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7日

《红色》的确是是一部优秀的小说和高分电视剧。书批里聊《知否》与一生的学习,书友再次提起《红色》。

有篇安利的影评《陶虹、张鲁一&周一围,竟演了部豆瓣评分9.2的恋爱剧?!》,提到一句台词,看电视剧的时候印象非常深刻——

柳如丝是一个歌女,喜欢上了身为巡捕的铁林,跟铁林表白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我喜欢什么?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就喜欢钱,你若喜欢我,你就是我的命。”

忽然想起当年最喜欢的颜色不是大学后改的冷酷的蓝色,而是鲜艳的红色。原来骨子里一直是这个性格。

影评的结尾写到:

最后以男主写给女主的信作为结尾,希望大家吃了这波狗粮赶紧去看剧啊!这封信其实很好地阐明了这部剧的主题,就算战争的炮火灼痛每一个人的灵魂与肌肤,外面的世界已如断桅攀附于激流泡沫,同福里依旧飘荡着豆浆油条的香气。

田丹亲启:

写第一个字之前,我下了一百回的决心。如果天天都能看到你,已经是今世最好的福气了。

田丹,我只能在纸上写我爱你。面对面,说不出来。如果你问为什么,我只能说很多细碎的事情。

四川北路第一次碰到,你不会相信;陪你一起租房,你也不会相信;回来就看到你在家里的阁楼上,你也不信。可是每一次,我都知道我爱上你了。

你回同福里的时候,我觉得同福里才像我今世的家。和你一起走在马路上,上海的冬天也暖和一些。如果你要笑,觉得太阳会照到我心里。

你那么聪明漂亮,我只是普通的菜场小会计。

我每天都觉得亏欠你,想为你做任何的事情,浑身会充满了力气。

以前,是埋头过日子,现在,希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仗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你竟然就住在我的头顶,住在我的家里。如果哪天,我能娶到你,反而害怕起来,因为我不确定自己有那种福气。万一你突然走了,再也听不到你上楼下楼的声音。

田丹,我有娶你的福气吗?

鲁迅先生曾说:

真正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

这几年的韩国政府,越来越像一个巨大的黑社会。《素媛》的罪犯要出狱了,民意激愤群起抗议,但无法阻止这种魔鬼被释放回人间。

张紫妍自杀案也快过了追诉期了,当年所有犯罪者几乎都被放过,韩国愤怒的民意,何止是针对这2个冤案的数位魔鬼们,而是对整个政府的黑社会化的愤怒和抗争。

前几年《我是歌手》第4季第11期,韩国歌手黄致列演唱过一首歌《像中枪一样》,原唱白智英,看起来表面讲的是爱情和分手,实际是讲重创与重生。千疮百孔,破碎重生。

2018年《歌手》第7期,张韶涵翻唱了《追梦人》,这是当年《雪山飞狐》的主题曲,极具中国风的选曲风格。愤怒,抗争,但不屈,侠义。黑暗中不放弃光明,内心深处无论多么绝望,还有一盏灯,微弱的光,希望,照亮前方。

前几天还有一个大新闻是厄瓜多尔取消了对阿桑奇的政治庇护,阿桑奇被抓走了,注定会死。为什么阿桑奇必须弄死?原来希拉里之所以当不上总统,是因为曝光的邮件门证明她在国务卿期间的政治决策意味着资助沙特、屠杀本国大使,这性质是叛国。

终于理解为什么周总理当年没有在历史中成为国家主席,除了本身的意愿及政治力量,他所从事的特情与外交都是暗事,不是明争。

希拉里做国务卿主管外交,做了太多暗事,难免手上很多鲜血和错误,但有些国家安全问题是道德困境,是任由同志牺牲,甚至主导暗杀,还是顾全大局牺牲个体为集体?

卧底有危险,是救他?还是按兵不动眼看他死亡,但将毒贩们一网打尽?

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发生矛盾,很多决策是非常难的,有时候哪个都没保住,彻底的失败被定义为决策错误。但因为事情太敏感,无法跟公众解释,难道希拉里要说,如果大使不死,美国就没有正义之名去轰炸中东和恐怖组织吗?国家战略,很多时候是无法跟公众清楚解释的。

美国一直资助伊斯兰,也在分裂破坏中东,这是事实。美国资助又推翻了萨达姆政权、拿了本拉登家族的钱、资助他们武器却又剿灭了他们,难道911不是伊斯兰的报复吗?难道不是美国自食恶果的报应吗?难道卡舒吉不是被策反和利用的棋子吗?难道沙特暗杀卡舒吉不是清理门户的沙特特情行动吗?难道美国借卡舒吉之死没有对沙特王室予以正义之名的攻击,阻挠改革干涉内政吗?

就像《一代宗师》里推举了叶问做新的一代宗师,咏春这支边缘小门派,是新人,是面子,而赵本山、张震这种是里子,里子必须在暗处,承接和支撑住面子。
面子不能沾一点灰尘;流了血,里子得收着。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毁派灭门的大事

所以希拉里做不了美国总统。就像FBI局长胡佛也不可能做总统一样。国务卿暗事太多,加上根系太深,择不开政商腐败和利益交换的历史和原罪。

半路杀出的特朗普是新人,居然赢得竞选成了叶问。

特情出身却做了最高领袖的,大约也只有普京大帝一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等他百年之后,俄罗斯大概率注定再次陷入分裂。

司汤达有部小说叫《红与黑》,红到极致就是黑,将黑稀释又是红。

有个著名的公开课叫《公正》,这种思辨的教育,才是殿堂。

看到一篇《愈演愈烈的阶级分化》,原文标题叫《经济,地理,金融视野下仰望大历史的天空》,作者二号头目。写的很好。是认真的思考。

中产阶级陷阱,缺的其实就是教育。顶级教育与继续教育都非常重要,一生的学习。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