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日

《侧耳倾听》,这首《蝉翼刀》:

有人学一式 有人凭半招
以为自己不得了不得了
江湖浪呀三尺高 强出头简直开玩笑
狭路剑出鞘 相逢就拔刀
恩恩怨怨何时了何时了
天涯行呀别骄傲 一山还有一山高
劝君放亮眼睛仔细瞧 多少行家为它眼皮跳
薄如蝉翼一把刀 薄如蝉翼一把刀
是千锤百鍊来打造
若非修行高 莫玩这把刀
走火入魔救不了救不了
蝉翼刀呀 蝉翼刀 仁者才配挂身腰

传不上图,前几天图发在微博上了。是一个油画,小伙拉小提琴,姑娘卧在草地上,拄着腮,看着缘分,侧耳倾听。

今天六一节。

忽然听着那首Christine Welch 《一百万个可能》,泪流满面。在跟孙医生聊天,同样在青少年时期过得也很老气的姐妹。

六一快乐。

为什么余生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我想这就是答案,

他是无趣生活中的那点点甜啊。

在一篇文章里看到了另一张

这对男女,流浪汉在唱歌,以街边卖艺为生,男人正谈着吉他唱情歌,女人托着下巴,全神贯注地听着。

他们望向彼此,嘴角带笑,眼底有光,仿佛川流的人群和周边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嗯,一个人,喜不喜欢另一个人,其实很明显。

翻出《一百万个可能》的歌词,2014年的歌,五年前,不算太远。

窝进棉被 或面对寒冷幽静
寒风吹来一缕声音一瞬间
看着你走近暖了我冬心
倾听 踏雪听沉默的声音
飘雪藏永恒的身影
雪树下等你

在一瞬间 有一百万个可能
该向前走 或者继续等
这冬夜里 有百万个不确定
渐入深夜 或期盼天明
云空的泪 一如冰凌结晶了成雪花垂
这一瞬间 有一百万个可能

忽然明白,原来从前很多时候,一直在等的那个你,就是我。

但是这是不对的。

你就是你,你不是我。
我不是你,你才是你。
认真在等的你,从前是我,现在是你。
真的是你。

就像那部从前看过的日剧名字,《回首又见他》。蓦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