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1日

这株半秃又瘦弱的树叫西府海棠,名字好别致。陕西宝鸡从前的名字叫西府。据说,西府海棠因此得名。
关于歌颂海棠的诗特别多,比如一树梨花压海棠,诗人们都看到了海棠的娇滴滴和瘦弱,很容易被这种美景捕捉那种爱与心。
李清照那首著名的《如梦令》也在说海棠: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苏轼老公对海棠的特殊情感,就更不用说啦: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看到了没?文中一字没提,题目即在心中。
连季羡林大神有次与朋友外出游玩,看见海棠花盛开,情不自禁地写道:“在这一片单调的房顶中却蓦地看到一树繁花的尖顶,绚烂得像是西天的晚霞。”
元好问更是字里行间各种爱怜:枝间新绿一重重, 小蕾深藏数点红。爱惜芳心莫轻吐, 且教桃李闹春风。——可惜有些艳色,俗了,过于撩拨了。
人人易爱海棠花的娇艳,不一定知海棠果的滋味。小时候煮过海棠果的糖水,那味道并没有多惊艳,但印象深刻,淡淡,饱满,特别。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