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5日

我无法理解“孝顺”,我所知道只是对于父母的爱

“妈妈,请不要吃掉我”--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包宝宝》里妈妈吞掉了“不听话”的包宝宝。这由一个华裔导演讲述的中国式的父母与子女的冲突,这并不是一个受到”西方“观念影响的华裔看待“东方”的家庭关系的反思,而是一个“现代意识”与“传统思维”的冲撞。

最近《我们那闺女》让明星的父母上综艺节目催婚迎来了一场辩论,Papi酱提出的“自我-伴侣-孩子-父母”的排位颠覆了很多人的认知。同样的,这也是现代社会个体独立意识与传统观念的一场剧烈对峙。

关于婚姻,我两年前曾写过一篇略标题党的《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现有婚姻制度的瓦解》,在我这样一个独立的小众公号上就引发了70万阅读量的讨论,于是我今天打算来写一写中国式的家庭关系的话题,已经做好了勇敢说出我的观点会引来意识层面不同而导致狂风暴雨般的抨击的心理准备。

人类由于骨盆与子宫的容量,无法以彻底发育健全的形态诞生,不像大部分动物那样一生下来就可以独立,于是人类婴儿的“半成品”模式就需要父母在体外加以呵护直到完成独立。而人类社会形态的模式,需要父母不仅仅完成生物学上成为“Human being自然人类”的培育,还需要完成社会学上“Human人”的教养,使之成为一个文明化(Civilized)的在社会群体上独立的人。
父母给予了孩子生命,承担了辅助他们从呱呱坠地开始一直到独立融入人群在生理上和意识上的成长过程。当这个过程完成,目送着他们更好地离开,他们的任务其实就已经结束了。
于是,在孩子从父母身上所获得的教育之中还包括了一项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学会对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负责。只有为人父母理解了“目送”的这种关系,将孩子从“依赖性”中逐渐解放出来,他们才可能真正学会独立与责任感,而不是一个“巨婴”。

而孩子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在他人格和自我意识形成之后,他有权利去选择属于自己的生命历程,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剥夺并且无法进行道德上的绑架和干预的。

而我们一直在强调的“孝顺”以及对父母的赡养义务,情感上的支持和陪伴,这些来自于一个人内心的道德素养与爱的能力--这部分是为人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所给予的“爱的教育”所潜移默化形成的自然而然的呼应。

如果一个孩子成为了冷血甚至虐待父母的那种“人”(缺乏人性温度的“人”),我觉得,他们的父母应该反省他们对于培养孩子成为“人human”的教育过程中所产生的过失--他们教出了什么样的人,这就是因果定律最显著的表现之一。

……

“代沟”这个词语从未暴露得如此明显--两代人之间观念与视角的冲突和摩擦越来越限显著。只要时代在发展变化,“代沟”一定无从避免,到了今天,即使是同代人,稍一懈怠停止学习就不免落伍于时代。

在这样一个语境里,似乎很难要求年轻人再去无条件地“顺从”长辈和他们的头脑逻辑与生活经验。所有的人都空前迷茫,有的时候不是因为年轻人不愿意跟随长者的指引,而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这个迷茫的时代里找到一条清晰的路。

大多数的年轻人虽然不能肯定自己走的路必然是对的,但是肉眼可见再依靠过去陈旧的经验一定是行不通的。他们对于父母有着“孝心”--爱,但是再谈“顺从”就略有些勉为其难。

……

农耕文明在世界各地的角落里温柔地匍伏了上千年,而工业文明存在不过一两百年就由互联网和计算机的革命带我们走入了现代文明。

我们的生活得益于科技进步得到了极大的便利,不管人们是否愿意承认,社会最小的单元已经早已不再是家庭,而是个体--我们不再依赖于婚姻这样一个协作结构去生存。女性可以极大程度上不再依赖男性实现经济独立,而男性也不依赖于女性洗衣做饭的生活照顾,甚至在一些国家为单亲妈妈提供社会福利保障的制度保护下,婚姻也不再扮演着“生育”的协同工作之功能。

……

中国古代的科技曾经遥遥领先于世界,两宋的经济贸易昌盛出现了资本社会的萌芽,海航技术在郑和时代遥遥领先于欧洲“大航海”…这些都因为各种原因被权力结构主导的农耕社会的逻辑和观念束缚扼杀了,让我们错失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坚守着“老祖宗的东西”而无视时代发展的流动,这种ego的奴性“孝顺”思维禁锢着的是我们的意识与发展。我们应该向孔子”孝“之原意所表达的“尊重之心”看待传统,而用老庄“顺势而为”的道家思想看待流动,才能与时俱进,不会物化和固守陈旧腐朽的东西。

这就像是我们和原生家庭关系一样,一味地“顺从”只会复刻一个不进则退的生命模式,成长为一个精神上依赖无法断奶的“巨婴”。

我们初生为婴儿一片混沌,最初原生家庭所赋予我们的,其实是一个学习和看待世界的视角。而我们如果在获得独立能力之后,不尝试“离家出走”--尝试从这个视角为出发点去跋涉历险,是很难获得属于我们真正的视角的,就禁锢在父母所提供的那个视角里原地踏步。

我在之前文章《宇宙星空下,我们跳舞。致敬每个人内心那团不曾熄灭的火焰》曾经提出一个“爬山”的模型去解释“阶级”的本质是视角,而“阶级固化”的本质是“视角的固化”。俗语说“三代出贵族”其实说的就是视角的一个迁徙,一辈辈的人从从原生视角出发,不断扩展意识和观念,收获更为宽广看待世界的视野,在认知维度上得以不断进化。

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现有婚姻制度的瓦解

宇宙星空下,我们跳舞。致敬每个人内心那团不曾熄灭的火焰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