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6日

蒋晓云有一本短篇小说集叫《掉伞天》,看到有个评论说对男女关系的把握凌厉得吓人

最长的一篇《姻缘路》,清晰追求婚姻的大龄女青年,奋不顾身地放弃京都大学而回台湾,被前男友甩了遇上小五岁的追女好手,享受恋爱甜蜜的同时依然奔着结婚的目的,可对方分明是希望轻松的,她来,就不和前女友暧昧;她要分手就以此追回前女友来。

《掉伞天》里的蒋晓云太聪明,聪明得让人绝望,因为将男女之心思看得太透彻,每个人都是怯懦地聪明着,给自己留好余地,不全身心投入,随时准备撤出情感投资,因为计算着得失的利润,同时感到缺少安全,情感不能带来安全,只能带来将自己交付出去的风险,因此每个人都在演戏,且情难自已地扮演着自己。

蒋晓云的少作就触及到当前大陆现实的情感问题:女人害怕年龄耗不起而追求婚姻,男人觉得拼事业太现实而不敢保证爱情,每个人都在情感中计算得失,生怕有一点点伤害,张爱玲笔下的男女毕竟是富裕的,蒋晓云的男女哭过苦过却还得上班上学挣钱养家,所以在爱情中就要保证最大限度的收益。

蒋晓云笔下的人物热络络地生活在人群中,他们很擅长在人事规则中进行角色扮演的游戏,谙熟人情规则,因为太熟悉了,蒋晓云偏偏点出他们内心对这种游戏的怀疑和自己虚伪的厌恶,别人不走心地扮演着,自己也得配合,在这种角色扮演中妄图扮演出“爱情”的模样。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