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2日

看到一篇《消失的神作转世重生》,讲一部神剧《阴阳魔界》被翻拍。里面讲到——

小镇毁了,没有毁于外星人的攻击。
毁于人们自己。
这时候镜头来到附近的一座山上,两个外星人远远看着。
“结果都一样吗?”
“都一样。”

这是1959年,《阴阳魔界》探讨了人类的猜疑链心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坏的,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是坏的,我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坏的。
那么,在你干掉我之前,我先干掉你。
这种恐惧,汹涌在当时99%的美国人的内心——
冷战的苏联,会不会先宣战?
这集的影响和发散实在巨大。
40多年后,刘慈欣在他的《三体:黑暗森林》里,将猜疑链放大到宇宙位面,提出了著名的黑暗森林理论。
2005年,世界顶级导演斯皮尔伯格,在他的电影《世界大战》中,同样塑造了一个到处停电,开不了车的场景。
电影里的人类同样在外星人的恐慌下自相残杀。
2017年,《美国恐怖故事》第七季,也有同样的情节:
一个女人,因为停电的恐慌杀人。
这些墨迹,或直接或间接,都能找到《阴阳魔界》的颜色。
其实早在1983年,斯皮尔伯格就想改编小镇的故事。
当时他参拍了电影版《阴阳魔界》,一部由四个导演合拍的电影(每一位都深受《阴阳魔界》影响)。
可是,电影拍摄途中出了事,直升机坠毁,一个演员和两个小孩不幸遇难。
为此,斯皮尔伯格只得改变原计划,翻拍一集比较温暖的故事。
这些是题外话。
但不知是否应了那个预言——
阴阳魔界里,发生着人们无法理解的事。
它们直击一代人的梦魇,有时以外星人的假象,有时以死神的假象,有时以自己人的假象。
所以,《阴阳魔界》承受了两种命运:
一,不被普通观众待见,两次遭到停播。
二,被无数导演牢记,被不停地致敬,不停“重生”。
《新阴阳魔界》编剧中包括了乔丹·皮尔。
《逃出绝命镇》的导演,今年,他的恐怖片《我们》又在美国掀起一阵狂潮。
有一次他直接说:
《我们》的灵感来源于《阴阳魔界》第一季第21集。
说出来你可能吓一跳。
《阴阳魔界》的势力范围,早已覆盖了你熟知的:
《楚门的世界》源于1989年《阴阳魔界:Special Service》——一个人发现浴室里有摄像头,原来自己正被全世界观看。
《恋恋书中人》源于1960年《阴阳魔界:A World of His Own》——小说家塑造一位梦中情人,情人成真。
《午夜巴黎》源于《阴阳魔界:A Stop At Willoughby》——坐上一台老列车,回到了过去。
《死神来了》源于1961年《阴阳魔界:Twenty Two》——一个女人预见到飞机会爆炸。
《灵异第六感》源于1962年《阴阳魔界:An Occurrence at Owl Creek Bridg》——不剧透。
《鬼娃》源于1963年的《阴阳魔界:Living Doll》——杀人娃娃。
《铁甲钢拳》源于《Steel》。
《心慌方》,源于《Five Characters In Search Of An Exit》。
还有剧。
光是美剧,试图复制《阴阳魔界》的,就包括但不限于——
《迷离档案》《X档案》《危机边缘》《夜夜迷离》《美国哥特故事》《黑镜》《零异频道》……
《星际迷航》系列的创始人这么说:
你想认识罗德·瑟林(《阴阳魔界》创始人)?那你得清楚他对人性的热爱,对我们充满悲悯和热情的好奇心,以及,他让我们无数次反观自己的启示,以及他对扩充我们思维世界的决心。
日剧,实在太出名了:《世界奇妙物语》。
别忘了,还有港剧《奇幻潮》。
回到《新阴阳魔界》开头的故事。
那个说脱口秀的,怎么从一个好人,变成了一副魔鬼的样子?
有一场戏是,他不想丢掉新东西了,想聊那些聊过的人。
但,那些曾让观众捧腹大笑的话,第二次说出来,却变得鸦雀无声,满堂冷寂。
是。
没人爱听炒冷饭,一个讲过的东西,第二次就不灵了。
听众需要不断地用新的素材填补他们的好奇。
素材从哪来呢?
从自己身上拆下骨头,投进火堆里充作燃料。
他消费自己,最终失去了自己。
这是一个面向用户的讲述者的悲哀。
当一个讲述者自己的生活已经榨干,他就只能开始编造。
把别人的事,说成自己的事。
把编出来的事,安到“我朋友”“我闺蜜”身上。
这就是一个媒体人的阴阳魔界。
在故事里,那个男主讲脱口秀的地方,背后有一堵壁画。
壁画里,是无数盯着你看的观众。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