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31日

看了《通往权力之路:叶卡捷琳娜大帝》

里面讲到叶卡捷琳娜原名索菲亚,她小时候,弟弟先天佝偻病得到了母亲无条件的爱,而小索菲亚一直被忽视。

书中说:

在长女出生后十八个月的时候约翰娜又产下一子,她一心扑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在发现第二个孩子——威廉·克里斯蒂安——的身体存在着严重的缺陷时,约翰娜对这个孩子就更加疼爱了。饱受佝偻病折磨的男孩令约翰娜着魔,她溺爱他,一味地宠着他,几乎无时无刻地盯着他,她把不曾给予过女儿的爱一股脑地倾注在这个儿子身上。索菲娅之前就非常清楚自己的出生令母亲很失望,而现在又目睹母亲对弟弟无微不至,将温柔的亲吻、爱抚和喃喃细语全都给了这个男孩,而她只能在一旁看着。当然,对于母亲而言,如果自己的孩子中有人患有残疾或者慢性疾病,那么在这个孩子身上多花费一点心血并不为过,而家里其他孩子对母亲这种有失均衡的爱心怀憎恶也同样很正常。然而,早在威廉·克里斯蒂安出生之前约翰娜对索菲娅的排斥就已经存在了,弟弟的出生让母亲对她的排斥更加强烈了,母亲的偏心给索菲娅的心里留下了永远无法弥合的伤口。

在父母对孩子有所偏爱的家庭里,大多数受到排斥或者忽视的孩子都会多多少少有些像索菲娅那样,为了避免受到伤害她不向他人流露自己的真实情感,她什么都得不到,同时家人对她也不抱什么期望。小威廉只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母亲的爱,母亲的过失与他毫不相干。

尽管如此,索菲娅还是对他充满了恨意。四十年后,在撰写《回忆录》的时候,索菲娅的心中仍旧沸腾着对威廉的愤恨:
他们告诉我有人欢天喜地地等待着我的降生……父亲把我当作天使,而母亲则丝毫没有注意过我。一年半后,她(约翰娜)生下了一个儿子,她将这个孩子视若掌上明珠。我忍受着这一切,却经常遭到不公的怒斥。我无法理解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因此不仅感慨:原来如此!原来,从小被忽视的小孩,是为了避免受到伤害,才不向他人流露自己的真实情感

就是应了那句名言,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弟弟12岁时死于猩红热,叶克捷琳娜在《回忆录》中只用寥寥数笔冷淡的记录了这件事,字里行间充满了冷酷甚至怨恨。书中说:

这种怨恨仅仅意味着索菲娅对母亲极大的愤慨,约翰娜无遮无拦的偏心对幼年的索菲娅所造成的伤害在索菲娅的性格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在童年时代遭到的排斥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在长大成人后为何她始终不断地寻求着自己曾经缺失的东西。即便在成为叶卡捷琳娜女皇,在其独裁统治的巅峰时期,她也仍旧希望人们不单单只是钦慕她非凡的智慧,或者因为考虑到女皇的身份而对她毕恭毕敬,她始终都在谋求最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正如弟弟从母亲那里得到,而她却不曾得到过的温暖一样。

李宗盛在《给自己的歌》中唱到,

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著跟往事瞎扯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 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 思念是紧跟著的好不了的咳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恨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 就挨一个耳光

很多童年缺爱的人,一生都在追求爱和试图弥补早年缺失的爱,试图治愈童年。比如黄秋生早年被父亲遗弃,一直寻亲。比如乔布斯的女儿丽萨写自传其实不是批判而是试图证明父亲曾经很爱自己,比如约翰列侬和前妻生的儿子被忽视,少年就被剥夺遗产的主要继承权,艰难长大后打官司终于争取到一部分,获得财产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买回了父亲的遗物,包含自己小时候写给父亲的信,真是看了这段故事的文字都让人心酸。

忽然明白什么叫自洽,以及与自己和解,忽然明白什么叫放下。因为理解了,领悟或顿悟。

跟河北柴佩云聊起最喜欢武侠剧《蝉翼传奇》和主题曲《蝉翼刀》,还有最喜欢的武侠电视剧及小说《怒剑藏花》,还有麦洁文唱的同名主题曲。说起为什么喜欢这样小众但特别的作品是最爱,而不是大热门是最爱。

其实可能也是小时候也在某种程度上被忽视过,才养成了表面刚硬彪悍内心细腻柔软的性格。在配角及小众里寻找特别,如果作品或演员歌手红了,得意于这种先见之明和慧眼,是一种恶趣味,也是一种旁观者的认可吧。

说起小时候就喜欢那种低调的配角,一直关注了很多年,他们隐忍坚持从未放弃,往往后来成了名成了角,迎来水落石出、苦尽甘来的那一天。

香港男演员里这样一路喜欢很多年的人有很多,比如罗嘉良、郭晋安、陈锦鸿、马德钟,他们曾经一直演小人物、从路人甲到小角色,罪犯、变态、白痴、狠毒恶人大反派。直到成名后,反而最喜欢是他们的某个经典的反派角色。他们把一个坏人刻画的如此逼真,塑造角色时,演技爆发的高光时刻,让你看到这样的坏人角色作恶时不是心生恨意,而是心生怜悯,真是是悲从心中来,悲悯恣意,无法阻止,那种感觉真的是难以描述,大约就是传说中的心疼。

比如陈锦鸿在《创世纪》里饰演的那个角色,在剧中对郭可盈饰演的岑颖欣,曾经有一段长长的告白,一段是追求时的长长告白,因此在一定程度上赢得美人心,俩人在一起。还有一次好像是求婚。

翻出2005年的日志《About 文彪》,14年前记录的看过这段许文彪的独白的感受:

看电视。pplive的巢湖之窗在播《创世纪》,洋洋洒洒一百集的大剧,最喜欢文彪这个人物,隐忍,理性,勤奋,才华横溢,似乎所有理想的品格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可惜他承受的悲苦也最多。被最好的朋友欺骗,家人市侩冷漠,最爱的女人爱着别人。似乎人生最重要的几种幸福都离他太远。他朝着理想之家那个隐约在云雾里的灯塔跑啊跑啊,顾不得方向和道路,顾不得荆棘和坎坷。Never know whether it worthes, until too late.

最喜欢那段对颖欣的表白,昭示着文彪决绝地开始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从此痛彻一生。
我不信命运,只相信自己对自己坦白。我不会因为没有女朋友而伤心,不会怕没人分享成功,不会怕睡不着时没人陪。我不是一定要别人看到我有什么。我是想告诉你,如果我从来都没有遇见你,我一个人会生活的很好,我可以很高兴的过一生,但是我遇见了你,我相信缘分,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陈锦鸿饰演的许文彪也是活的压抑又真情实感的那种人,面对岑颖欣,展露内心的真爱与柔软,真的意味着他觉得改变命运了,放下所有积累经年的沉重包袱与负担,头也不回的走向另一条路。

如此喜欢许文彪,是不是也如此喜欢多少有一些共同点的自己呢?

最新一期《我家那小子》里,马薇薇和颜如玉去找陈学冬聊网恋求开解,说起马薇薇网恋主动转钱。“奇葩之王”马薇薇告诉陈学冬她网恋两年见面3个半小时,付出了大量金钱!传说中的网络诈骗吗?陈学冬神补刀“马薇薇姿态太低了”太扎心,马薇薇马上递梗说好笑的是对方真的没有回微信,这种强作欢颜的消遣自己来打破悲伤情绪,真是又心疼又忍不住爆笑。

马薇薇好像离婚了,好像还有过抑郁症,如果都是真的,用这些隐私上节目,真的不是求治愈,而是求自洽,求工作,唉,真的太拼了。马薇薇不再梳起马尾在辩论场及节目上表现强势,而是剪成短发并乱蓬蓬的,节目化妆师真的很善于捕捉和表现失恋女子的状态。

看到酷炫脑科学在微博上说大脑的奖赏系统与多巴胺。多巴胺是奖赏系统的反馈,也是分泌物产生快乐和愉悦的根源。人活一世,寻求欢喜,但都是自娱、自信与自爱。

富有心理弹性的人,大脑似乎更不容易被压力和逆境“压垮”,这得益于大脑的奖赏系统。

多巴胺可能是大家最耳熟能详的神经递质了。多巴胺在大脑当中扮演很多不同的角色,比如它既是奖赏回路的神经递质,负责让我们体验到“奖赏”的感觉,又是运动回路的神经递质,让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运动。帕金森病人就是因为大脑运动回路中负责分泌多巴胺的黑质神经元大量死亡,导致他们无法做出想做的动作,变得行动僵硬。

大脑的奖赏系统是由边缘系统和大脑的高级前额叶皮层构成的回路共同组成的。多巴胺是大脑奖赏回路当中负责传递信号的神经递质,奖赏信号的传递可以让一个人在压力环境中保持积极的心态,屡败屡战地去追求对生存必须的资源。

海马体也是奖赏回路当中重要的一环,它也位于大脑中央深层的边缘皮层。健全的海马体保证我们可以形成新的记忆,可以正确区分危险和安全的环境,并且帮助调节我们的压力反应,因此对心理弹性十分重要。而高度发达的前额叶皮层是奖赏回路的另一个重要节点,它的功能也影响心理弹性,它可以通过抑制情绪中心——杏仁核来帮助调节我们面对压力的情绪和行为反应。

美国国立卫生院的神经科学家研究了美国特种部队的士兵,发现这些士兵的大脑奖赏系统和一般人不同。当这些士兵在玩游戏中损失了金钱,他们大脑奖赏系统的活动依旧可以维持在比较活跃的状态,让他们不会感到气馁;而普通人的大脑就脆弱得多,他们在经历损失之后,大脑奖赏系统的活动会变得不太活跃,这些普通人的主观体验就是,感到气馁,累觉不爱。

科学家用脑成像技术观察这些特种部队士兵的大脑内部结构,发现他们每一个人的海马体都比一般人更大一些,可能是更大的海马体帮助他们游刃有余地应付因为压力而漂浮在大脑中的肾上腺素。此外,这些士兵大脑的前额叶活跃程度也比一般人高,大脑额叶区域负责理性思考,更高的前额叶活跃度可以帮助这些人抑制原始的杏仁核情绪活动,从而以更理性的方式来应对威胁。

参考文献:
[1] Maier SF et al., Behavioral control, the 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and resilience. Dialogues Clin Neurosci. 2006;8(4):397-406.
[2] Lyons DM, Parker KJ. Stress inoculation-induced indications of resilience in monkeys. J Trauma Stress. 2007 Aug;20(4):423-33.

节选自gzh“酷炫脑”文章:《为什么有的人不容易被压力打垮,还能原地满血复活?》
作者:酷炫脑主创

小习说过我写的东西浓浓的鸡汤味,柴培云也这样说过,说文字的感觉,跟真实声音中的欢乐有趣有很大区别。

这大约就是过去外表很强势而内心却很柔软的主要原因。

星际大智也是这样的人,他好像更怕展露柔软,轻松的时候,会意犹未尽,大约平时太压制天性了,好累,难得展欢颜。

而对我来说,最近最大的变化,就是回归轻松有趣及灿烂随性,回归24岁时候最美好的日子,那种心情和心性。虽然有时候的轻松也有表演和刻意的成分,但表演曾经的自己,如果有利于找回最初的温柔,恢复本真,也是值得的,无伤大雅。

柴培云真的一个不一样的人。星际大智是一个非常相似的人。

古人讲究阴阳两极却异性相吸,同性容易共振但靠近却互斥,真的是人文哲学与科技科学的融合体。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