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

最近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德民又火了,石油方向的那个王德民,变成网红院士的原因是年轻时候的长相酷似吴彦祖,颜值极高,当年分数够考清华,被清华等牛校拒绝录取,因为成分不好所以一路下降到第五志愿北京石油大学,后来去了大庆油田,然后还被批斗蹲过牛棚。

事实上王德民年轻时候的不公正待遇,主要不是因为欧美风巨帅的颜值,而是因为成分不好,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瑞士人,混血儿在当年是活的很艰难的。

早前就看过他的事迹,很多已经忘记了。

很多一次性聊友真的很厉害,比如有个人纠正说俳句的拼音念“pai”同“排/徘”,而不念“诽”,还讲起一本书叫白石一文《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

还有一个人聊起一段袁世凯的故事。说在读《孑楼随笔 庚甲散记》,里面写了一段故事,袁世凯当年称帝不完全是自己膨胀了,也不全是下属捧臭脚不断劝进,而是当时英国人的哄骗和反间计。当时英国骗袁世凯,说他称帝就拥护他,袁世凯信以为真,结果称帝后,被攻击筛子。

这世界上,总有很多有趣的人,十分可爱。

林庚白的确是个奇人,用“星命大师”来描述他,终于不是贬义词。就像韩国电影《观相》,鉴人也有科学原理和技术含量。读人可以用作犯罪心理学和犯罪画像,也可以用来读人算命,有些事有规律,不算预言,厉害的人的确可以做到八九不离十。

一位被遗忘的革命狂人和时代诗人,却常常因“命理传奇”而隐见名人笔端:
★ 高阳先生曾撰《林庚白:命中注定的传奇》一文,流传甚广……
★ 杨绛先生在《走在人生边上》也曾提到这位“极有名的星命家”……

比如从“袁世凯称帝原来也因受过英国的哄骗影响”这个历史细节聊到,萨达姆和蒋介石也被美国骗过,气的文正公在日记里狂骂美国人。
喜欢那么久松尾芭蕉,才发现俳句念“排”不念“诽”,一直念错了。不过一点也不尴尬,反而笑哈哈。

这么豁达,沾了那么一点东坡大侠的仙气吧,hiahia~
白石一文的书跟渡边淳一不同。有一派日本作家活的又压抑又放浪,一边欲望贪念,一边禁欲束缚,纠结的要死,冷气十足,都快冻成沙雕了。

有一首歌叫《为你写诗》,还有一首歌叫《怒剑藏花》 。诗在抒情,歌讲心事。

总而言之,矫情的很,哈哈哈。

补:

在袁世凯小哥的瞬间里看到另一个书叫《自在文章》,封面的一句话写的是:写文章,是一辈子的能力。

忽然想起十几年blog流行的时候,忽然开始拾起从前的习惯开始写作文。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看到哪儿写到哪儿。

这还真的是一个好习惯。

看窦骁的心理治疗题材电视剧《爱上你治愈我》,治疗一个少年,他被控制欲极强父亲送去戒网瘾,方法就是给他一支笔一个本子,让他写下来。然后苗苗在一个某大学做讲座的时候,念出一段台词有个名词,大约是宣泄和释放疗法。

哇塞,写日志还有这样妙用,关键时刻还可以救命呀,真厉害。

大量的匿名的一次性聊天有时候也是一面镜子,忽然有一次觉得有点心理治疗室的赶脚,想到这一层,被吓了一跳,差点拌一跟头。

有的人真的冷气十足,好像就是读白石一文那个blue少年,真的是超级冰箱和超级空调,三伏天要穿棉袄那种感觉,blue的我这么搞怪的人都冻的直哆嗦,哎呀呀。难怪,原来我也是冷水泵呀,真是自愧不如,本姑娘甘拜下风~

另外,冷气十足其实也不是件好事,因为太冷,从冰箱变成冰柜在变成冷库,里面存不了蔬菜水果,就只能存冻肉了,这个一存可以存半年一年,更厉害的还可以存几十年上百年,那个就成肉体冷冻室,没有一点温度,不是永垂不朽,而是长生不老等待复苏的夜神厉鬼了,怕怕。

难怪从前有人建议要做热乎的人,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哇塞,当年是谁建议要热乎点的?Armyknife吗?看起来当时没准他也是冻的三伏天穿棉袄了吧?罪过罪过,抱歉了啊,兄台,以后一定注意。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