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0日

头条上看到一篇文章,《现代人结婚率低的原因,古人早已说透》,讲到去年统计全国结婚率又下降了,持续13年来一直下降,再创五年来最低点。

网友评论年轻人不结婚的原因,总结有二:1.没足够的钱就不将就,2.结婚也要基于感情,对幸福有追求。一个是钱,一个是情,两大要素缺一不可。

然后文中提到古代娶亲传统有多达7个环节,光“纳”就有三个:纳采、纳吉、纳征,仪式感十足,也足够重视、严谨和敬畏。礼数是繁琐了点,但娶媳妇不容易,要依照一堆习俗,花费不老少。用俩字形容,麻烦,三个字形容,成本高,一个字形容:贵!离婚自然就非常困难,一旦离婚损失更大了,地球人都不同意,离婚率就比较低。这种礼法从设置之初,门槛就高,所以家和万事兴,所有人都得重视,从选人、考察人品家世,到换帖下定彩礼嫁妆,到婚礼仪式和典礼,全是讲究说道,各个要遵守,不然就被挑理。这比政审都麻烦,简直不是挑媳妇选老公,是比革命时期选共产党员还严格啊。

要知道娶亲要七个环节三纳都各是什么意思,还是从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知道的。看了电视才知道,纳征礼里必须要有大雁,除了寓意要专一专情,还是美好生活的规律性季节性的寄托,大雁的长情,的确值得崇拜和信仰的一种图腾。

中学教育如果有这一课,就有意思了。

现代社会,婚姻化繁为简了,七八块钱就可以扯证,离婚也是这价,分分钟就可以去民政局。婚姻如儿戏,结合容易,分手轻松,但代价和问题也多。

现代婚姻的前提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恋爱和感情为纽带,但恋爱的动机是爱慕,目标还是得奔着结果去的。要么爱己爱人,要么家庭责任。所以恋爱恋爱,要恋也要爱,而走入婚姻,要昏也要因。昏不是难得糊涂,是黄昏入夜,阳去阴来,因是情感,果是家庭。

古代:“婚姻”二字写作“昏因”。男子在黄昏时迎接新娘,而女子因男子而来,所以叫做“昏因”。婚姻两字,古代写作“昏因”,“婚姻之道,谓嫁娶之礼”,“男以昏时迎女,女因男而来。嫁,谓女适夫家;娶谓男往娶女。论其男女之身谓之嫁娶,指其合好之际,谓之婚姻”,这些都是古人对婚姻的解注。

抢婚可以分为部落与部落之间抢婚,就是看见哪个部落,直接冲进部落看见女人就抢过来,扛起来,背回家就是媳妇,既然都是抢,为什么选择在黄昏,原因是便于观察,有利于行动隐蔽。

为什么不是半夜去抢媳妇,愿来就是半夜天已经黑了,什么几乎看不见,媳妇脸都看不见,抢回来一个大妈怎么办,还有更有意思,万一抢回来一个男的怎么办。

古代人随着文化程度不同,后期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开始随着文化所变化,开始古代改写成明媒正娶,时间从黄昏变成上午传统。看来南方可能继承中国古代人的传统。

又查了一下婚姻和洞房的典故。

原来古人定义的婚姻,“男以昏时迎女,女因男而来。嫁,谓女适夫家;娶谓男往娶女。论其男女之身谓之嫁娶,指其合好之际,谓之婚姻。”这话说得好!

男为阳,女为阴,男娶女嫁,阳去(娶)阴来(嫁入),所以要选择黄昏时分,白天的阳日落下,傍晚的月亮(阴)准备升起,所以以前拜堂走完仪式就赶紧送进洞房造人了,免得被抢婚。现代社会结婚迎亲接新娘改为一大早上,阴去阳来不知道什么意思。是要避免阴盛阳衰故意反过来的吗?

原始社会为了避免近亲繁殖影响人种健康,部落与部落之间经常出现抢婚的现象发生,不光是男抢女,有的厉害的女子开始抢夺男人,这种现象也会发生,新联盟的部落之间经常发生抢婚,而大大出手打架,经常出人命,时间一长,矛盾就会出现,就会发生重新发生分裂的可能性。

洞房最早是为了避免野兽袭击,后来是为了抵御别的部落抢亲,所以在居住的山洞口用石头砌墙,只容一人通过,所新婚之夜叫入洞房。

入洞房的历史也有意思,把媳妇娶进来拜堂仪式之后赶紧送入洞房,俩人就在山洞里不准出来,可以直关几十天之多。造小人的任务实在太重,生怕自家部落的媳妇被别人抢跑了。

抢媳妇的确有蛮夷时代的历史传统,一直到北部蛮族胡人如匈奴、羯、羌、鲜卑、氐,五胡乱华还抢女人,白天荒淫,晚上炖肉吃了,非常野蛮。妇女被称为两脚羊,要么生育机器勉强保命,要么剁了炖了当军粮,特别惨。

所以不抢媳妇,用婚姻来和平嫁娶,是伟大的进步,是文明发展的需要,也是私有制要根据准确的血缘发展宗族继承遗产。鲜卑人觉得五胡乱华是灾难不持久,因此胡服骑射学汉文化先后建立了隋朝和唐朝,这两国的开国皇帝都跟鲜卑人有血抢媳妇的传统一直持续到元朝,成吉思汗的原配媳妇也是被别人抢走,等过了好多年抢回来的时候,是连娃带媳妇一块抢回来的,费了老劲了。所以要建立婚姻制度,汉文化讲礼法,这是法律,人人要遵守,非常重要。

古代法定的结婚年龄的不断变化也很有趣,封建制开始的周朝《周礼》,结婚年龄非常之高,高到让人瞠目结舌——男30岁而娶、女20才嫁。法律规定,男子高达30岁才能娶媳妇,比现在21世纪还晚婚。这法定结婚年龄可真晚,倒霉的人没等到结婚就挂了。对于古人来说人均寿命非常短暂,和平年代平均年龄可能也就四十来岁。30岁男子和20岁女子,人生已经走到一半多才结婚,女性因为生孩子死亡率极高导致平均寿命更低,20岁也是高龄了。这个标准如果放到现代社会,好比规定40岁才是法定结婚年龄一样,这礼法好超前呀。

周朝之后春秋战国混战,越王勾践为复国大业,恢复国力的首要任务就是增加人口,因此大幅降低了法定结婚年龄。人口和国力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没人口就没生产力和劳动力,古代积累财富靠农业靠种地,没有足够的劳动力就没有赋税和财富,所以勾践不仅大幅下调了法定年龄(男20女17),还干脆规定:大龄男女青年不结婚就是犯罪啦。这招人口政策果然有效。后来果然越国复兴,人口大增,勾践复国。

世风开化的魏晋时期有所改变,美男子盛行,同性恋都可以接受,所以西晋的婚姻政策被大为放宽。未婚大龄青年的终身大事,地方官要起到妇联的作用负责兜底,得给配对,认真介绍对象。唐朝干脆要求政府州县要资助嫁妆了,“以礼聘娶”,的确是尊重,比“州吏配之”这种强点鸳鸯谱好很多,比较嫁妆这种经济资助,可以极大提高女性在婆家的地位,也可以让夫家更尊重妻家,这样的家庭才更和睦。家庭,家是宝盖头下有豕,宝盖代表房子安居,牲畜代表物质财富,庭是广字头下有廷,这种广阔的朝廷,家庭不比朝廷小,反而更大,所以大家小国,古代要强调先成家后立业,有家才知责任,才知疾苦。原来传统有文化,都是老祖宗们一代代积累下来的智慧,也是付出极大代价形成的。

进入宋朝,男女婚嫁年龄进一步下调到男15,女13。宋朝是个特别的朝代,国力最强的时候世界90%以上的GDP都是宋朝贡献的,但妇女开始裹小脚,对妇女地位和权力进行全面的打压。因此宋朝之后,女才子女名人女相女杰的概率大幅减少。

明朝稍微上调了一点法定结婚年龄,男16,女14,清朝延续了明朝的传统,法定结婚年龄没变,又持续了两百多年。

进入民国,法定结婚年龄又提高了,男18女16,不到年龄不准结婚,所以现代意义的18岁才成年,大约就是从民国这个传统真正确定下来的。

早婚有危害,结婚需谨慎。成年礼有繁琐的仪式,仪式感代表非常重视,因为至重要。

中国古代对成年礼有很悠久的传统,及笄弱冠,从束发到衣冠都有严格的标准,不到一定年纪不准梳别样的头,梳头穿衣都有礼制,看装扮就知年龄。不像现在,几岁的娃就可以擦口红乱穿衣。

结婚需谨慎。有很深的原因。

南宋进士袁采写的《世范》中记载:“人之男女不可于幼小之时便议婚姻。大抵女欲得托,男欲得偶,若论目前,悔必在后。盖富贵盛衰,更迭不常,男女之贤否须年长乃可见。若早议婚姻,事无变易固为甚善。或昔富而今贫,或昔贵而今贱,或所议之婿荡浪不肖,或所议之女狼戾不检。从其前约则难保家,背其前约则为薄义。而争讼由之而兴,可不戒哉?

早婚危害很大,但危害大并不在于年龄早这种时机。禁止早恋的真正原因不在恋爱这个因,而在于出了意外是否走入婚姻这个果,如果走入婚姻,两个孩子的前途很可能因此改变,如果不婚,分手堕胎都对两个孩子产生巨大的心理和生理创伤。

恋是心上亦,是共情,是爱慕难舍。

爱是心下友,除了两情相悦,还需要共同的价值观,相互尊重,相互欣赏,才能持久。

所以恋爱由心出发,是主观的。

而婚姻则不然。

婚是女昏,姻是女因,“因”是口中大,其实举着平衡木的囚犯啊,婚姻是围城,很早就有历史。

婚姻以女字旁,不仅是女性在婚姻中非常重要,文字出现在母系社会(远古传说仓颉造字),这些文字最早的有形流传于甲骨文,商代女性地位比夏朝高很多。所以很多汉字都是女字旁。姓氏的姓,也是母系为姓,父系为氏。

李竞恒:商代女性的地位很高

这些年来女性主义的思想和研究在国内形成了一定气候.虽然我不明确表态,但通过研究,让更多人了解古代女性的地位.知道中国女性的地位从周代一直到明清一路跌落的过程.对现实是有意义的。

女性在商代社会中扮演着重要和活跃的社会角色。《礼记·郊特牲》:“妇人,从人者也,”反映了周代女性社会地位的卑下。与周代及其以后女性作为纯粹的男权附属者的地位不同,商代的女性在很大程度上拥有比较独立的个人财产与人格独立。在对先王先妣们的祭活动中,先妣们具有重要的神权地位,体现着母系传统在殷商时代留下的深刻烙印。女性在商代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领域内都可以充当后世男性才能充任的职位,表现出很高的社会地位。商代的女官,大致可以分为巫职、多帚和小臣三种类型,并广泛活跃于社会生活中。

现在所说的姓氏是父姓,其实都是因为汉代姓氏区别模糊,后代以讹传讹,搞错了。

在春秋时期来说当时的人,男子称氏不称姓,女子称姓不称氏的,这是源于古代的氏族制度。姓的缘由是来自母系社会的时候,是用来防止同一族的族人结婚。

秦始皇嬴政,本不姓嬴,姓赵。历史往前数好几代的高祖父的父亲秦庄襄王是芈姓赵氏,秦始皇的母亲是吕不韦送给秦昭襄王的赵姬,秦始皇名政。也就是秦庄襄王的母亲就是孙俪演的《芈月传》那个芈太后,楚国人。也就是说秦始皇的高祖母姓芈,秦始皇应该也姓,父亲姓赵,他的名叫政。

高祖母,亲宣太后,也就是芈八子,姓芈
父亲,秦庄襄王,但因战功被赐姓嬴,氏赵,名则,字稷。
儿子,秦始皇,继承赐姓嬴,赵氏,名政

赢这个姓氏,追溯到上古时期是上古八大姓氏之一,而此姓的由来,是因为立了大功,被赐姓赢。而本来的秦始皇姓赵,所以,秦始皇其实是赢姓赵氏,所以,他的真实称呼,应该是赵政。
人们对他嬴政的称呼,是因为汉朝,姓氏区别模糊,人们自然而然的传成了嬴政。

《人民的名义》里总爱用赵家人指代国家顶层权贵的嫡系子孙为赵家人,大约就因为秦始皇家的父辈们一直氏赵,皇族被称为赵家人。

回来说婚姻:

早婚容易不稳定,比如古代要先成家后立业,结婚前经济是不独立,所以当然是父母说了算。经济不独立,人格就不独立,吃别人的穿别人的,生娃也得别人养,怎么可能自己当家做主呢?

再加上婚姻是两个家庭的大事,大到影响两个家族的联姻,当然非常重要,刚刚成年的黄口小儿,能有多少判断力呢?的确是男女之贤否须年长乃可见。的确需要从长计议,才能有段忠诚稳定的婚姻。

太多夫妻不能共苦,还有更多夫妻无法同甘,发财之后离婚休妻弃夫的比比皆是,兄弟一起打天下尚且反目,何男女有别更难共富贵。渣男渣女属于性格养成,受环境影响极大,小时候脾性未定,成年后尚且会因重大事件而大为改变,所以未成年未就业前,还看不出来完整的人格。

古人着眼“男女之贤否须年长乃可见”,今人也是愿意从长计议希望能寻得一份忠诚度高、安全感强的婚姻。

“或昔富而今贫,或昔贵而今贱”,这种对早婚者收入不稳定、家庭条件不固定的担忧,何尝不与现代人担忧婚后生活质量下降合拍?

“或所议之婿荡浪不肖,或所议之女狼戾不检”,这种对渣男渣女的担忧简直是古今同虑。

“从其前约则难保家,背其前约则为薄义。而争讼由之而兴,可不戒哉?”在古人看来,如果贸然早婚,一旦不幸则会导致“争讼由之而兴”。联系到今天,我国的离婚率已经连续16年上升,其中的原因也是大部分被古人言中。

自古才子多情好色,陆游这种博爱之男写了多少歌颂爱情著名诗歌,现代李宗盛也自愧不如呀,李宗盛结婚离婚多次见一个爱一个,感情浓烈,但没有稳定的婚姻。你说他不是渣男吗?

自古红颜多祸水多薄命,西施貂蝉,杨贵妃武则天,陈圆圆李师师,柳如是李清照,无论太美太聪明还是太有才,都不容易得到普通人幸福。

所以恋爱与婚姻有巨大的不同,姓氏名字,这是四个东西,太多不同。

本篇原文写的很好,附上如下:

现代人结婚率低的原因,古人早已说透

今天,新浪微博的榜单中,“2018年结婚率创新低”的话题占据了第一名,阅读量超过2.1亿人次。这则消息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中说——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结婚率为千分之七点二,为2013年以来的最低。经济越发达结婚率越低,比如2018年上海、浙江结婚率只有千分之四点四、千分之五点九,广东、北京、天津等地结婚率也偏低。

从网友的评论可以看出,结婚率低的原因有很多,一个是缺钱,担心结婚之后陷入柴米油盐酱醋茶以及养老育小的生活琐碎;一个是缺感情,由于生活的快节奏和小圈子,难以遇上对的人,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这些担心又因为得到了现实中已婚同事朋友的案例支撑而强化。

我国素将婚姻称为周公之礼,为了确保婚姻的质量,把男女从说亲到嫁娶成婚,分为了七个环节,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敦伦七个环节

这些环节绝不仅是流于形式的程序,比如媒人的设立,就相当于设立一个婚姻的担保人,把男女因为不了解对方家境家风、性格品质而贸然私订终身的风险大幅降低。

而所谓的纳采问名这些初级环节,在表面询问生辰八字的幌子下,通过登门拜访谈心谈话,也进一步调查了双方的情况。也正是由于媒人的作用巨大,男女双方都会对媒人有物质上的酬谢

至于后来媒婆混入了“三姑六婆”的下流地位,其实是民间对那些油嘴滑舌掩过饰非误人婚姻的媒人的痛恨。一般而言,在小康以上的书香门第、官宦人家,男婚女嫁还都是要找一位正儿八经深孚众望的证婚人的。直到民国,那些公子名媛也都要找教授大员来证婚的

现在的大城市中,由于熟人社会的瓦解,媒人的专职角色基本绝迹,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以及国企中,个别发挥作用较好的妇联、妇委会可能还残存着一些婚姻媒介的职能。而社会上的婚姻介绍所发挥作用也有限。

最早关于结婚年龄的史料中,《周礼》记载: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

后来随着周天子威望的式微,各诸侯国也自行其是。著名的越王勾践,就为了报仇雪耻卧薪尝胆,实行“十年而生聚,十年而教训”的国策,“女子十七岁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国语·越语上》)。

后来的西晋政策放宽,不再追究父母责任,而是由官方兜底解决大龄青年婚姻,晋武帝司马炎下令:“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晋书·武帝纪》)。

唐朝自然是盛世气象,不仅承诺兜底解决,较之西晋还增加了礼仪的规定,唐太宗曾下诏:男二十岁,女十五岁以上无夫家者,州县以礼聘娶“以礼聘娶”,要比“使长吏配之”的简单粗暴多了一重对大龄青年的尊重

到了宋朝,宋仁宗时期规定男子十五岁而娶,女子十三岁而嫁。

明朝时,明太祖规定男子十六岁而娶,女子十四岁而嫁。

清朝沿袭明朝,《钦定大清通礼》规定,“男年十六以上,女年十四以上,身及主婚者,无期以上服,皆可行。”

民国时期,男未满十八岁,女未满十六岁,禁止结婚

宋人的笔记格言在历朝历代中最为丰富,里边也记载了当时的人们对于婚姻的思考,今天读来仍然很有现实意义。

南宋进士袁采写的《世范》中记载:“人之男女不可于幼小之时便议婚姻。大抵女欲得托,男欲得偶,若论目前,悔必在后。盖富贵盛衰,更迭不常,男女之贤否须年长乃可见。若早议婚姻,事无变易固为甚善。或昔富而今贫,或昔贵而今贱,或所议之婿荡浪不肖,或所议之女狼戾不检。从其前约则难保家,背其前约则为薄义。而争讼由之而兴,可不戒哉?

虽然议论是从早婚需谨慎的角度来说,但是目前城市中青年男女挂在口后的“巨婴”一说,反映的是对择偶对象心理年龄幼稚的担忧,两者的谨慎是相通的。

古人着眼“男女之贤否须年长乃可见”,今人也是愿意从长计议希望能寻得一份忠诚度高、安全感强的婚姻。

“或昔富而今贫,或昔贵而今贱”,这种对早婚者收入不稳定、家庭条件不固定的担忧,何尝不与现代人担忧婚后生活质量下降合拍?

“或所议之婿荡浪不肖,或所议之女狼戾不检”,这种对渣男渣女的担忧简直是古今同虑。

“从其前约则难保家,背其前约则为薄义。而争讼由之而兴,可不戒哉?”在古人看来,如果贸然早婚,一旦不幸则会导致“争讼由之而兴”。联系到今天,我国的离婚率已经连续16年上升,其中的原因也是大部分被古人言中。

当然,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整体的结婚率低体现的是现代人对高质量生活的执着追求,但其中反映的社会问题,则应当引起人们的思考。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