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5日

李小龙是个特例,他之所以成就那么高,不仅因为作为武打明星武艺高超,而且也是有戏的演员,他的心法修炼也特别深,他是哲学专业大学毕业的,写过书《生活的艺术家》,我看过,深入浅出,讲武术也讲演员,很深的思考,是哲学层面的修炼了,所以李小龙是空前绝后的一代传奇。

其实早期的功夫片电影演员都是戏曲班子成员,如成龙。或武术学校或比赛出来的,如李连杰成赵文卓,这都属于纯武行。拳脚功夫是技术,但需要文化底蕴和心法思考才能升华成艺术。在这种升华方面,绝大部分武人做不到,赵文卓、甄子丹、李连杰、吴京,都是粗人。武打明星们有术,可能也能总结出“法”,但无道,没达到这个境界。传统武侠小说讲,所有上乘功夫都要经过心法修炼,心法属于哲学思考,境界远高于招式和技巧。

功夫片其实很多都是假动作和套招,看起来热闹,但跟戏曲舞台的花拳绣腿一样,都是表演,跟真功夫是有巨大区别的。所以《卧虎藏龙》没用有武术功底的上述武打明星,而是找了从前的港星周润发。

周润发其实也是粗人,早年演过赌神、黑社会大哥和英雄形象游刃有余,但年轻时演文艺片非常吃力,年轻时最好的文戏作品大约就是《倾城之恋》,其他都很浅显,借颜值和爱情大红而已。直到《卧虎藏龙》的李慕白这个角色,周润发已人到中年,经过各种洗礼,拥有丰富人生阅历,把李慕白这种武学高手挖的很深,表现的淋漓尽致。

普通的武术是技术,武学才是艺术。中国特色的武侠小说,武是武,侠是文,要文武双全才能称之为武侠,只有武的功夫片其实就是动作片,设计武打动作而已,没有深刻的美学价值。

任何一门学问,能达到某某学的程度,一定达到了文学艺术和哲学的程度。武术、武功、武学,越到后面越强调心法的揣摩和修炼,而不是练肌肉和动作,要形神合一,才能渐入佳境,达到上乘,从高手到高人到神,都是对“道法”的“文”的部分的修炼。

姜文的文化修养极深,武戏可以训练和套招,电影银幕往往有武术功底最好,没有也无妨,因为不见得需要真功夫,电影往往也展现不了,因为这些人都没有真功夫。李连杰比吴京在技术和道法方面都强很多,但李连杰也曾经因为过于追求硬打,真打,而受了太多伤,甚至透支了身体,导致严重的甲状腺问题很早已经不能拍功夫电影了。李连杰也有些文化,但领悟的太晚了,透支了身体,有点像鸠摩智。姜文不是武打明星,他的确演不了陈真方世玉,他的气场太霸气,只能演枭雄和帝王和匪首,阳气和邪气都太盛,演不了瘪三怂人或者有软弱性的人。

其实武打演员现在已经没什么出路了,都改做动作片这种类型片,功夫明星已经越来越少了,成龙这种动作明星倒一直很稀缺。成龙也没得过什么像样的演技方面的大奖,以演员身份有建树,往往是在他老年以后拍的动作戏没那么多的电影里,能看到很多精彩,比如演又穷又老又落魄的父亲,能发现他开始做了很多尝试,有些很出彩。跟科班出身的演技派老戏骨比,成龙全靠自学,演技的确有限,但已经非常大的进步了。这方面反而比不上周星驰,周星驰电影其实后期都是功夫电影,故事套路跟成龙的武打片动作片的套路一样,但周星驰对人物故事及演技方面的造诣,大家都是看得到的。

演员和明星是非常大区别的,截然不同的两条路。文戏的演技可以登峰造极,年轻演员里也有人演技惊人,比如最近很火的电视剧《都挺好》,倪大红是激发高潮的老戏骨,郭京飞这话剧小王子的确不是盖的,他对苏明成这个人物的演绎和刻画,非常之精彩,比如念忏悔书、跟大哥苏父抱怨照顾苏父的委屈,对媳妇这种嘟嘴下跪求饶听话的细节演绎,非常立体和真实。不是一个单一化的妈宝男,而是这个人物性格有成因,有两面性,有矛盾有火花,非常有戏,很精彩。这种是演员。

焦晃、于是之、濮存昕、何冰、杨立新、金士杰、李立群,这种都是经过多年话剧舞台剧磨练的顶级演员,陈宝国和王志文也是顶级演员。功夫片里往往很少给真正的演员施展空间,因为主要是明星制度主导,功夫片几乎全部都是商业片。

武戏里讲演技,其实非常难,武侠电影里其实又要真功夫真东西,又要有文化,这才是真正难的地方。而武侠电影,有时能实现商业和文艺的融合。

比如《一代宗师》里梁朝伟和张震都是因拍戏而专门习武,因为对文化的揣摩足够深,加上武术指导设计的高超,导演精益求精,才有这种佳作。不是贬低功夫明星,而是说他们的路很窄,因为作为明星不需要真,需要的是人设非常完美,而作为演员,恰恰需要缺憾,所谓大成若缺,有缺憾才有进步,缺憾美才是真正高级的美学艺术。这两者是两套东西,没办法比较。

徐浩峰的作品被称为新武侠,《师父》就是巅峰作品。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