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痒痒挠,与项庄舞剑

一边听歌一边到处在翻瞬间。偶尔听到小哥哥们的吉他翻唱,就像不是在拨动琴弦,是在拨动心弦,是在轻轻敲打那窗,淅沥沥的小雨滴落在窗外院子里的叶子上。

有时候,有人撩拨的有点过分了,近乎放电,会觉得老套,就像职业痒痒挠。这也是为什么那次对意大利小哥说讨厌声音诱惑的原因。

职业痒痒挠,这用词是不是太狠了?但感受真的如此。

不过呢,还有另外一种,年轻的歌手在抚琴,根本没有在意听众,有时在炫技,有时也是入境,极度认真的苦练技术,在表达情感。有时轻有时刚,有时点到即止,有时一击必杀,就像一个少年在院中央沉迷练剑,舞剑不是炫技,也是修炼。

那种旁若无人的轻轻敲打,偶尔一击恰到好处,真的让人着迷。

艺术表演和追求就像舞剑,如入无人之境,高明,高雅,高级。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沉浸其中只能看到武功厉害,实际杀气满满。

看《超级歌手》里,那个指弹小哥何铉尚,演奏一首自作曲《like a star》,一个段落中忽然调整变调夹,中年评委被这一下可爱的操作不禁打动的表情,特别娇羞,仿佛他在那个瞬间也穿越成了少年。

蔡琴的那首歌叫《被遗忘的时光》,在《无间道》中成为音响的试音唱片,的确别致。

这首歌隐秘的高级的地方是艺术性,没有把爱挂在嘴边,但满满的都是情,通感,清晰的画面如眼前。越是淡淡,越浓烈,从前慢。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