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1日

《读者》上有一篇文章提到一段话,说:

青年作家魏思孝说过一句话:总有一段难熬的日子,让你自我怀疑。

不过当你再经历多一点,会发现,那只是生活的常态。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2019成年人生存潜规则:有一种天生的英雄,是撑起生活的人》

然后有人在这里评论:偶尔生活需要一碗鸡汤。

说的真好。

如果你委屈了难过了,不妨就大声哭一哭,然后继续做该做的事,走该走的路。
这世上本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可成年人的世界里,那个临近崩溃阀门的值,却大多相近。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说:

在所谓人世间摸爬滚打至今,我唯一愿意视为真理的,就只有这一句话:一切都会过去的。

从前有一句特别流行的话叫:你要拼尽所有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这话听起来也很《读者》,也很心灵鸡汤,不过这也是实话。

当年小习说我说话有着一个浓浓的大碴子味,还忍不住笑,笑的我莫名其妙。他也说过我说话的方式或分享的内容经常很鸡汤,当时不理解这话什么意思,倒也没生气,但记住了这两句话。

直到有一天在旧手机里听到自己无意间录下的电话录音,口音的确很严重,冷不丁听还的确很有喜感。当年经历的种种不易,的确没少给自己灌鸡汤,这话说的也没错。

有一首歌叫《drink for two》,收藏在虾米里起名《单曲循环100遍》的歌单中,这首歌,喝两杯的不一定总是酒,有时也是鸡汤。

yanjie儿子肺炎,也被传染重感冒,俩人一起去医院。

yanjie说:

晚上带儿子医院输液,旁边是一个爸爸带儿子,别的孩子都两个三个家长陪着,然后听到这爸爸打电话,估计家里老人快不行了,中年人真是不轻松啊。

看的出来他特别难办,和老家人通话后,很快就和一个朋友通话,我猜可能想让朋友帮忙照顾孩子,结果这朋友也重感冒特厉害那种。

我儿子肺炎我也被传染了,扁桃体肿了,昨天烧的厉害我自己睡,半夜嗓子疼迷糊中开了准备的脉动,早上起来发现地板都黏糊糊湿乎乎的,原来我喝完拿着瓶子没盖盖子,睡过去了,全洒了。
这时候你想想,一家人如果都能身体健康真是太重要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