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8日

孙艺珍主演的电影《德惠翁主》之前就知道,一直没看完过。德惠是朝鲜倒数第二代国王的独生女,因为是庶出不能被称为公主,只能被称之为翁主。

德惠翁主作为末代皇室之女一生坎坷。13岁被强迫送往日本做人质囚禁,不准说韩语,举手投足都被管制。加上母亲梁贵妃去世后,彻底失去生的希望,后来得了早衰性痴呆。日本强行将德惠翁主嫁给日本人武宗志,虽然有人说武宗志对德惠宗主很好,德惠后来还生了一个女儿,但悲剧的命运并没有因此而丝毫改变。

德惠翁主的父亲高宗的皇后闵妃,就是著名的明成皇后,曾在外部各强国的夹缝中运用高超的政治权术进行斡旋。高宗因为不听日本人的话而被毒死。闵妃的下场也很惨。

片中德惠翁主的哥哥英亲王被爱国人士策划下试图逃出日本流亡上海,但德惠与哥哥都没能顺利出逃,日本投降后几经波折想回到朝鲜,入境处却被拒绝,因为韩国时任总统李承晚害怕李朝宗室的影响力会动摇自己刚刚获得的政权。

后来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通过政变获取韩国政权,并持续了18年的统治,带领韩国走向工业化并实现经济腾飞。后来任期内被刺杀,江山易主,此后的总统都不得善终,形成总是被清算的传统。其中卢武铉总统被弹劾,次年跳海自杀。

事实上,刚恢复主权时的韩国当局拒绝末代王室回国也能理解,国际上这也类似默认的惯例,比如英国前国王退位后成为温莎公爵,就必须流亡海外,不可在国内居住,因为会影响新国王的执政稳定性,留在国内会存在复辟甚至篡位逼宫的机会,影响继承权。有皇室血脉及继承权的王亲只能流亡海外,尤其刚建国后新主登基,的确怕国内势力拥护旧主复辟,的确非常影响政权的稳定。英亲王因为是男性皇嗣且神志正常,所以一直要等到他病入膏肓长期昏迷以后,才能被迎接回国。德惠翁主可以先归国的主要原因,也是她已经失智多年,不具备任何政治影响力和威胁性,所以为了两国友好的外交性象征,也为了提高韩国本土的国民荣誉感,提高民意支持,才做出的历史性进步。

《德惠翁主》里出现过两次歌曲《死之咏赞》作为背景音乐,一次是酒馆德惠试图流亡上海的前夕,跟金章汉共饮,一次是德惠逃亡失败被日本人抓回去,跟武宗治婚后对话。这两段,而且都是尹心悳原唱的版本。武宗治在这场戏里对行尸走肉版的德惠说,在我心里,你既不是韩国人也不是日本人,你只是我老婆而已,所以我会尽力让你过幸福的日子。

宗武志,历史上真人真是英俊得出乎意料,选金材昱来演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被迫结婚,但他那句台词“我知道你是被迫的,但对我来说你既非朝鲜人也非日本人,只是我的妻子”应该是出自真心,知道德惠思乡情切,为妻子准备朝鲜饭食,家里总放着德惠喜欢的朝鲜唱片,德惠走后认为是德惠抛弃了自己,但还保存着她的东西,“多年来我视你为至亲,真心待你,你怎么还是要弃我而去呢,故国家园就那么重要,比不过你的丈夫吗?”心寒甚于心痛,如何能不怨呢。史料记载宗武志对妻子照顾关爱有加,二人的合照上居然可见德惠的笑容,宗武志面容平静,眼角嘴角皆有笑意,55年被天皇强迫离婚重组家庭,72年他还去首尔看望过德惠,也有诗集作品出版,也是一个伤心人。

影片中章金汉的角色是虚构的,武宗治曾于七十年代想回韩国看望德惠翁主遭到拒绝,片中德惠和哥哥英亲王要逃离日本试图流亡上海也是改编。

义亲王李堈,本片中没有出现,高宗和一个宫女生的儿子,从小不受人重视,难能可贵的是这位王子却相当有血性,一直暗中从事独立运动,他曾经策划跑到上海参加韩国临时政府,中途被日本军警发现,之后被软禁在一个岛上,(电影中李垠他们试图逃往上海的情节其实是改编于他的经历)直到解放后回国。

其实德惠翁主的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囚禁中渡过的。13岁被迫前往日本作为人质和傀儡,这时尚未成年,无依无靠,父亲被毒死,母亲梁妃是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事实上,真实的历史是德惠的母亲去世时,日本并没有禁止德惠回国,而是给了15天的假期,但德惠因此身心重创,常年的囚禁折磨和与世隔绝,让她陷入深深的抑郁,早衰性痴呆,其实就是心理创伤。一个13岁就开始坐牢并遭遇各种恐吓胁迫和蹂躏的小女孩,还没进入花季就在暴风雨中被摧毁了。

德惠虽然是最后的皇女,但是庶出又是女儿,政治方面的价值是很低的,把她作为人质的主要原因就是她是唯一的皇女,曾被父皇百般宠爱,为了断绝皇亲身边所有企图复辟及拥立的势力,所以所有党羽都会被剪除。保留德惠的重要原因,其实也是威慑还在朝鲜执政的末代傀儡王室,东方最重道义,所以有人质就往往受掣肘。当唯一惦记德惠安危的德惠母亲去世,这世上几乎就无人在意她的死活,因此德惠此后的精神状态接近崩溃。过来几年刚有所好转,日本天皇马上给德惠安排了日本老公宗武治,联姻仍为监视和控制。虽然宗武治也是被强迫的,但他其实也是人质,一家老小都攥在军国的手里,怎么可以不从呢?所以同是天涯沦落人,宗武治对德惠很好,也许的确可能是真的,两个同样可怜的小动物被囚禁在动物园,冰冷的囚牢里,只能抱团取暖了。所以这种政治婚姻里,往往还的确能产生真感情,因为如果连感情都被剥夺,真的难以活下去这几十年的漫长人生岁月。

溥杰和嵯峨浩,英亲王和日本媳妇李方子,德惠与宗武治,有真感情的概率比较大。不同的一点是德惠翁主因为长期抑郁封闭了自己的内心,造成早发性痴呆,导致19岁以前就失智了,漫长的婚姻岁月里,武宗浩即便想表达这份真情,也得不到回应,二人的女儿更是这种高压环境的牺牲品,那个时代的人,不合适的出身,往往是更致命的伤害。武宗浩如果不是藩主的儿子,也不会被强迫政治婚姻而折磨多年,强迫结婚,强迫离婚,强迫再婚,强迫生育,其实都是大时代下被蹂躏和践踏的弱势可怜人。武宗浩大约是怨恨德惠在精神上推开了他,因为如果是正常人还能相依为命相濡以沫,跟一个活死人生活在一起,这种古墓派,一般人受不了这种煎熬。

回到插曲,片中德惠最喜欢的唱片是《死之咏赞》。但实际上德惠所处位置,她连求死的权力都没有,更悲哀。今年有部李钟硕零片酬主演的6集独幕剧《死之咏赞》讲的就是这首歌的原型作曲家和演唱者的故事,二人最后为爱自杀,蹈海而死,大约是最后的抗争,抓住爱情这最后一根稻草的勇气。实在是太绝望了。韩国成为日本殖民地长达三十多年,如果命短一点的人,从出生到死亡都没看到朝鲜半岛独立的一天,有人坚持不住而绝望也是人性的常态。《死之咏赞》是以天才剧作家金佑镇与韩国第一女高音尹心悳(de)的人生故事创作而成的。电影《德惠翁主》里出现的《死之咏赞》就是尹心悳的原唱录音。

韩国著名音乐类综艺节目《不朽的名曲》至少翻唱过两次《死之咏赞》,一次是男歌手闵佑赫翻唱,一次女歌手bada翻唱,都非常精彩。韩国电影《解语花》里也有这首《死之咏赞》,悲伤到极致,绝望下生存,度日如年,非人的磨难。

据说韩国前面几任总统尽量保持文化的独立性,尽量政治不干预文化,是卢武铉还是哪位前总统曾许诺不给mbs等单位打电话,他做到了。但后面的总统加强了对文化舆论的管制,后面高压使得左派的文化人和演艺人士纷纷反抗,拍摄的作品,开始越来越黑政府,越来越压抑和丧。

韩国电影《词典》其实也是文化人被过度压迫的结果,这些年韩国政府对文化的管制日趋严格,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些优秀如尖刀般的文化作品,如武器,如呐喊,在呼唤民族精神的同时,鼓舞人心,借古喻今。

韩国有《词典》,日本有《编舟记》,编写字典的故事也能拍成顶级品质的经典作品,凭的不只是工业水准的制作能力,而是文化的保护与复兴的能量。据说中国版的《新华字典》也早就立项了,但迟迟没有产出,大众理解字典都能改成剧本,以为是讲字典里的字或内容改剧本一样,本能反应非常荒诞,但新华字典的编写,这段特殊历史的故事与情怀,几乎没有几个人能get到。

能在《德惠翁主》里听出《死之咏赞》并分辨出版本,真的很感慨,感慨这些年的文化积累的确没白费,大量阅片、阅乐、阅读,居然坚持不懈这么多年。直到过了这个信息积累的阀值,才发现早已悄悄跨过了前面几个天花板。

语言是民族的精神,文字是民族的生命。难怪无论走哪里遇到陌生人,总有人忍不住问职业是否是老师,这种气质跟相貌无关,可能相由心生吧。不过多年来对文化的热爱,深入血液,可能这就是渊源吧。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