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9日

没药花园以前发过一篇文章分析翟欣欣苏享茂事件可能不是骗婚诈骗而是勒索。并列举了事实和推理过程。由诈骗变为勒索,这两者有巨大的不同,细思极恐。这个视角很特别。

没药花园上的案件分析都是罪案,看多了容易丧,压抑。不过认真严谨的思考推理及考证精神,这一点是非常难得的,所以有时候看了太丧,还是忍不住挑一些不那么极端的案件看看作者是怎么分析的过程,有点看阿加莎或《福尔摩斯探案集》的那种追更的感脚。

这篇《为什么翟欣欣们如此可恶?》,结尾有几段谈到了婚姻的过度物化,男方靠财富交易女方的年轻美貌,这种婚姻交易的确很魔鬼,交易后的互赠礼物后,拆开看里面究竟有什么,的确只能凭良心了。

现代社会的婚姻制度,的确源于古代婚姻制度与后代血缘及财产继承的经济性有关,现代社会虽然有了DNA技术,血缘鉴别不是难题,但婚姻制度与经济性的紧密捆绑,导致21世纪的婚恋世俗文化仍然逃不开物质财富的功利诱惑。文化的进步千年来其实在某些方面仍然很缓慢,对女性物化并鼓励她们以色谋利,就是在用自己的青春肉体与魔鬼做交易,这种世俗文化一部分源于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剥削,另一部分源于自然选择中弱肉强食、恃强凌弱的千古规律。

最近几年,女性们越发认识到女权运动的真意的确不是女性掌握世界权力,而是平权,虽然这一点非常难做到,因为公平不是社会常态,不公平才是常态。

文中最后这样讲的:

为什么翟欣欣们如此可恶?女人们讨厌身边许多的翟欣欣们,因为她们绿茶婊,爱说谎,也因为她们通过说谎来哄人换取金钱,轻轻松松过上好日子,不用像其他人那样努力工作,靠自己赢得想要的生活。我以前也讨厌身边此类女生,但后来我逐渐明白,靠容貌+哄人+提供感情幻象来让他人身心舒畅,以此往上爬也是一种少见的能力,而且她们在心情和劳力上的付出可能不亚于其他工种。这大概叫术业有专攻吧。

而男人们讨厌翟欣欣们是因为,当他们为翟欣欣等的容貌、身材或者哄人本领买单时,他们自以为也同时购入了她们的感情,可苏享茂、王宝强的事情却证明了,此类女子的package里通常不含感情,甚至只有满满的嫌弃和恶意。他们或许担忧,虚伪的哄人可能在某天因为钱而升级成为疯狂的咬人。

这世界上的问题就在于,当男人手上只有钱,女人身上只有容貌身材时,双方都把“感情”当成包装纸。没有感情这个外包装,这礼物送起来似乎就成了赤裸裸的交易。可等到互赠的礼物到手拆开一看,里面有什么就全凭良心。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