他也反对。

当左翼,不容易

奥威尔的书,是左翼批左翼。左翼批左翼,右翼当然高兴。但他毕竟是左翼。

革命是件高尚的事,也是件残酷的事。鲁迅译过《毁灭》。他早就讲过,革命都是沾血带污。

当左翼,不容易。穷人,没钱,没文化,没有军事训练的政治经验,相当激进,相当暴烈,不怕凶,就怕穷。左翼知识分子相反,最怕最怕,是个人不自由,还有破坏文化(海涅和杰克·伦敦都有这种恐惧)。他们和穷人闹革命,难免格格不入。这是左翼的最大困惑。

历史上的造反起义,经常都是腹背受敌,前怕狼,后怕虎,”杀敌一千,自杀三千”,很多人都死在自己人手里。参加革命,这也是考验。

奥威尔曾向往革命,但革命对他很遥远。在英国这样的国家,在美国这样的国家,远离欧洲大陆,远离真正的革命,要想体会革命,难。

李零:奥威尔的书就是他自己的传记

腾讯文化

2017-01-11 20:01

小号

标准

大号

特大号

关闭

李零(图源于网络)

一、奥威尔是左翼

欲知民主,先知左右。传统意义上的右翼是西方议会中的保守派,左翼是西方议会中的民主派和激进派。右翼多半和遗老遗少、王公贵族和宗教势力有关,而左翼则代表新兴势力,如各种民主派、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夹处激进、保守之间,往往是中间派。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是极右翼,托派和无政府主义是极左 翼。这是大致的划分,情况经常变。现在,左右两翼不断分化,有所谓新左新右。很多玩经济、玩选举、玩战争的,都是右翼的变种。很多玩理论、玩环保、玩人权 的(还有后殖民主义、东方主义、女权、同性恋等等),都是左翼的变种。现在的左翼,避实就虚,避重就轻,一盘散沙,经常往右转。

奥威尔的立场是左翼民主派的社会主义,他既恨德国的法西斯主义,又恨苏联的斯大林主义。英国的保守派,他也反对。

阅读此书,知人论世很重要。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一九○三~一九五○)是英国左翼作家。他的特点是痛恨暴政,同情弱者。他始终同情劳苦大众和被压迫民族,对英国式的傲慢与偏见有深刻反省。 他既反对英国的资本主义和德国的法西斯主义,也反对苏联的斯大林主义。可惜,现在的读者只记住了他的最后一反,却忘记了他的初衷:他是为反对资本主义和法 西斯主义才批判斯大林主义,批判斯大林主义是为了捍卫社会主义。他理解的社会主义,是为被压迫者和受害者说话。

奥威尔是个瘦骨嶙峋,腼腆 敏感,喜欢自讨苦吃,喜欢冷眼旁观,为生活写作,为写作生活的人。临死前,他立下遗嘱:死后不要给他写传记。为什么不要?因为他很重视生活体验,也很追求 文字完美。既要真,也要美。他的小说,大多取自亲身经历。但他对自己的生活很不满意(”我这辈子大部分时间过得很糟糕”),绝不想自曝其丑(”自传只有在 披露了某些丢脸之事时才可信”)。他追求的真是一种夸张的逼真,既有写实性,又有文学性,亦真亦幻。他宁愿把他的书当自己的传记。

他的早期作品,本身就是自传或半自传性的东西。《缅甸岁月》(一九三四)是取自他在缅甸当警察的经历。他对英国在印缅地区的统治充满负罪感,因此辞职不干,放弃 优厚的薪水,立志当作家。回到英国后,他深入社会底层,当了流浪汉。《巴黎伦敦落魄记》(一九三三)就是写他和流浪汉、乞丐、罪犯、娼妓相处的”赤贫之乐 “。《牧师的女儿》(一九三五)和《保持叶兰茂盛》(一九三六)是他在伦敦当中学老师和书店店员时所写,主题是”穷”,大写金钱的压力。最后,他还到英国 北部调查煤矿工人的生活,写成《通往威冈码头之路》(一九三七)。他在大英帝国治下的殖民地生活过,在英国社会的底层生活过,目睹大萧条下的社会贫困,使 他从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变成一个社会主义者。起码在感情上,他是个社会主义者。

他的书就是他的传记。这个人很复杂,也很简单。

第一,他不是理论家,只是文学家,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政治文学家。他从不讳言自己的政治立场,宣称自己的文学是纯文学。虽然,在《一九八四》中,他也使用过当 下时髦的”做爱解构政治”的手法(”腰部以下的叛逆”),但他绝不把这叫做”纯文学”,像港台的文学评论家那样。通常所谓的”奥威尔风格”就是政治与文学 的完美结合。他是凭生活经验和直接感受,用最简洁明快的语言说出大实话的人,并不在乎读者的好恶。这种语言很有穿透力,有所谓”窗玻璃”之誉。

第二,他是左翼,但不是共产党员。左翼派别很多,大致有三种:社会民主主义、共产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有人说他是托派分子,不对;说他是无政府主义者,也不 对。他是无党派的社会主义者。要说接近,也是社会民主主义。他是英国独立工党的支持者,是接近工党立场的社会主义者。当时,左翼走红,入党很时髦。特别是 法国和意大利,多少大学者、大文学家、大艺术家,纷纷加入共产党。共产党是左翼中流,但左翼不等于共产党。他对追随苏共的左翼,总是冷嘲热讽,是个非常孤 立的人。

第三,他只活了四十六岁,生当二十世纪上半叶。第一次世界大战,他还小。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完,一九五○年,他就走了。他是个前冷 战时期的人物。真正的冷战,他只看到个头。但他预言了冷战时期。他的影响,生前不如身后。当时的右翼,有普通右翼(如英国的保守党)和极右翼(如德、意法 西斯和西班牙的佛朗哥)。他不属于这个阵营。他骂苏联,是骂苏联变质,勾结英国保守党,跟德国和日本示好,背叛本国革命、出卖他国革命(如出卖西班牙革 命),不是骂社会主义。

他是左翼,不是右翼,这点毫无疑问。

二、当左翼,不容易

奥威尔的书,是左翼批左翼。左翼批左翼,右翼当然高兴。但他毕竟是左翼。

革命是件高尚的事,也是件残酷的事。鲁迅译过《毁灭》。他早就讲过,革命都是沾血带污。

当左翼,不容易。穷人,没钱,没文化,没有军事训练的政治经验,相当激进,相当暴烈,不怕凶,就怕穷。左翼知识分子相反,最怕最怕,是个人不自由,还有破坏文化(海涅和杰克·伦敦都有这种恐惧)。他们和穷人闹革命,难免格格不入。这是左翼的最大困惑。

历史上的造反起义,经常都是腹背受敌,前怕狼,后怕虎,”杀敌一千,自杀三千”,很多人都死在自己人手里。参加革命,这也是考验。

奥威尔曾向往革命,但革命对他很遥远。在英国这样的国家,在美国这样的国家,远离欧洲大陆,远离真正的革命,要想体会革命,难。

但奥威尔的时代,正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整个欧洲,到处充满火药味。他还是体验过革命。

西班牙内战是二次大战的序幕,也是欧洲各派政治势力殊死搏斗的缩影。即使最保守的估计,也是死了五十多万人。这是二次大战的彩排。右翼背后有德、意法西斯,左翼背后有苏联,英、美看热闹。这场战争,不仅包括左右翼之间的斗争,也包括左翼内部的斗争。

一九三七年,奥威尔投身西班牙内战,站在共和军一方,同法西斯作战(海明威和白求恩也参加了)。他本以为,战争会带来伟大的社会变革,但结果却是一场悲剧。革命被革命出卖,自己人杀自己人,输掉了这场战争。

当 时的左翼,主流是苏共支持的共和派。他想加入国际联队的正规军,被拒绝,因而参加马统工党(POUM)领导下的民兵组织。可怜的奥威尔,他吃过法西斯的枪 子,却被当作托派同情者,被苏共下令追杀。为了讨好英、美,马统工党被苏共取缔和追杀。他的很多战友被关被杀,自己是死里逃生。他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 (一九三八)就是写这一段。

他目睹了左翼杀左翼的残酷场面,体会了自己人背后开枪的滋味。这是他一生最大的心理创伤。他没到过苏联,但体会过自己人杀自己人。

我们的前辈,有类似经历。

原来,革命被革命出卖,腹背受敌,冤死无名,非常残酷、委屈和无助。我们也有几次左倾的错误,几次肃反,包含文化大革命,都是巨大的错误,付出巨大的代价。牺牲了无数人的生命不说,党争造成巨大的内乱和损耗,整个国家陷入空前的混乱中。好在那时候美苏冷战、中苏关系破裂、欧洲百废待兴、中国那十年近乎闭关锁国,外界不太了解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意愿、也没空管,所以相对太平的熬到改革开放。

看了《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的笑话,原来据说普京就是看了这部电视剧才决心当克格勃的,施季利兹的确是牛掰的英雄。孤独的高阶是繁华,原来《潜伏》也是受《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的影响,不仅片尾曲也引用了《神圣的战争》,很多细节都在致敬

《潜伏》在很多地方是模仿,哦不,应该说是致敬《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1. 通过收音机听数字密码,然后用一本文学书做密码本翻译
2. 在收音机里和施基里茲联系的人代号是“北方一号”,李涯编假情报下套陆桥山的那段里也有个北方一号首长
3. 余则成与翠平最后在机场相遇,只有音乐没有台词,明显是模仿《春》里经典的那一段。只不过模仿得有点拙劣,因为《春》里面的场景更具有合理性。
4. 余和施都有一个老练且滑头的上级,两个人说话的风格也很像,肯定年轻时都“爱好过哲学”。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