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1日

看到2018年8月上映的电影,木村拓哉和二宫和也主演的《检查方的罪人》。
有人在影评里写了片中对安倍夫妇案的隐喻,还有纱织性侵案的映射,程序正义与实质正义,法理与人情,经常是矛盾的。真凶经常会脱罪,好人经常冤死。法治的漏洞与私刑的一面,总是很矛盾的存在。
说起这部电影讲到木村拓哉饰演的最上检察官为了为16岁惨死的少女学妹复仇,不惜藏匿和伪造证据,还杀人。杀人过程中每一步都计划精准,但杀人时忍不住手抖犹豫,杀人后忍不住呕吐。这都是人性的真实。
因此有人在影评里写了这么一句:人类有愚蠢的一面。人们老是选择视而不见。
最后一季的《权力的游戏》,忽然有些烂尾了,男人们智商通通下线,女王们才勉强保持权力的游戏的体面。也许这就是编剧们的意图?想说人类视而不见的愚蠢的一面?
战争与仇恨之中,男人们争强斗狠、阴谋阳谋,但一旦大战结束,分割新的利益和格局时,如果男女共存,男人容易智商不在线,这也是实情。
中国自古强调妖言惑众、红颜祸水,很多才高八斗、英雄主义的大牛人,面对美丽而智慧的女人,经常变成傻子和蠢货,这的确是真话。美貌与智慧也是权力,就像瑟曦在第三季同意跟那个出兵支持她的什么男人滚床单,肉体也是权力。估计那个男人后面可能也得死。男人好像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滚完床单后说,希望能在瑟曦肚子里留下一个王子。
很多英雄人物死在女人身上是事实,男人迷恋女人会愚蠢,这是真话,但很难听,会被黑,所以圆滑的李诞在《十三邀》里劝许知远不要直呼女人而要称女孩,作为大众娱乐,挑战女性为主体的观众神经,不只是经常被黑,而是说真话有风险,平均智商只有七岁的观众尤其是成年女观众们,不愿意被物化,更不愿意成长,哪怕这名字是来自平等的尊重。所以人代会上,很多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们说,女神节、女生节都是男人的神化和讨好,叫原本名字的“妇女节”才是自己的节日。“妇女”一词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污名化的?妇女的妇,一边是女,一边是平放的山。
看起来《权力的游戏》因不再有有马丁叔的加持而匆匆结尾,但可能不一定。最终季只有六集,大家一面期待保持品质的巅峰ending,一面等着吃瓜看烂尾。星巴克穿帮那个,不知道是愚蠢的疏漏还是故意隐藏的话题炒作。
有一期《十三邀》采访诺兰,诺兰本人就说电影就是操控人心的一门技术,所以诺兰的商业性巨好是有原因的,他的电影兼具商业与艺术性,但并不是纯艺术片,因为纯艺术性不完全会迁就观众的智商,而会用尽量深入浅出的语言来讲真话、讲人性、讲世界,这是一种表达多于迎合、绽放多于谄媚的顶级“功夫”,有武功技术,也有哲学心法。
《十三邀》做影评人采访的时候,态度也分两面,一面对其封神表达崇拜,另一方则不慢诺兰的浅尝辄止,后者说诺兰的叙事风格总是覆盖多面而非聚焦方面,多面的每一面都只比观众的智商高那么一点。这不就是诺兰自己说的操控人心吗?
诺兰的《敦刻尔克》口碑不咋好,有人评价镜头感像游戏一样有代入感。可能这也有艺术性的一面,不谄媚。但观众不太能接受,觉得跟预期诺兰大神不一样,这种代入式的如亲临战争的无力感和摇晃眩晕恐惧让人觉得非常不适,即便真实战争就是如此,很多人也接受不了,他们更想要娱乐,而不想要思考,因为思考经常会看到暗黑的一面,全是痛苦。
人类总是有愚蠢的一面,人们老是选择视而不见。这话讲的真好。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忧愁,皆归尘土。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