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7日

从前有一阵特别喜欢刘若英,最火时的那首《后来》。其实听不懂呀,但是莫名其妙其实并不太喜欢这首歌,因为太浓的忧郁,丧。

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但是今天忽然想起当年在西屋or大恒,Talen有次很认真的建议过:发挥女性本来的优势,顺势而为。

当时真的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不过搬家银科的那天,一起在等电梯,宝华半开玩笑地“批评”过:太不像话了,锁骨都没啦。

莞尔。

恍惚看见那时的自己。明艳,又太钢。可爱,又迷糊。

嗯……

ヽ(○^㉨^)ノ♪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