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人的自欺、自洽与自信

中国文化人特别奇怪,一边特别爱国超级自信,把成为圣人作为追求,无尽的拼搏和努力,一边又被权力压迫、被名利诱惑,具有奴性。

前几天看到微博网友林毛毛患了抑郁症,走不出弟弟杀妻对她及家人产生的心理重创,学到一个新的词语叫自洽。自洽这个可能是她的心理咨询师的注解,她的抑郁可能病因就是自洽。慢慢找到逻辑和合理性,加上运动等疗法,逐渐缓解和修复心理创伤。

比如知名文化人许知远,在上一个时代里是男神是偶像是高级知识分子的典型榜样,现在权威性下降,名气虽然在,但人设显得非常尴尬。他的节目《十三邀》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存在,旧的话语权与影响力及语言表达方式,在新的时代里受到挑战和碰撞。他的节目的关键词总是“尴尬”,显得非常“油腻”,但他的坚持其实也有自信和茫然,邀请俞飞鸿、木村拓哉等嘉宾,主持人不再是上峰,受邀嘉宾不再是被采访的被动,嘉宾的认识高度或反击程度有时甚至会碾压或回怼主持人,观众反而喜欢看到主持人被怼,这是一种多么有趣的社会心理及传媒现象。

看到许知远在《十三邀》里有一次采访李诞,忽然发现这个节目的重要意义,因为观众可以看到文化人角度这一面的李诞。

喜剧的忧伤,文化人的痛苦,淋漓尽致。其他节目为了商业利益为了赚钱,就得象李诞做节目一样,一边吐槽爆料,一边对艺人明星怀柔,打一巴掌,揉三揉,无论作为艺人还是主持人,都是被打也是被揉的。这次《十三邀》节目里,第一次看到李诞作为文化人的一面,而不是作为才子生意人的一面,赚钱和文化,经常是矛盾及冲突的。相互挤压,容易哀愁抑郁。

豆瓣这篇文章《李诞:人能活到自洽是很难的》里讲到:

在李诞看,一切都无所谓,唯一不能无所谓,是你们不看《吐槽大会》。

在人们看,李诞的梦想,无所谓,只要《吐槽大会》多请几个明星,吐槽更狠些,笑料更足些,花边更多些。

这很自然,按照自由市场规律,这太正常不过了。每一个人为自己,社会自然能够进步。

但我总是觉得,一个人再不能纯粹做自己,不能快意飞马,一切随心,而要不断地思考比对迎合,终究不能算上一件好事。

当然,如此的李诞,至少有他赚钱的奔头。我们呢,人生不到百年,每天顾左顾右,纠结来纠结去,支持这个支持那个,站队,吐槽,没有一个持之以恒的爱好,哪里有空就用泡泡龙连连看来填满,时间就在这之间走了。

回过头,照照镜子,法令纹又深了,眼角纹又多了,脑子更空了,想做的事情,还一件没做呢,说好的坚持,只好用另一个坚持去坚持。

陈丹青给贾樟柯写过一个序,里面说,不要指望别人来救你,那是奴性,人要自己救自己——“每个人应该自己救自己,从小救起来。什么叫做救自己呢?以我的理解,就是忠实自己的感觉,认真做每一件事,不要烦,不要放弃,不要敷衍。哪怕写文章时标点符号弄清楚,不要有错别字——这就是我所谓的自己救自己。我们都得一步一步救自己,我靠的是一笔一笔地画画,贾樟柯靠的是一寸一寸的胶片。”

你靠什么?

他边说着不值得,边在这圈子里搏杀。

你听着不值得,越来越丧。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